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诗意!
高一 记叙文 974字 1348人浏览 李善燚

诗意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意是徐志摩的“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诗意是“恰似那满城的春雨,飘洒在我心底”。每个人,都在现实中或是梦中追寻着那个诗意的心灵港湾。我们的生活小姑是杂志社的主笔,那本杂志的第四版是她的专栏——“生活的诗”。而小姑本人对诗的热爱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组织了在当地小有名气的诗社。每逢周末,小姨便像逢了重要的节日,盛装打扮,与社员们聚在一起,谈诗论诗。

舅妈是竿子也打不着的农妇,可她在农贸市场却是响当当的人物。她的白菜是最青最嫩的,她的苹果葡萄是最水灵的,她的鸡蛋是出了名的有营养,甚至有人说,从她那买去的鸡,熬了汤能治病!其实我知道,顾客宁愿绕远路也要到舅妈这里来,冲的是她的热情诚实。

我去过小姑家,整个儿就像古典而标准的中式“藏经阁”。进门便见装裱一新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再往前走几步,李白、杜甫、王勃、李清照,挨个儿跟我打了招呼,冲我笑呢;打开卧室门,梭罗的那句“在瓦尔登湖上诗意地栖居”分外打眼。面对一屋子的书和姑父小声的数落,小姑吐吐舌头,调皮地说:“别理他,这才叫书中自有黄金屋!”小姑为了她心爱的诗,却忽略了丈夫和她才五岁的儿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也去过舅妈家,青砖房,昏暗的灯光,舅妈忙里忙外,丝毫不停歇,在她的厨房里,锅碗瓢盆恣意奏着打击乐;在她的院子里,鸡鸭鹅猪快活地唱着合唱曲。见我来了,舅妈挺不好意思:

“娃,俺家乱,你别介意,来来,随便坐。”三岁的小表弟唱着刚刚在幼儿园学的儿歌……

小姑是所谓“文学青年”,“十指不沾阳春水”,习惯了惬意舒适的午后。过着诗人的生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舅妈是别人眼中的“大老粗”,大字不识一个,惯了粗重的活计,过着普通农妇的生活。

图弄明白,这样有着天壤之别的两个人,在谈及自己生活之时,眼中快活满足甚至自豪的光彩为何会如此相似?

小姑觉得她一直诗意地生活着,舅妈是不明白什么叫诗意的,但在旁人——我看来,她也有诗意的生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们同在乐观而向上地生活,在自己的领域做到最好,获得了满足。生活本身就是一首诗,乐观而充实便是诗意。

我的“雅人”小姑和“俗人”舅妈,同在一片蓝天下诗意地栖居。

诗意离我们很近,我们活着,乐观充实地活着,掬一捧清水,便醉倒在春风里。空气中尽是幽幽的香气,那些无比珍惜的年华便从指尖绕过,无声无息。我们正诗意地活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是至善至美,但我们的心灵却可充满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