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祝福
初三 散文 1552字 252人浏览 北京燕园博思go

远方的祝福

江苏省海门中学 王培蓉

你曾说过/要永远陪着我/直到哪天/我们都已长大/你曾经是我/最大的寄托/也是我温暖的港口/你净说你要远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没想到竟是走得那么突然/远方的你/会不会觉得孤单/失去了一些/烦恼的声音/远方的你

——《远方的祝福》

夜深人静,远处偏又隐约传来熟悉的旋律。《远方的祝福》,那是女儿在电话里告诉爸爸的,说她最喜欢听那首歌,“孤单”“烦恼”“温暖”“寄托”,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唉——”一声叹息虽然低微,却也刺耳;然后是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和床板的吱呀声,然后“啪”的一声,亮起了昏黄的灯,狭小的地下室里是两张一上一下的床铺,中间的过道刚好可以过个人,墙角是些酒瓶子和杂物。一个北方汉子抹了抹衣兜,笑了笑,关了灯,走了出去,地下室又归于黑暗。

这里是个供人们休闲的公园,虽然是免费的,但是来了三年了,也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北方汉子就一屁股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了,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发皱的照片,就着昏暗的灯光看了又看,黑黑的脸上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无奈,表情总有点古怪。这个北方汉子叫华老根,山东人,来这个特大城市打工已经两年了,他的女儿在读高中,马上要考大学了。此刻华老根仰头望着星空,似乎盘算着未来的希望,似乎在牵挂远方的家人,特别是正在读书的女儿„„“不早了,明天还要干活,瞎想个啥?”华老根摇了摇头,赶紧起身,紧了紧衣服,快步朝地下室走去。

“我说老根呀,我到这儿已经两个月了,你老揣着兜,里面放了什么宝贝?”华老根和他的一群工友在忙了一上午后,大家三三两两蹲在地上吃着盒饭唠嗑,即便是大冬天,大多也满头大汗。“嗨——别说你是两个月,我们一起来的呢,三年没有回老家了,比你长吧,他天天揣着,还不就是„„”那人没有说完推了推老根“你自己说吧”,却见老根一言不发,只把眼睛定定地看着远处的高耸入云的写字楼,仿佛那里有答案。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突然有人慌慌张张跑来大叫大嚷大叫声打断了优美的旋律——“你曾经是我/最大的寄托/也是我温暖的港口”被一片“咋的啦?”的询问所掩盖。“老板要跑了!”“老板要跑了?”像惊雷,有人当即被震得掉了饭盒。“我干了几个月。”“我干了一年多。”“不行,去堵住他。”人们嚷嚷着朝办公室奔去,没有留意那优美而又略带感伤的旋律,没有人留意华老根还处在原地,大家只顾着嚷嚷着找老板。

“有人要跳楼了!”“快拨110!”又一声惊雷响起„„人越聚越多,乱成一团。楼顶上站着的是华老根,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如同雕像一般。他可是干了三年呢,除了平时支一点生活费,可全在老板那里呢,孩子上学还等着他的工钱呢。警察在开导劝说,华老根机器似的慢慢转过身子,对警察说:“你让老板把俺的工钱给俺。俺三年没有回家了,娃可要上大学了。”声音不大,听来却似嘶吼。警察还在开导,老根慢慢的蹲了下来。„„两个小时过去了„„“哥们儿,你跳不跳呀?”楼下的人似乎有点失望来时了新一轮的哄闹,那老板,西装革履的终于粉墨登场,双颊上是明显的醉酒后的酡红,脚步虚软地向老根走去,满脸赔笑,嘴里念念有词。华老根见到老板,全身颤抖,双手前伸,似想扑上去,嘴唇动了动:“娃呀,爹一定让你进那种大楼——”伴随着一阵瓷砖碎裂的声音,华老根脚下一滑,身子突然后仰如一只巨大的黑鹰,快速坠落,惊呼声同时响起,“城市新地标,享受贵族生活”的广告牌,熠熠生辉。那是个意外,绝对的,人们都这么认为。

一张发皱的照片从坠楼人的衣兜里滑出,被气流旋起,然后又无力地飘落,人们终于看清楚了,照片上是个微笑的漂亮女孩,据说,背后还有一行字:“祝爸爸快乐。”不知道那家的印象中,飘出了优美又略带伤感的旋律——“你曾说过/要永远陪着我/直到哪天/我们都已长大„„” (指导老师:杨妙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