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书六恨作文
初一 散文 1272字 78人浏览 shu_bohu

吾相书有六恨,不吐不快。

一恨有空隙处,尽作插图。不知从几时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书万书皆插图,现在流行得很,我虽不悦,只好哀叹。插图本也要看是否必须,《毛氏品物图考》、《石头鉴记》、《趣味考据》之类,固然只好插图,但《宋词三百首》之类,何必插些风马牛不相关的水波粼粼、弹琴鼓瑟的图呢。车前子有一本《好吃》,在写鱼的一页里,附了一张茄子的图,并且加字:“一个个安睡的宝宝,不忍心打搅”,我不忍心去看它了。最近最让我吃惊的是王怜花的《古今兵器谱》,原来在网上歪七斜八地读着都觉得过瘾,及至到手,万般欢喜,及至翻开,惊得要从床上滚下来,不但有斜体字,彩色字,还配了大大方方的豪侠图,勉强一读,眼神被那些花里胡哨干扰不已,字里行间全无韵致,怒而不再看。插图也见过好的,清韵《私人味觉》一书,虽然也插图插文,也是别有用心干卿底事,却见配得用心,极好。

二恨古文作白话译。古文须注解,尤其象《诗经》《楚辞》这样的作品,如无注解简直无从下眼,那些字连照面都没打过,何能直呼其名。可是只限于注解字词或背景便足够了吧。让我痛恨的是,现在选编的许多古籍,《古文观止》、《唐宋八大家散文选》之类,俊逸的一篇文字之下,往往尾大不掉地跟着一堆罗罗索索的白话译文,译得又极差,全不见原文韵味,差能通读而已。虽然眼睛可以跳过,但是余光总会不小心被侵略,于是一噎,噎多了以后,也就没多少兴了。

三恨字大行稀,几成笑话。曾见过一套窄长本的系列,在晓风书屋看到的,我原来没什么印象,某人当时指着它说:这套书成了笑话。翻来一看,选录的还是好文章,可惜出版商大概眼大,所以一页只能看过三五行,一篇短文也足有几十页,捧此书择章看时,好似翻山越岭,实在辛苦不堪,很为作者叹息。另一类字大行稀的作者是不用同情的,因为本来就写得没内容,只好靠这样把书的高度撑厚。

四恨论史意气横生,全无忠厚。买过两套与江南有关的书,一本是《江南悲歌》,一本是《越史杂陈》,初翻时觉得都很好,述及许多历史上的人事。后来分别翻过一遍,觉得不可思议,评论史事,固然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作者激情溢扬,语气叙述上主观多过客观,难免觉得失了偏颇,再加上一些幼稚的“统治者必然是罪恶的”这样的观点,让人读不下去了。中华书局主编的《中华文学通览》系列,我想当然耳,应当是极严肃的一套书系,但在西夏辽金卷的篇章中出现了挥洒意气的,认为佛教是“一半人信傻了一半人信疯了”这样的论断,而且比比皆有,细看出版日期,还是九七年第一版,并非六七十年代的产物,不知何以至此。

五恨炒作之风反致良才埋没。

凡书架上标以“网络作家”二字的,我一般都不会去碰它。或者其它几种,也是如此。书商的经营炒作,正在恶俗地蔓延开来。标以美女作家,标以前卫写作,标以网络作家的,都在书商的翻云覆雨中变了味。有一些人其实是写得很好的,或者本来是写得很好的,如果以另一种干净的样子出现,偶然相遇,必然令人欣喜。只是这样的相遇需要缘分与时间。书商的金钱等不起。于是大撒把了,于是炒作了,于是完了。

六恨,人生苦短,日长夜短尚不能读书斋百卷薄书,何况万卷。

此第六恨是吾最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