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记忆深处的1
初二 记叙文 1265字 131人浏览 李0467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

有一种花,她的芳香触动了蝴蝶的翅膀,飞扬;有一个人,她的微笑拨动了思绪的琴弦,悠长。 ——题记

外婆已经去世了六年了。

六年,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

小学三年级刚学写作文时,就想写外婆,只是稚嫩的文笔根本无法写出我对外婆的深深思念,现在提起笔我才发现,我的文字还是这么苍白、这么脆弱无力。

放下笔,闭上眼睛,眼前是一片外婆最爱的洁白的栀子花,散发出一阵阵幽香。外婆慈祥的面容融在这一片花海中,那样清晰,仿佛历经岁月沧桑的铜器,痕迹斑斑,历历在目,不可磨灭。

我是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外婆从没抱过我,她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可是,下身半瘫痪的她每逢遇上晴朗的天气,外婆总会从床上挣扎起来,拄着拐杖,挪动着僵硬的双腿,来到栀子树下,苍劲的双手抚摸着枝干,干瘪的嘴唇总是喃喃自语,脸上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听说,这满院的栀子树都是外婆亲手栽种浇灌的。

夏天,当栀子花盛开的时候,外婆便会采上一捧芳香的栀子花放在床前,直到它发黄,枯萎,风干。夏天的夜晚,我最喜欢偎依在外婆的身边听外婆讲故事,这时外婆就一边手拿扇子替我纳凉,驱赶蚊子,一边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讲栀子花的习性和传说。从外婆嘴里我才知道外婆出生在栀子飘香的季节,我的外祖就给她取名为“栀子”。也许,那冬天孕育花苞的,经历风霜雨雪方才如此芳香的栀子花成了外婆的精神寄托吧。你看,外婆微笑着讲完故事后,她总会一手拿着栀子花放在我的鼻翼说:“丫头,香吗?”

我总是拉长了声调:“香——”

这时外婆总会又拿起一朵枯黄的栀子花感慨地说:“咳,就是再好看的花呀也会有枯的那一天!”

我摇摇头说:“有一朵,它永远不会枯萎。”

然后我伸出手,按在外婆额前深深的皱纹上:“呐,就是这朵。”

外婆笑了,额前的“栀子花”灿烂盛开了,在我的心底肆意的蔓延、滋长„„ 那时,我不懂,现在我才明白,这朵“栀子花”将永远盛开在我的心底,藏

在我那小小的海绵体里永不枯萎。

九岁那年,梦靥一般的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手捧着满怀的栀子花来到外婆家。屋里挤满了好多好多的人。不过,好安静,好安静,静得让人感到害怕,感到心慌,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我拨开人群,来到外婆的床前。

外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同洁白的栀子花一般,却比栀子花单薄,脆弱。彷佛用手轻轻一碰,外婆便会如同那水中的月亮一样支离破碎了。

血液在我体内凝结,我的手一松,满怀的栀子花纷纷飘落,飘落在外婆的床前,也飘落在外婆的身上。

好久过后,我才回过神来,拉着外婆冰冷的手哽咽着呼喊:“外婆„„外婆„„”外婆缓缓地睁开浑浊的双眼,颤抖的手无力地指了指窗外,嘴角边留下最后一丝笑容„„

就这样,外婆走了。走在栀子花盛开的季节。然而栀子花仍然在每年夏天开放。一年复一年。

„„

外婆说,人死后便会到人间的彼岸——天堂,去过快乐的日子。于是,每年栀子花盛开的季节,我便叠了一只小小的纸船,上面放满了栀子花,然后我把它轻轻地推入河中,带去我的思念,带去我的问候:“外婆,天堂的那边栀子花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