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日记
四年级 日记 3577字 3207人浏览 天空trust

第一章 无暇

一片晕红才着雨,几丝柔柳乍和烟。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此时正圆的太阳,光芒四射,刺人眼膜 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阳从西山上斜射过来,地面的一切都罩在 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

正是烟花三月好光景,刚过小雨的留枫山煞是好看,一棵高大魁梧的梅树上长得郁郁葱葱。一枝粗大的树干上,坐着一位少女,红衣飘飘,恍若天人„„„„

少女坐在树干上,怀里抱着一束梅花,一动不动的凝视远方,是那么和谐,远远望去就像一幅水墨画。

她叫无暇,是只紫云山弟子,她七岁时,被那个人,带到了这里。她只记得刚见到那个人时,她别爱上他了,绝世出尘月上颜,白衣胜雪若嫡仙。他每年都会来一次,他叫苏浅„„„„

抬手将还没熟,的青梅放入口中,酸酸的,涩涩的,还有一点甜甜的„„„„„

出神的望着远方,她知道,他来了„„„„„„

日落的余晖,晕在他们的侧脸上,映出那绝美的容颜。

“无暇,随我进宫吧!”苏浅看着无暇满眼尽是温柔。

无暇一愣,呆呆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回去,我喜欢呆在这里„„„„”后面的她没有说下去,她只是想说,只要你能来,就够了„„

“跟我回去,我许你一个未来。”

“什么未来?”她的心突然悬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

“你与我的未来。”虽然同样是淡淡的语气,但这足以让让她抛下一切,跟他走。

“你现在有我啦,就不用再抱着这束梅花了。”

“把这个戴上。”一双白皙的手托着一只锁,的到无暇的眼前,

这把锁很漂亮,也很诡异,旁边零零碎碎的钳着梅花,底下吊着三颗如血一般红的珠子。

果然不出她所料,当她戴上琐时,只听“咔嚓”一声,三颗珠子猛的缩回锁里。

无暇苦笑,这是无解梅花锁,梅花锁本就是锁中之最,无解梅花锁更是天下第一。无解梅花锁这天底下只有一人能解的开,那个人就是苏浅。

这梅花锁都解锁了她的心,也锁了她的身。

不过她心甘情愿„„„„

第三章 入宫

算算日子无暇进宫已经三个月了,现在还是个服侍皇上(苏浅)的一品女官,不过她很快乐,虽然没有自由,但是她可以天天都陪在苏浅身边。

苏浅让她去内务府拿点儿龙延香。没想到却在这儿碰见了容妃娘娘

这位娘娘果然跟他的封号一样,拥有闭月羞花之容。端庄贵气,是不是他的女人都这样?

心里突然有点儿吃味儿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宫娥大骂道,“哪来的恶奴?见到娘娘还不跪下!”

一听她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无暇气急,张口就来“我乃大内正一品女官,论辈分还得容妃娘娘给我请„„„„!”

啪!!”还没等她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子到了她脸上,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脸,又痛又麻。

无暇左手捂着脸回头看她。一时脑袋发蒙。

“贱婢还敢瞪我!来人拖出去打!”容妃语气里充满了恶毒和深深的怨恨,是无暇所不懂的。

“容妃妹妹,手下留情”是贤妃的声音。贤妃五官清秀,大家风范,美目中皆透着和气,可无暇却觉得异常刺眼。

“容妃妹妹是聪明人,皇上为何把她带进宫来,不用我多说,以后她的地位说不定会高于我们,不要惹事。”贤妃声音虽然温和但却带着长辈的呵斥。

无暇听不懂个所以然来,只知道快点儿逃走,但到半路却隐约听到她们说“„„看„„绝尘大师”

无暇虽然只听到这一点,但绝尘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绝尘是紫云巅的尊主,五岁时曾见过她一面。当真和世人所说的一样绝代风华,再无人可并肩,很多人都说尊主是天煞孤星。当时尊主进宫法教,只进宫一年,宫里竟发生三次宫变,太子被废,人都觉得这一切都是尊主带来的不幸,后来尊主被人拷上无解梅花锁,殁在东宫。无暇受惊的摸了摸胸口的梅花锁。尊主去世后没多久,太子也殁了。当时她正好七岁„„„„

没有胆量在敢多想下去,无暇转身跑回养心殿。

第四章。大婚

七月七日是个好日子,是无瑕和苏浅大婚的好日子。

无暇做在喜床上 ,现在已经没有词能形容她现在心里的感受啦,喜悦,紧张,幸福,激动„„

大门突然被踹开,一股酒味儿袭来,他来了,无暇在底下死死的攥紧袖子。

“站起来让我看看。”苏浅晕乎乎的倒在床边看着她说。

于是无暇站起来,“转过去。”苏浅又道。

于是,无暇无奈而幸福的转过去了背对他。

又过了好一会儿,苏浅才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的耳垂,那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她几乎要溺毙在里面。无暇靠在他的怀里满脸幸福“绝尘„„”一声喃喃,如一盆冰水,从她头上浇了下去,冰冷彻骨„„

下意识的去抓了抓梅花锁

苏浅,怎么办?我还是好爱你....

