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汤
五年级 记叙文 1012字 621人浏览 盘古之神7

槐花汤(九州风物)

李 胜 《 人民日报 》( 2009年4月18日 08 版)

槐花汤是故乡一种季节饭。儿时年景不好,槐花成了主食,蒸了吃、煮了吃。现在生活富裕了,槐花跑进城里,按斤卖,成了一道新鲜的汤菜。

槐花香飘十里,清香幽远。槐花树不选择水土,野生了,便能接二连三地生出许多株。因此,故乡百里长堤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槐花树。槐花是儿时家乡喂养生命之花,饥荒之年爬上槐花树,掐下串串的槐花,放进嘴里,或把槐花和槐叶放入清水里煮吃。每年3月,大大小小的槐花树都缀满累累的槐花,逆风呼吸,清香缭绕而来,令人生出无限遐想。这个季节,村里男女老幼齐上阵,高高杆头,捆个镰头,手挽了竹篮或抓个袋子,走向堤坝,爬上树,有选择地采摘着似开非开的花瓣儿,一枝枝青绿满带白花的枝被采下来,开过的槐花瓣儿纷纷扬扬如雪花四处飘浮,落人一身,袭人一脸馨香。那个年代,直到百里长堤上的槐花树,一时间,变成秃秃光头,槐花树没有了花叶。第二年初春,槐花树成熟又是一堤苍绿,枝叶繁茂,一野飘香。故乡的人们在那个灾荒年月就是靠了槐花树度过了那些苦难的岁月。过来的老人都说,槐花养人,槐花树是救命的树。

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家里断顿了,母亲掏出一把干的槐花瓣放在我的小手里,说儿啊,吃完了快去学校上课。看着母亲由于饥饿浮肿的脸,便把那把槐花接过来,偷偷放入口袋里。没心思上课,与哥哥悄悄地跑上槐花堤。那时已是槐花败落了的时节,哪怕高高枝头有一粒叶,我们都惊喜若狂地爬上去,从树上摘,加上从地上捡的干花有一书包。母亲虽然批评我们,但还是连忙拿出几把干槐花用水浸泡了,加入一把红薯面,在锅里煎了煎,放入父亲从队里领回的几块豆饼,加上一大锅水,就做成我们家尚好的一顿饭。几十年来,那顿饭,我从不曾忘记,且刻骨铭心。家乡的槐花救活了村人,槐花汤给我儿时增添了走向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

不久前,故乡旧日的同学来访。饭前,她硬要故乡槐花吃。我便骑了车,去元大都古城墙遗址下,在槐花参杂的树林里孩子般嬉戏,重温了儿时摘槐花的梦。友人亲自下厨,露一手,把绿叶择掉,放入开水中浸烫5分钟,然后入凉水中浸泡半分钟,说是除异味,脆香,再在其中打上几枚鹌鹑蛋,加上些红薯面佐料和水,煮开,再加入香醋和一点黄酒,色香味俱全,一锅清香,真是美味可口。友人说,这是故乡农村现在的普遍吃法。这顿饭酒菜颇丰,唯有槐花汤,朋友和我钟情。

三月槐花开。故乡的槐花汤成为我一生都咀嚼不完苦涩和幸福的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