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常熟
四年级 散文 1915字 371人浏览 木兰装饰公司

【编者按】:世上湖山,天下常熟。五光十色的山水,车水马龙的城市,如诗如画的家园常熟。常熟江南古城焕发着不老的青春色彩,在长三角中日益夺目。朋友,有空来坐坐!到蒋巷村的民俗馆品味农家的史诗,去沙家浜看看水乡船娘和棹歌里的风含情,水含笑,驱车苏通大桥感受天堑变通途做了常熟的朋友后,你也会发自肺腑地说常熟,你好!

回到江南秀美小镇江苏常熟,是我的故乡,是江南鱼米之乡,我在这里生活了快二十年,然后漂流各地,落户上海,在上海也快生活了二十年。从未在上海这个繁华的都市找到某种可以依恋的东西,缺少乡情,也缺少一份发自肺腑的感动,或许正因为它的庞大而使个体格外渺小,渺小到无论怎么漂流,怎么抵抗,怎么呼唤,怎么挣扎,怎么期待,也无法激荡起一丝涟漪,一丝注视。

二十年了,常熟的发展令我这个家乡人也感到无比惊讶,她的市容,她的富裕,她的安宁让我恍惚中觉得常熟象个小新加坡。漫步在常熟街头,街道边的高档商店,饭店比比皆是,而且装修的非常有档次,走在常熟街头一点也丝毫感觉不到比上海差在哪里,相反却多了一份从容,一份潇洒,更因为人流的少,而给繁荣的街道增添了一份久违的安宁。走进书店,各种畅销书应有尽有,一些有较高档次的文学名著也在货架上格外显眼,一点也没有被世界挤入灰尘之感。我相信人的世界是需要精神力量,当物质繁荣到一定程度,人对精神的需求也应该更上一层楼,文学名著的冷场局面应该扭转。

常熟街道上的车真是一绝,各种高档的车多有,相反出租车很少,我在街头招呼到出租车真是费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叫到一辆,里面已经有了一乘客,但司机还招呼我上车,一谈价钱,只需十元。司机如此也不会让其他乘客有异议,因为地方小,即使到另外的路口停一停或转个弯,也是极短的路,再加上给乘客一点优惠,于是一辆出租车载两个不同目的地的乘客也不会让乘客有怨言,相反还是乐意的。我从我妹住的润欣花园出发,走了一段路,坐了几站公交车,车上都是投币机,没有刷卡机,这对于做刷卡业务的公司来说倒是个商机。公交车上很干净,空间也大,常熟公交几年前就把小的运营车换成大的,这方便了旅客,也改善了市容。我觉得对于一个大地方而言开展公交可以大有作为,但对于小地方,公交似乎可有可无,那么如何规划估计是非常让人头疼的事。

有些大城市的人因为有优越感,骄傲,但现在好多地方也开始兴起,如果抱着自己是老大的心态,就落伍了。外地人到常熟,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一般都对本地人印象非常好,认为本地人为人和善。我记得有一次带一帮朋友来常熟玩,我对他们说,这里的人比较淳朴,他们非常惊讶,有个家伙还与别人使了个眼色。当然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如今委靡世界世风日下,再也没有高亢的舍己为人的思想,势如破竹的金钱欲压弯了良心,淳朴这个东西估计在原始社会才有。估计他们是对的,但我与一些从农村人聊天,感觉他们虽然说不出什么深刻思想,但说的话也实在,正确,头脑确实比城里人简单一点,这或许能和淳朴挂一点沟,但该怎样来定义淳朴呢?

常熟有一些著名景点,譬如孔子得意门徒言子墓就靠近市区,免费参观。历史上常熟出过许多秀才状元,是有名的出才子的地方,清朝皇帝光绪的老师就是常熟人,名叫翁同和,在清末戊戌变法时支持过光绪,是个识大体的人。常熟有一座兴福寺,历史有一千多年,唐

朝诗人常建曾做诗一首来怀念兴福寺,有一句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形象刻画了兴福寺的幽静与禅意。在常熟最繁华的街道边有一座非常古老的塔,叫方塔,我在高中时曾爬上过去一次,是木造的,我估计这木可非同一般,能够让一座塔延续好几百年,穿越战火与风雨的洗礼依然傲立不倒。在常熟的西边有一个很大的湖叫尚湖,在节日里经常有龙舟表演,曾经还来过外国的龙舟队,每次比赛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常熟人以及外地游客去一睹龙舟比赛的壮观景象。还有一些地方也值得一去,比如常熟的招商城,每天云集全国各地商户。

常熟的发展是让人惊讶的,短短几十年,我见证了一个破旧的城市发展成现在的繁华与气派以及充满素质与时代的气息的小新加坡,这足以让我这个即使身处被人认为全国最好的城市,也燃起我想回到常熟生活的强烈愿望,这个秀丽又摩登的城市,干净,安宁与气派,在每个细节有感染人的人文素质,让我不断感慨万千。

让我觉得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我在繁华大上海快二十年,却想回到常熟来,或许因为上海庞大又拥挤嘈杂,很少让我觉得大上海到底美在哪里,高明在何处,即使璀璨的霓虹灯把上海的夜空烧个通红,我也不觉得美,相反让我烦躁不安,那红色的霓虹灯光很象撒旦的诱惑,诱惑一颗颗脆弱的心灵忘却了方向,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或许,我最终还会选择常熟做为我回归精神家园的地方,那里有我的根,有我的血脉,有我难以割舍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