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心灵深处的一道口
初一 记叙文 1049字 19人浏览 小桥流水111119

心灵深处的一道口

初一(12)班 陈玥

“外公病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妈妈说出这话时眼睛红得像天边的霞。

可我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怎样,生活照常进行,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我们这个大家庭里有许多个兄弟姐妹,都是外公从小带大的。听到外公病了,表姐表弟们一个个哭的哭,呆的呆,惊的惊,傻得很,只有我对此事不闻不问。

“阿公(家乡对外公的称呼)说想要照张全家福,在四海公园里照,你赶紧打扮打扮。”妈妈对我说。

“为什么啊,我还想上下网呢。”

“阿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们不该满足一下他那小小的心愿吗?仅仅只是照几张相,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好在天空下起了雨,照是拍不成了,我暗自庆幸着。

过了一阵子,妈妈又让我们去拍照,我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去了。

看到了数日未见的外公,我吓了一大跳,他已经成了一副只剩皮囊的骨架,妈妈说外公现在吃不下饭,只能喝水,吃稀粥。

匆匆照完了相,我也就匆匆的走了,我不想在那再多呆一会儿,不为什么。

几天后,妈妈说,外婆、三姨和六姨带外公回乡下去了,外公已经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或许更少,他现在连水都喝不下去,只见进去的气,不见出来的气。

妈妈又说,外公现在只会说痴话,变得疯疯癫癫的,总是念叨着表弟的名字,说想见表弟,当表弟赶到乡下,看望外公时,外公又说不认识他。

没过几天,外公去世了,这是我预料中的事,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应了一句“哦。” 外公去世后,我又去了七姨那,这一次椅子上再也没看见外公那佝偻的身影了,“拐杖”点地的嗒嗒声也不曾出现,那股我最讨厌的烟味也不声不响地散去了。可整个世界像失去了什么,失去的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直到我在七姨那看见了那把伞,那把深色的伞,那把无论晴天雨天外公出门一定要带上用来当拐杖的伞。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记忆的齿轮在脑海里飞速的转动。

每天早上5点半出门给我们几个找东西吃的是外公,每次发脾气教训我们几个的是外公,每次在雨中给我们几个送伞的是外公,每次打雷时拥抱着瑟瑟发抖的我们,给予我们温暖和抚慰的是外公…….

外公是那么的爱我们,可岁月的增长并没有让我体会到感恩,反而在扮酷中学会了冷漠。想到这,一股痛深深地刺着我的心脏,如同一把尖刀,那份抹不去的愧疚呦,在我心底深深地留下了一道口,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痕。

(指导老师:吴秋红) 点评:

我的外公和作者的外公很像,只不过现今还在世,的是我对我那个当年还是正常的外公的记忆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心在每天开着他空洞的双眼,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好痛……好痛。

——嗜晓

童年时代的亲情记忆,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