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萧萧,哀凉入骨
高一 散文 657字 106人浏览 笨蛋15个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题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清初词人纳兰性德为悼念亡妻而写的词,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为他的亡妻卢氏写下了很多的诗篇。纳兰性德这个人我不太熟悉,但他这首词我却是熟读于心的。这首词语言朴实,黄叶,疏窗,残阳之景,构成了一个孤寂凄清的意境。秋风萧瑟,词人借景抒情,明知已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偏要问“谁念”,仅此一句便已伤人心髓。谁念?妻子已在九泉之下,无人念罢。

词中的凉字绝不仅指天气,更多指的是词人的心境吧,面对萧萧黄叶,又心生无限感慨,本已是伤心人,哪再堪重负?他只求有一扇疏窗,能够把心事细细说与它听,逃避眼前的痛苦以得到内心暂时的平静,无奈妻子的摸样时时在脑海里浮现着,挥之不去,拂之又来。纳兰夫妇伉俪情深,正为爱妻的早逝而伤心的纳兰面对此情此景,又怎能不悲从中来?

春日醉酒,酒酣入眠,无人打搅,“莫惊”二字正体现出了卢氏对词人的关怀。词人在这里借用了李清照、赵明诚夫妇的“赌书泼茶”,意在表明自己对妻子的深深眷恋。他毕竟是个痴情的人,已是生死两茫茫,但他还是割舍不下。他把所有哀思与无奈化为词中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昙花一现,稍纵即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张爱玲说过这样一句话,”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纳兰性德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也是一个少有的痴情之人,所以他再也承受不起这般痛苦,31岁就追随亡妻而去了。

愿他在九泉之下能够与妻子携手同行,再也不分开,哪怕是下一世的别离,也不要忘了给对方一个承诺:”我会在忘川等你,你不来,我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