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人类生存危机报告-15
初二 散文 2045字 120人浏览 西红柿2012118

15、技术信仰和道德信仰

技术是生产力的源泉,是一个国家物质生产的主要手段,它是一个国家富裕的基础。技术同样是国防力量主要因素,是军队军事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强大的保障。

在一个国家里,如果人们普遍能认识到科学技术的重要性,形成一个技术信仰的氛围。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那么这个国家科学技术必有一个迅速的发展,生产力必有一个迅速的发展,国防力量必能强大,而成为一个富裕和强盛的国家。

道德水平在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中,同样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道德的实质,简单说来就是“克己为人”,它是正义的化身,是私欲的克星。它要求人们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冲突时,舍“小我”为“大我”。

道德简单可以分为个人道德、国家道德和自然道德。个人道德是个人行为的准则。它在缓和人际关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国家内部各阶层关系融洽,人际关系融洽,治安稳定的重要保障。

国家道德是政府行为,是国家之间外交的准绳,如五项基本原则等。

自然道德是指整个人类尊重自然,善待自然。它是缓和人与自然的矛盾的一剂良药。在解决环境问题时,自然道德是人类必然履行的准则。

技术是力量的象征,本身没有善恶之分,而道德则是善恶的准绳,它保证技术为正义、善良使用。把社会比做一部车,技术就是发动机,道德则是方向盘,道德引导社会按正确的方向前进。

科学发展了,道德必须同步提升。我不怕一个淫恶的原始人,他总具有无穷的力量,他可以杀人的数量都是有限的,而现代社会的科学家和政治家则不同,他们可以毁灭人类。所以拥有技术的科学家和拥有权力的政治家必须有对全人类负责的高尚道德。诸君切记,把技术和权利送给邪恶的人就是把人类的命运交给了魔鬼。科学家们,你只能把你的技术传给道德高尚的人,而不仅仅是智力较高的人,(仅凭智力选拔人才,而不考虑道德品质,正是现代教育最大的缺陷。)尊敬的人们,请不要把你们的选票投给希特勒一样邪恶的政治家,否则你在选择候选人时,也选择了地狱,

一个国家国民心目中,普遍存在的技术信仰和道德信仰则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

如果重视道德信仰,忽视技术信仰,它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这样,将造成国家的贫穷和落后,人民生活水平的低下,同时国防力量薄弱而受强国欺凌,仍至被侵占。

近代,由于亚非拉国家的技术落后,而遭西方列强殖民侵略的历史就是例证,虽然后来大多拉非国家相继独立,然而,美洲的真正主人印地安人却永远艰难地生活在他人的国家里。 重视技术信仰,而忽视道德信仰,虽然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增加国防力量,使国家富裕和强大。但却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敌对情绪,促使社会阶层的矛盾激化,滋长了用非法手段敛聚私人财富的黑社会的增长,加速了政府的腐败,其结果必然使国家的各种矛盾无法调和,黑社会膨胀,促使国家从内部腐烂,仍至灭亡。

古巴比伦王国,城池固若金汤,最终因为两性关系混乱,性病流行而被外族消灭。(一说是由于过度垦荒,土地沙化造成的。)

象今天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技术高度发达,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或组织能与之对抗。强烈的技术信仰的氛围造就了美利坚众国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的同时,道德信仰极度衰落和异化,也许不会有哪个国家从外部击败它。但如果美国今天社会道德无法提升的话,不久的将来,毒品问题、艾滋病问题、黑社会犯罪问题将使这个国家从内部开始腐烂。

更令人担忧的美国的历届政府都热衷于在国际上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积极实施全球导弹防御计划。这些总统们却不知道威胁美国的导弹并不是来自哪个国家,而是来自美国内部。

它们是毒品、艾滋病和黑社会。

所以在一个国度里,无技术信仰则不足以御外;无道德信仰则不足以治国。

有人曾风趣地这样说技术信仰和道德信仰的关系,“技术落后的国家,一打就败;道德堕落的国家,不打就败。”

一个国家在重视科学技术教育的同时,更应重视道德教育,谋求国民中道德信仰和技术信仰的最佳结合点,这个国家才能健康地发展。用一代伟人邓小平的话来讲就是“一手抓精神文明建设,一手抓经济建设,两手都要硬。”这里精神文明就是通过普遍的道德信仰建立起来的,而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才能得以发展。韩国学者赵永植也说了类似的话,“人类行走时也是需要左右两脚交互前进,才能做到均衡迈进,抛弃精神或物质中任何一方,就不能成为人类。理性与感性的调和,精神及物质的调和,知识及技术、人类与社会的调和,都是不可缺少的要素,这也是维持生命、发展及创造的要领。”

而现在,“科学文明驱逐了道德以及社会秩序,而以技术信仰代替了。这样,人类失去了对自然的热爱,内心充满了功利心。这样,人们还怎能期待尊重邻居的人道主义仍然存在?科学发展的意义与目的何在?人类到底是为了谁创造了这个社会?是为了机械?是为了留下战争的废墟?还是为了文明自身的增殖?”“人类面对混乱的21世纪时,最感有必要的不是科学革命、经济革命或政治革命,而是肃本清源的意识革命,也就是精神革命。”(韩国学者赵永植语)

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中重视技术信仰而鄙视道德信仰的做法,必将随着社会的发展暴露出致命的伤疤,最终埋葬资本主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