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美好
初一 其它 1651字 28人浏览 智仁义礼信

09级法学本科 高剑 200911041022

远去的美好

每一个冬天都在对蓝天的期待中慢慢蹒跚而去,脚步不甚艰难。曾经的欢畅和展览的天幕停留在记忆的保险箱里,可是我们却忘记了钥匙在哪里,只能望着透明而神秘的箱子,却再也不能把他捧在手心。唉,叹了口气之后突然才发现,也许是永远。多久了,我们没有享受过雨的清冽,雪的素洁,溪的清澈和风的清爽,却只能漫步在漫天的白雾中,在充斥着噪音和刺鼻汽油味的空气中缅怀着我们内心深处的美好,触觉,和嗅觉,徒增伤感。

生命对称分布在2000年这个十几节点两侧的我,,幸运的在与时间的斗争中抢回了一点关于青山绿水的记忆,而这也成了惆怅的根源。生在00后,长在城市里的孩子们,生命的一开始就别笼罩在尾气、酸雨和固体垃圾之中,没经历过也就称不上回忆,没有回忆也就谈不上感伤。

眼下北京的冬天已然带着满身的烟臭味来临了,灰蒙蒙的烟和雾向歌迷不透风的帐篷层层的包裹着这个城市。行走在大街上,每个人的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每一步都仿佛如履薄冰,撑起了伞再配合着芭蕾舞般的步调,躲避着那依然洁白却不知道是否还清洁如初的雪花。眼睛被蒙蔽,鼻子和嘴也一样被包住,喘不过气来。不经意回到内心的从前,那是我们是不需要躲避雪花的啊。灰色的天空飘着片片的雪花,轻柔的抚摩着大地的每一寸肌肤。没有人讨厌,也没有人躲避。东北,向来就少有雪天打伞的人,可能天生生就一副爱雪的性格,把血当做一个亲密的朋友,享受雪花融化在脖子后头那种清凉的触感,没有顾忌的在雪里打闹嬉戏。然而,几年过去了,现在的雪却成为人人避之不及的毒物,我们内心顾忌的毒物。如果雪花也有自己的思绪,他会知道自己在人们心中的颜色么?她也会为自己被赋予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而化笑为涕么?

那时的春天是没有沙的。小学生的作文里面总是有这样一句话,“风是春天的呼吸”。的确,人们因春风而苏醒过来,听着它的轻柔细语醒来,由此开始了一年的忙碌。曾经的春风带着一种淡淡的泥土和青草的芳香,有的时候还会有一种潮乎乎的死耗子味,可是没有风沙。吹过篮球跳动的泥土球场,吹过诗声朗朗的的学堂,吹过只有低矮平房的村落,吹绿了山坡,吹散了炊烟,吹飘了刚刚洗过的健康的头发。可是吹了一年又一年,吹着吹着,他从中华的背脊上带来了黄沙,也披上了一袭魅惑的黄裙。它来的时候,是隐天蔽日,满目昏黄,直叫人藏在室内,惮于外出。他走的时候,是遍地狼藉,是“满城尽带黄金甲”。难道这就是我们的进步一定要带来的副产品么?

09级法学本科 高剑 200911041022

站在笔直的三环线的一端上,看向远处,看着远方的空气在汽车的上方蒸腾着,波动着,美丽但藏不住压抑,那难道就是我们想见到的美景?汽油的味道顺着气流冲进鼻子,放佛在嘲笑,你们的空气早已经被我们占领,可是你们有什么办法呢?积水潭桥下的绿色河水美丽的可以,可是偏偏图有一副青翠的外表,就像一位绝色的美女,轻罗曼纱,却着实喷了劣质的香水,再加上刺鼻的狐臭,臭气熏天,难道不煞风景么。其实他不是没有美丽过,就算我们没见过,我们也可以想到,多年之前,那个只有黑白照片的年代,它里面也曾经有过鱼吧。远离城市的青山绿水也在默默忍受着被侵犯。我们的树没有了,为了某些人为此支付的木材的费用;我们的湖没有了,为了能多出来的那几亩土地;我们的青蛙横尸遍野,因为农药不计数量的喷洒。可是我们还是愿意回到从前,至少那时的夏天是没有烟味的,我们可以捧着一只青蛙在水缸里玩耍一整天。可是现在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谴责往往已经不能产生什么实质的效果,已经无异于隔靴搔痒的时候,我宁愿做一些出自心底的咆哮。物欲横流,怕是最符合当今时代的一个词语了,利益的追求已经不能阻止环境破坏的时候,所谓的环保,还期待着自下而上的实行么?然而我们期待的目光看向法律,看向政府,看到的却是极为有限的责任,还有对于一些大亨来说不足挂齿的罚款,不痛不痒,长此以往,谁知道将来还会有几个康菲。理性的分析永远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可是此刻我宁愿选择感性的咆哮,至少这样我们不会觉得自己无知,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