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树叶
初一 记叙文 811字 253人浏览 陈喜经济男

秋天的树叶

那百花齐放的春,我不爱它,它太娇艳;那生机勃勃的夏,我不依恋它,它太泼辣;那银装素裹的冬,我也不喜欢它,它太冷漠。惟独那秋,那落叶纷纷的秋,才是我的至爱每当夏天带着人们的烦躁走了,秋天便又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我们走来。她吸引我的不是丰收的喜悦,而是那一片片悄然无声落下的树叶。秋妈妈为耐寒的广玉兰叶片带来了一件毛茸茸的黄褐色的披风;为修长的柳叶带来了一件黄色的运动衫;为落落大方的枫叶姑娘带来了一套火红的连衣裙。我漫步于树林中,寻找着秋给人世间带来的礼物。

我走着走着,无意间抬头一看:一棵粗壮的银杏树,叶子已经枯黄。咦?前面还有几只黄蝶在追逐嬉戏,慢悠悠地飘向大地。我伸出双手接住了它。呦,原来是银杏树的孩子银杏叶。它长得像一把扇子,原本翠绿的叶边已经开始泛黄,深黄的叶脉连着叶柄。我轻轻地对它吹了口气,它便顺着我的手滑落了下去,回到了真正属于它的地方大地母亲的怀抱。我继续向前走,脚底踩着厚厚的叶片,发出咔嚓咔嚓得清脆的响声,踩在树叶上软绵绵,舒服极了。有一种逝如秋叶之静美,不是春光,胜似春光的感觉。正当我陶醉其中时,不远处地上的一片火红的艳丽的枫叶勾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便轻轻地走过去把它捡起来,捧在手中,细细地端详。经过秋霜的打击,叶子的颜色用语言难以表达,深红,暗红,似红非红,似绿非绿,红中夹杂着绿,绿中又透着红,总而言之,它包含了各种层次的红和绿,虽然颜色很多,但秋姑娘却把它调汇得异常融恰,真是多一分则太艳,少一分则太淡,这是任何一位画家都难以做到的。枫叶像一个小巴掌似的,每一个手指的周围都长满了锯齿。叶子的末端很红也很尖,好像一旦刺破那儿,叶子中的红就会流出来似的。它的叶脉很清晰,从叶柄向叶间延伸,像一幅有趣的画。我凑近闻闻,嘿,叶子的芳香中还掺杂着泥土的芬。向远处望去,是一片枫树林!看到这种景象,我不禁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南京市小市中心小学五年级:董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