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之韵
初一 散文 753字 78人浏览 青年拼搏了

燃一盏青灯,摆一声长渡,弄几缕笙箫,吟一曲秋词,赏一本好书。

——题记

青春像蝴蝶一样翩然而至,莫名的忧愁如梅子雨飘飘洒洒。于是,我爱上了“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宋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点一盏昏暗的灯,捧一本《宋词选》。昏黄的灯光照在同样泛黄的线装书上,古老的月光从雕花的窗格间探进来,洒下一派东坡的豪放、易安的婉约,抑或是淌下一份柳永的浪漫。清幽的月光,抛出孤独的丝线,倾听着词人的浅唱低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也罢,“流光容易把人抛”也罢,“一帘幽梦无人近,千古情人独其痴”也罢,“地背山进,衣润费炉烟”也罢,都是我的最爱。

总爱在一个落雨的黄昏,吟一首易安居士的《声声慢》,聆听“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天籁之音。女词人零碎的脚步惊醒了栖息的幼鸟,与我一起跌入满枝的寂寞。“慢地黄花堆积”可谓落花之意。流水无情,真是“花自飘零水自流”。她也想过借酒浇愁,可无奈何,淡酒怎敌西风急?一种心情,激荡起我的闲愁,淡紫色的忧郁就像点点滴滴的小雨一样,寒了词人的心,最终凝成眼泪,落在我心中。曾以为“满地黄花堆积”甚是凄凉,可易安居士在丛丛菊花后轻轻吟道:“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我才知道,在归来路上,还有比黄花更凄凉的女子。

我相信,我与宋词的心曲会永远奏下去,天长地久,直到海枯石烂。那份心情我会哦暖正藏在记忆的阁楼里,那里有宋词的风和月,相信孤寂的词人会在明月的陪伴下找到沉醉后的归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淡泊与沉静,在读书中,我的内心走向一种寂静,那灵魂深处的感触,便在白纸黑字间游历。这是“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通明,这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豁达,这是“有约不来过夜半”的安闲。铅华洗尽,尘埃落定。在书中,一切都回到最原始的纯净和简单,一切都是那么空茫和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