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的良师益友
初三 记叙文 1994字 114人浏览 爷_给妞笑一个8

别了,我的良师益友刘克让先生!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从一个临潼乡党那里,获得您的片段消息;接着又从一帧彩色照片上看到了一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随即,有关您的所有记忆喷涌而出。

记忆中的您,给我们上过一段数学课。记忆中的数学课和函数有缘。记得上正弦函数时,您总是提着事先画好的教学挂图,徐徐踱进教室。一张大大的白纸被您用画笔涂抹得周正美观,线条流畅,令人百看不厌。但从您的红红的眼睛里,我们似乎读懂了您的认真敬业和追求完美的精神。

记忆中的您,有一段时间好像远离了我们的视野。后来从家兄口中不时听到了您的境况。听说您后来参加了县级师资培训,后来听到了您分配到乡初级中学教英语,后来又多次听到了您所教学科的成绩在临潼名列前茅,而且您本人也多次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表彰奖励。 记忆中的您,钟爱读书,勤学上进。那一年,经过发奋努力,刻苦自学,您成功地考进省属教育学院(这是后来知道的)。四年后您与我不期而遇,彼此成了渭河北岸一所高中的同事。尽管相处只有短短两年,然而您给我的影响是多个方面的。您的治学态度,您的为人处世,您的敬业精神,您的优雅志趣等等,堪称我的良师益友。以后,由于工作调动,辗转异乡,我们渐渐失去了联系。但是,每逢回家与家人或亲朋聊天时,总是免不了打探一番,那怕只言片语与您关联的消息都能让人颇感欣慰。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的良师益友,您在哪里?

如今,一个不经意的时刻,一句极寻常的言语,竟然找回了几乎将要沉睡的记忆!我从乡党的谈话里竭力问询您的点点滴滴,急切收录您的电话号码,又在第一时间和您通话联系。通话时,您和我依旧那么热络,无拘无束,无话不谈。聊过去,谈现在,话未来。通话行将结束,彼此难舍难分。终了我答应抽空看望您,您连说欢迎。几个月过去了,期间,由于自身健康或工作诸个原因,一直未了此愿;以为您我同在一座城市,相距并不遥远,来日方长,总会抽空成行如愿的。

然而,还是那个临潼乡党,因故来到办公室,郑重告诉我:您的老师不在了!是前天的事!脑出血要了他的命!得知这一噩耗,我感到极其意外和震惊!您比我大不了多少啊!我向网络查询,页面显示:著名书法家刘克让逝世。刘克让,号天马,西安市临潼人,中文本科,于公元2013年11月3日晚9时病逝,享年60岁。我向熟知的人打听,得到了同样的事实!

记忆中的您,身体还算壮实,尽管不常锻炼。以后离开了校园,重新拾起了自己喜欢的书法爱好,走上了一条充满风险和远大前程的艺术道路。我也从网上搜索到许许多多和您关系密切的视频和消息,从中看到了您的书法艺术日臻完美威名遐迩。

惊悉噩耗,我在感慨天妒英才的同时,又深深陷入自责之中:我应该早早看望共处于同一城市的您,我应该与您晤面,畅叙过往,交流故事,分享精彩,共谋明天!

就在几天前,我还在向一位热爱书法并且有一定造诣的同学介绍过您,我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想让您给单位内部刊物题个词做个顾问&&我在埋怨着自己,我咀嚼着终生遗憾的痛苦。临潼乡党严肃地告诉我:人啊人,一旦你想到了必须要做的事,一定要快做早做,否则留下的不仅仅是遗憾!诚哉斯言!

别了,我的良师益友!

别了,刘克让先生!

(2013年11月7日11:348日1:08疾书)

附:刘克让先生其人其事

刘克让,号天马,西安市人,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曾涉足教育,任中学数学、英语、语文教师。期间被授予省、地、县,校各级优秀教师称号。八三年出席陕西省五讲四美,为人师表先进代表表彰大会,享受劳模待遇。九五年后专业从事书法艺术的研究、创作与推广。现任世界华商协会艺术发展总顾问;香港中华文化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秘书长;中国高层决策协会书画专业委员会主任;陕西省书协硬笔篆刻委员会委员;天马艺术馆馆长等职。

刘先生自幼秉承家风,博览群书,学贯中西,宏识多才,通音律,工诗词,善巧对,尤擅书法艺术且造诣甚深:六岁启蒙,苦练童子功;四十余年临池不辍,学力日长;又蒙当代名师指点,书艺大进。各体皆能而以行书、楷书见长。其书上溯汉魏,直追周秦。遍临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之典范,又广纳魏碑、汉隶、秦篆之精华,融为一炉,自成风格。作品面目多样、大气雄强、潇洒灵动、神逸超迈、气象万千,极富艺术魅力。作品多次在黄帝陵、中国美术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孔繁森纪念馆、陕西省美术馆、洛阳市图书馆等大型场馆展出。曾荣获全球华人书画大赛特等奖、轩辕杯全球华人书画艺术大赛特等奖、达芬奇国际艺术大奖赛金奖并在九成宫全国书法大赛等其他多类艺术展赛中获奖。特邀出席2008戊子清明公祭轩辕黄帝大典并敬献六米书法长卷华夏腾飞,作品由黄帝陵基金会收藏;特邀出席庚寅年重阳两岸同胞恭祭轩辕黄帝典礼并敬献六米榜书巨作龙腾,作品由黄帝陵永久收藏。黄帝陵管理局在人文初祖殿前祭祖现场专为刘先生举办了书法捐赠仪式。特邀出席全球华人精英恭祭华胥氏典礼并现场敬献书法巨作感恩始母,造福后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