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留琥珀
初二 散文 833字 40人浏览 子萱子菡

俗话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而我领会到的却是“与君一行,余留琥珀”。

——题记

一个背影,让朱自清潸然泪下;一个眼神,让作者悚然汗下;一颗琥珀,让我木然停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知何时,冬已悄悄走进了人们的生活,校园里的枯黄的梧桐叶凋零在这个季节,只剩下枯干凌立着。

与此同时,我正在家里催着妹妹起床,还有父亲。父亲不是很贪睡,只是由于这几天父亲工作到很晚,以至于今天由我来催他起床。但我总觉得还有别的原因,只不过我没想到罢了。天渐渐变成了浅色,风无情地刮着我的脸颊,路旁的树纷纷往后退,周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我分明感受到了父亲的呼吸声以及颤抖声。几乎每天早晨陪伴我们去学校的不是只是寒冷刺骨的风,还有父亲。

父亲冰冷的手紧紧地握着摩托车头,似乎只要松开一点儿,空气将会穿插道指缝间去。苍白而发紫的嘴唇瑟抖着,露出了的玉米牙儿有节奏地打颤,鼻孔里呼出的气儿白而飘渺,一会儿就冲散开去,只是看不到眼睛里的信息。我紧紧地搂着妹妹,妹妹抱住了父亲,父亲察觉似得问:“很冷吗?”我和妹妹应了一声,父亲略带责备却又不失温柔地了一句:“谁让你们不骑自行车?一个不会骑,一个又懒得不愿骑。”我笑将起来,和父亲开玩笑地说:“所以要麻烦你老人家呀!”在车上谈论着,似乎忘记了空气是这么的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子缓缓得停下来,我一下车打算和父亲告别的,我轻快的脚步渐渐变得沉重,我正对着父亲,眼角的两行泪水还没滑落,只是轻轻地父亲的脸上匍匐着,父亲脸上的分明不是泪水,而是一颗颗带着希冀的琥珀。那一颗颗琥珀什么时候坠在父亲的脸上的?父亲眼睛里什么时候布满血丝的?连什么时候变成梧桐叶般枯黄?

我和妹妹告别了父亲后,各自回到班上去了。我到了教室,一个女生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爸爸好显老哦”,我微笑着准备说:“不是显老,而是本来就很老”。最后被我咽回去了,我很怕提到“老”,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就感到莫名的恐惧。

还是冬,梧桐叶继续着它的慢慢枯黄,等待着来年的再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是来年的梧桐叶,未必不会枯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