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爱知性
初一 记叙文 1721字 91人浏览 wl82789092

爸爸的耳光

2017/11/23

我十二岁时,因为皮肤病,怕打针,爷爷多次劝说,爸爸在劝说无效后,打了我一耳光,医生才给我打针。这件事过去很久了,还记忆犹新,它让我深深地感受到父亲的爱。

我家乡在湖南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处于山区,海拔比较高,山清水秀,气候清凉,山水寒凉。与广东南粤相比,饮食习惯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很少吃凉茶,没有盐水菜的做法。吃的是炒菜,常吃辣椒,因此也容易上火,火气太大身体的毒素积累会生病。

家长们也缺少保健知识,不会叫小孩常饮水。在暑假里,天气酷热,我们都要劳动。多数时候是上山砍柴,插田割禾也常做。去山上砍柴皮肤容易被柴草弄破,引起发炎。时间一长,身上的痘痘发炎化脓,以致引起关节部位淋巴结发炎,疼痛引起了身体发烧。

有一次,我又患了这个病,皮肤又痛,还发烧。一天晚上爷爷带我去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医生说要想好得快,就要打青霉素,只吃药,效果不好。爷爷和医生劝了我很久,说了很多有道理的话都没用。我怕打针。他们的意见是病情严重要打针。我爷爷慈祥喜爱我这个长孙,总不会打我,医生和爷爷对我毫无办法,后来爷爷去叫我爸爸来。

爸爸也喜爱我,我懂事爱劳动,学习也努力成绩还可以。

他从来不打我。爸爸叫我打针,说了很多道理,我也懂,但我怕痛,怎样也不给医生打针。其实我只是怕痛,不敢看针头刺进屁股的样子。

爸爸是语文老师给我讲了关公刮骨疗毒的故事,叫我不要怕,我还是不行。

医生和他的家人,我爷爷和爸爸,那么多人都认为我该接受打针,只是我自己一人怕疼不敢接受注射。在道义上情理上我都是理亏,他们一定认为我是不可理喻。在百般劝解无效,在大声喝斥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我爸生气了,打了我一耳光。

那一耳光也解除了我的武装我投降了,脸一痛,泪一流,脑袋蒙了,只好任由他们摆布。

几十年过去了,我又记起了爸爸的耳光。我也说不明这是爸爸的怎样的一种爱。

爸爸的爱

2017/11/27 十四周一 苍城胡旭

爸妈给我们的都是爱,两种爱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妈妈的爱慈祥,爸爸的爱严格; 妈妈的爱感性,爸爸的爱理性等等。 有一次我又发现爸爸的爱表现得有知识性充满了启迪。 “孩子,你一有空就打游戏,时间过得太没意义了。今天我们一起合作修理洗衣机,过一过有意义的生活好吗?” 是这样的,我家有部荣事达全自动洗衣机,使用了十几

年了,前阵子不洗了。妈妈要求我们修好,潮湿的春天用来脱水,不脱水的衣服一周都不会干。

我们把洗衣机抬到厅里,有宽阔的空间修理。爸爸每进行一步,都分析给我听。

“现在拆开外壳看看,有一次我们看见你叔叔拆过。” 爸爸起开那些镙丝后,不想弄了,外边是四条铁索挂住一个洗衣桶,还有很多电线网路。

“这里也难拆难查问题。也许没问题,因为电源开关是通电的。孩子你问问度娘。”

“爸爸,度娘是谁。”

“我叫你在百度上搜一下。查洗衣机不脱水什么原因。” 我在手机上查找,爸爸又把外壳装好。我把搜索到的页面给爸爸看。爸爸边读边解释给我听。

“也许是洗衣机底部的皮带断了,动力无法传到转动轮上。”

于是我们把洗衣机侧身放倒在地面,爸爸拿电筒照里面,又用手去摇晃一些连接部位。没有多久,他很高兴地样子,面向我说:“我明白了。根据你手机上的提示,结合我刚才的触摸,我发现,这洗衣机的机械原理和碾米机类似,都是电动机转动,带动两个轮子。两个轮子松了,距离走近了,皮带一松,轮就不转了。我去买根皮带来换。”

爸爸拿着旧皮带去长沙车站的电器配件店买来一根新

的,就开始修了。真不简单。

爸爸像公路上修车师傅,躺在地上,双手伸进洗衣桶里,左手拿一个长柄大扳手撬紧皮带轮,右手用一个小号的扳手伸进去,扭镙丝,一点一点地,虽然慢,也很有效。我做助手,打开电筒,照亮机头那些零件,有时递工具有时送配件。爸爸还说:“如果洗衣机像修车店一样可以升到空中,就不用侧翻洗衣机,人就可以站立着维修。”

几十分钟后,终于修配好了。我们把它抬回洗衣机位,试验脱水。太神奇了,机器转起来了,像新买时那样有力。 我和爸爸双手牵着,面对面在地上蹦跳。“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一寸光阴一寸金,我们赚了100块维修费。”

我看着爸爸修理,也懂了一些机械原理。我好像玩了一次智力开发游戏,我也体会到了父亲的知性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