痛,全是痛„„„„

第五章 荣贵妃

最近一段时间前朝出了大事,边关受侵,急需镇压,如今能胜任的,只有大将军柳云出。

柳云出还有个妹妹,就是容妃,苏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将容妃抬成贵妃,一连七日都在她那过夜。凤仪宫反倒越发冷清了。

摸着自己的肚子,因为朝政太忙,无暇连自己怀孕了都没有告诉苏浅。苏浅我该怎么办?

但想了想还是去了养心殿。到了养心殿,无暇为太监总管,皇上呢?太监总管却说皇上又去了荣贵妃那。

无暇心里苦笑,清泪无声落下,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 一路跌跌撞撞回到宫里,使女们都吓坏了"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无暇一愣,这才感到满脸湿意。。。

苏浅,我。。。。好像后悔了。。

十二月二日

回到宫里无暇问:“这是什么香好香啊?”她拿起来细闻,觉得甚是好闻。

“是奴婢刚从内务府领回来的新品种。”宫娥说。

于是无暇便一直带着了,因为。。他和苏浅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次日晚膳时突然腹中绞痛“啊,好痛啊,快传太医„„太医” “去请皇上,去请皇上!”

„„

无暇紧紧捂住肚子心中的痛,可比身下的痛,而可以医愈这痛的叫苏浅。

“娘娘绝尘阁失火了,皇上说谁也不准去打扰他”一句话头骨冰凉。再坚硬的心防也轰然倒塌。

她心如死灰地握了握梅花锁“让他给我滚过来,他的孩子快要保不住了”苏浅孩子若是保不住,我们也完了。

„„

苏浅跌坐在火海中,痴痴的抱着那幅被烧的残破不堪的画。“绝尘,你真的是要什么都不留给我了„„„„”

„„„„

“啊„„啊!”无暇在赌,如果这个孩子保不住,他们就真的完了。

看着旁边的老嬷嬷,无暇虚弱的问,“嬷嬷见过绝尘大师吗” “老奴见过。”

“本宫跟她长得像吗?”

“不像!”

“不像?”怎么可能,她留意过,苏浅身边的每个女人,基本上都有绝尘是尊的特点,我是嘴巴,或是鼻子,或是眉毛。她怎么可能不像呢。"

“不过皇后娘娘的身子骨简直是跟绝尘大师很像,从后面看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这次无暇彻底僵在那儿了,那天贤妃说的话就像雷一般在她耳边划过“从后面来看,果然像绝尘大师!”

无暇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无暇啊,无暇,你到底还在奢求什么!”怪不得大婚那天他让她转过身去,怪不得他总是从后面抱她。原来如此,无暇你真是蠢到家了!

„„„„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啦,皇后娘娘小产,危在旦夕呀!” 苏浅的脸一下就变得惨白,好像是将要失去最宝贵的东西,从来都如此狼狈过。

画卷一扔便向凤仪宫跑去„„

„„„„

“无暇!”苏浅跌跌撞撞冲进凤仪宫,便见无暇穿着一身红衣,抱着那束红梅缩在角落里。怎么会这样,她又抱那束红梅了,他不再需要自己了?

“无暇”苏浅轻声唤道,声音沙哑颤抖。

“他死啦,我们玩儿完了。”依旧面无表情。

“你为什么„„„„”求求你无暇,不要死心。。。

“那天我要去告诉你,可是你却在容妃那里,你在容妃那里!”没等苏浅说完无暇便大吼道,“苏浅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再也不会!”

“你„„”不要。。。苏浅将她拥入怀里。

“把我的梅花锁解开!”

“不可能,休想!我是皇帝,你是皇后,不可能的,你想都不要想!”他快要疯了,他真的快要疯了,为何她不信,为何!

“啊,皇后,我不过是绝尘尊者的替身而已,不是吗?”她在崩溃,她在苦笑,非要逼她,这些说出来嘛?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是喜欢你的。”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喜欢而已不是爱!你永远都不能像爱绝尘那样爱我!”

“你如果不给我解锁,我就一头撞死在这。”无暇第二次决绝了。 苏浅大笑笑的肝肠寸断眼泪不止,大手一挥,只听咔嚓一声,梅花锁碎了,他们的心也碎了。道白光闪过,无暇早已离去。

“皇上?”总管太监在旁边小声的唤着。

苏前苦笑“你难道没看见吗?我们的无暇长大了,不要我了”这一句话就破有一点小孩子的委屈。

“我苏浅这一生束缚太多,是时候了结了。”看着手中断裂的梅花锁,他释然了,也解脱了。

„„„„„„„„„„„„„„„„„„„„„„

高元皇帝苏浅一生勤政爱民,可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时年二十有八„„„„„„

„„„„„„„„„„

天下传言紫云巅新任尊主无暇,风华绝代,才貌无双,疑似是当年皇后。

但这些后是后话了„„

高元宗的墓室,一个身着红衣怀抱梅花女子,立于棺旁,静静的听着死者生前的遗言

“无暇,我那样对绝尘,是因为我有愧与她,我真正爱的是你,无暇,我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