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一片落叶的忧伤
初二 记叙文 1012字 72人浏览 柠檬草精灵12

季节的更替的都是美丽的,兼而有之两种不同的属性。别过了夏日的璀璨,悄然迎来了秋天的静美,秋虽然不及夏的热烈奔放,更多的却是沉静和内敛,就犹如一个红衣绿裙的姑娘,渐渐蜕变成为经历过喧嚣的成熟女子,变得从容淡定。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秋,如此美好,却又如此忧伤。

巴金有《家》《春》《秋》激流三部曲,是其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一部巨制,它以自己生活过十九年的封建大家庭为素材,通过一个大家庭的没落和分化来写封建宗法制度的崩溃和革命潮流在青年一代中的激荡,歌颂了青年知识分子的觉醒、抗争并与这种家庭决裂。

觉新:长房长孙,一表人材,能文能武,曾对未来充满幻想,但家的重压却过早地笼罩了他。他尊敬长辈,真切地爱着弟妹们,维护着这个家的名声,甚至不惜把种种过失揽到自己身上。梅是他青梅竹马的爱人,但他还是无奈接受了长辈们为他挑选的妻子--瑞珏。觉新对生活有无限的眷恋,他爱妻子、爱孩子、爱家中的每个人。长子的责任、懦弱的性格、尴尬的处境,使他费尽心力,要努力讨好每一个人,结果却无法让任何人满意。

觉民:家中老二,身体矫健,目光深邃,正直、聪明、冷静、外表显出一些内敛的气质。觉民身上有着强烈的叛逆因子,但在行动上,他讲究策略,更重行为结果,决不作无谓的牺牲,更不会作祭品。觉民的爱情缺乏情趣,共同的境遇促使他与琴走到了一起,为共同志向奋斗取代了谈情说爱。觉民有理性、有勇气和顽强的生命力,觉新在家中渐渐死去,他却在家中成活,并走向成熟。

觉慧:家中老三,热情、纯洁、直率,可说是高公馆中的一个异数。他对于世界充满好奇,对自己所认定的道理,决不妥协,哪怕是他至亲的人。年轻的觉慧既敏感又爱冲动、行事莽撞,他还不了解人生有多复杂,也不能完全理解大哥。他所爱的女孩鸣凤的死,令他看清了家中的世态炎凉,他心里有一把火在燃烧,他愤怒,这不是他该过的生活,然而应该过怎样的生活,他又只有些模糊的想象。觉慧的性格,注定了他的出走。他是《家》中最清新的因素,他对于未来充满着希望,深信青春终归属于自己。在心灵经受过痛苦的历练后,他的青春觉醒开来,激励他离开家,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于是,巴金说:一个人会到什麼地方,当然要看他自己走的是什么样的路。一个人一直往北,他不会走到南方。

无论是《秋》还是秋天,都无须感叹,因为没有一个永久的秋天,眼前并不是那一地的枯黄树叶,而是树枝上那坚强着的,嫩绿的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