我的兄弟结婚了
初三 记叙文 1822字 172人浏览 闫雨菲66

我的兄弟结婚了

带着一身的无奈与不情愿,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城市,这个我在这里读了三年高中的小城。再回这里,只是因为要参加一个高中同学的婚礼,他读完高中后,就没有继续读书了,回家帮他父亲看家里的鱼塘,也可以说是接过父亲的枪,继续革命吧。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按照早就计划好的一切进行,除了笑还是笑。同学和大家喝了些酒后,便在大家的打闹声中,很幸福地抱着他的新娘进了洞房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在温柔乡里不舍得出来。

人便逐渐地散了,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狼籍而空旷的屋子里,惨白的日光灯给了我一个孤独的影子。便跺到院子里,再信步地走到了他家的鱼塘边上,坐在水泥砌成的塘基,想看看塘里的鱼,却发现塘面很平静,是不是连鱼也不肯陪我了?我自己笑着问道。 动了下身子,往口袋里摸,却发现空空如也,才后悔刚才出门的时候没有拿烟,而现在跑回去拿,却已经没有了那份心情了,便在旁边的草丛里,随便拔了一根草,叼在口里,暂时顶着先吧。

坐了很久后,才终于感到了有凉凉的晚风吹来,令人惬意得有想马上就死的冲动。风一阵又一阵不断地吹着,四周的芦苇,也许是还没有长高吧,也没有发出什么哗哗的如波浪的声音,倒是塘里的青蛙,却叫得很欢,就像在吵架一样。

听着,听着,突然地有了一种忍不住的冲动,便爬起来往回走,我要叫我同学去抓青蛙,就像以前在读高中时候一样,在不上课的日子里,就跑到他家去,在晚上偷了他父亲的那个很亮的电筒,贼一般地从阳台上爬出去抓青蛙,直到那个袋子再也装不下时,便又像贼一样的溜回来,在厨房里静悄悄地升火把青蛙煮熟了,再到附近的小店里去买最便宜的啤酒,有时实在没有钱了,便赊,但赊的时候,却一定要最好的啤酒。赊得多了,老板也会不愿意,于是便只得空手而还,再去拿他父亲的白酒,没有喝过白酒的我们,总是拿它当啤酒一样灌,很容易的便醉得如烂泥一般,傍在桌子上就倒去,但在第二天总是在床上醒来,也许昨晚夜里,我们被同学的父母摇着头搬到了床上了,但我们一直也没问,也不敢问,只是醒来时,都摇着还很疼的脑袋望着对方苦笑着。

等我几乎要把房门拆了的时候,同学才终于便我叫了出来,在掩上门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他新娘很不乐意的嘟囔。同学苦笑着和我溜出了院子,顺手抄了个电筒。叼着烟来到以前抓青蛙的塘子的时候,也许是什么触发了我们吧,都急急地下了塘,但在偌大的塘子里折腾了好久,也没有抓到几个青蛙,终于电筒都没电了,看不见的时候,我们才抓到了只有以前一半多的青蛙,只得怏怏地上了地面,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才想起也许是没有了以前那个贼亮的电筒吧,或者是缺少了很多的东西。

回到了屋子里,很快地把青蛙煮熟了,在我的近乎无赖的要求下,同学才勉强同意喝酒,我知道他刚才喝得并不是很多,也许是相对的不多,他以前可是很能喝的,曾经试过在我们班赢得了校际足球赛的冠军时,是主力但决赛没有上场的他也把全班男生灌醉了,当看着全班人都倒在了他脚下的时候,他却哭了起来,因为他那只在比赛前受伤的脚,还有那个在比赛里给那个他的替补擦汗的女生。

同学喝了几杯后,却怎么也不肯喝了,再逼他,只是竖着耳朵听着新房里的不断传出来的咳嗽声,我终于不敢再逼他喝了,只得一个人不断地倒酒,同学犹豫着,终于没有阻止我,只是不断地喝着汤„„

当我喝完了最后一瓶酒的时候,终于醉了,顺势地倒在他的怀里,朦胧中,我发现自己的脸上仿佛有什么湿湿的东西滴下来,一滴,一滴„„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同学已经坐在我的床边了,红着眼睛看着我,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也一晚没有睡觉,才把眼睛弄红了,但我不敢笑他,我把没有笑出来,自己的眼睛也会红起来。

吃过了她新娘做的很不好吃的早餐,我便告辞了,虽然她的新娘很积极地挽留着我,但我还是执意的要离开了,对着新娘幸福还没有褪尽的小红脸,我想告诉她,没有了你,我今天是死也不会离开的。但我没有说,不敢说,也不能说。

同学用摩托车载我去车站,坐在他的后面,他开得很稳,并没有以前那种恨不得把摩托车当飞机开的豪气。坐在他的后面,我们一言不发地到了车站,他买票我上车。

当车子渐渐地开出车站的时候,透过明亮的车窗,看着他叼着烟头,眯着眼睛对我挥手时,我的眼泪再也藏不住了,汹涌地滑出来„„

当我再次回首这个我在她怀里度过了三年美好时光的小城时,我却对她没有了太多的依恋,我的兄弟结婚了,却也葬送了我们曾经的美好。倘若真的要我对她说些什么的话,我只能学着很多人都喜欢的说法:“请将我遗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