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音乐大师何占豪
五年级 记叙文 1369字 24人浏览 萧郎路人1994

“我的年纪还不大,今年77岁。”这幽默诙谐的话一出口,立即迎来一片热烈的掌声。你一定想不到,说这话的就是世界著名作曲家、梁祝的作曲者何占豪教授。

由于我这次去上海参加一个比赛,所以有幸聆听何教授的讲座。非常凑巧,我参赛的曲目就是他谱写的,对他,我更好奇了。不过,当我看到他时不禁楞了一下,好奇心一下子为由衷的敬爱之情:他精神矍铄,红光满面,走路一阵风,不像77岁,倒像50才出头;他不高大,却笑容可掬,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他穿的衣服也是一般般的,全没有名人大师的架子。讲座一开始,何教授便把他四十几年作曲生涯总结的经验传授给我们,无论学艺术还是做学问乃至搞科研,想要成才必须具备三要素:兴趣、才能及努力,缺一不可。接着,他不厌其烦地例举真实生活中的小事来论证这个观点,有他如何培养儿子拉琴的,有他自己如何成功的……那声情并茂的讲述充满智慧,富有哲理。他说:“金奖、银奖、铜奖,你得了又有什么用?还不如设个铁奖,铁的用处多大呀,还能节约资源呢!”风趣的话令人捧腹,又发人深省。是啊,我们学音乐是修身养性的,而不是为了去比赛,更不是为了去拿奖!正如何教授所说:“所谓成才是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何教授现场唱起一首歌,是小学一个音乐老师教的,七十几年不忘,因为这便是他的音乐启蒙。他出生在农村,那时还没有解放,乡村环境落后,孩子们都想当科学家,让环境好起来;在这个连饭都没得吃的年代,哪有学音乐的资本与精力啊!幸好,何教授的奶奶是个越剧迷,每次听戏他都跟着,也算从小受到了音乐的熏陶;上中学后,他又跟姑姑们学唱了许多抗日战争的好听的歌。就是在这些亲人的影响下,何教授对音乐的兴趣愈发浓厚。他17岁进了浙江文工团,而且聪明过人,半个月就学会了扬琴并能登台表演,之后他开始拉小提琴——费尽心思借来的,非常地勤奋刻苦。那时会乐器的人不多,何教授很快把浙江的小提琴老师都学遍了,怎么办呢?他只好去上海学,自己没钱由文工团资助。因为团里有演出,他晚上11点左右表演完后乘6个多小时的长途车去上海上课,完了再乘车回杭州演出,中间只在车上打个盹,一星期一次,风雨无阻。何教授规定自己每天练琴不少于2小时,哪天不练他会浑身难受。想想这是怎样一种学习的热情,又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我们如今有优越的生活条件,可论自觉、论刻苦远不及何教授,想想也惭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何教授非常地坦诚,他说自己不是拉小提琴的料,因为学得太晚,手指头硬了。解放后,他和音乐学院的同学去乡村表演,拉的是国外小提琴曲,乡民们都说好听,但没人听得懂。至此,何教授决定自己谱曲——让所有中国人听得懂的曲子,接着便诞生了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他凭着一颗爱国的心和对艺术的热忱,写了一首又一首曲子,有西洋交响乐,有民族器乐,被称为“多功能作曲家”。现在,何教授可谓举世闻名,不过,他在家仍甘当“采购员”,在外也是淡泊名利。他虽然自嘲说自己“很笨”,但他在我心目中却更高大了。

听完何教授的讲座,我感受颇多,他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我这一生最多只得过铜奖。人得不得奖并不重要,当年那些得金奖的现在杳无音讯,而我们这些得铜奖、优秀奖的人却站在了台上。”从而可见,不一定得金奖才是最棒的,只要努力,不断进取,成功就属于你。

我想,今后当我在乐谱上再次看到“何占豪”三个字时,敬佩之余一定会信心倍增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