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干的坚守
高中 其它 619字 1260人浏览 凤嘴组

我立在那,有千年了吧。千年来,我也见证了不少人事,他们的坚守,如今也应风干成塑了吧。风吹来歌声,少女的嗓音如天籁。,轻歌中又带哀伤。“请先下来休息吧。”马车里只踱出一名曼妙女子。她迈着细碎的步子,倚在了我的臂膀上。香气袭人,袅娜多姿,她挽袖,轻轻抚摸着我。“那个画师啊,怎不应遭天谴!”她怨怒而又略带哭腔,“如今我颠簸一路,只为逃离那令我悲苦的深宫,只望我这一路颠簸的坚守,能守住大汉与匈奴的情谊啊。”她啜泣着。“昭君公主,请上车了。”我看着马车颤悠悠地离去,看着坚守的颠颤。又一天,一位老者经过。“停。”他喊。马车停下。他拄着汉节走过,停下来,仰天长啸:“你困不死我!你也休想束缚住我!我的心只属于大汉。”他生硬地咽了口水,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欢乐。“如今苏武我就要回国,尽管我将孤独终老。”他的霜鬓吹拂,“北海苦又怎样?牧羊又怎样?我告诉你,坚守是苦出来的。”然后他剧烈地咳嗽,带着他脱了旌毛的汉节离开了。我顺着他悲凉的目光,看着坚守的苦难。还有一个人,我已模糊了他的外貌,我将许多人融到他的身上。他经过我,眼中带着希望与同情,但自他经过后,我便再难看到他回来。相去虽甚远,我仍依稀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他挥动教鞭的声音,他或是义教,或诠释着坚守的耐心。千年来,我立在这,也算是一种坚守了吧。时间轮回,风雨沧桑,我的身上也风干了许多关于伟大,关于苦难,也关于耐心的坚守。若问我是谁,请君行中原至西域,途中有棵立了千年的孤独的树。 高一:程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