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眼泪在盛开作文
初二 记叙文 7581字 31人浏览 和蔼的雨季123

八月的夏日黄昏。夕阳是渲染开来的金红。那种红,让人联想到碎片以及伤口。灰蓝色的云朵像肮脏的棉花一样大片大片地堆积在天空的伤口上,混乱而拥挤地想要止住逃逸出来的鲜血。大风呼啸,刮出的全是冰蓝色的匆忙。

天空喧嚣如此残缺如此。

我在这样的天气里认识了萧泽。

stairs水吧里,我们参加同一个朋友的生日party 。他坐在我对面。冰蓝色的t 恤,纯白的棉布长裤。是那样干净清朗的颜色,就像他的人。遮住眼角和耳朵的黑发,安静下来时忧伤的眼神,还有嘴角凛冽的线条。是清秀好看的男孩子。

他有时候会微笑,只是有时候。他不爱说话。我在他不微笑的眼睛底下看见一抹冰蓝色,那一定是他生命的底色。

夕阳流淌着鲜血。云朵被风吹散,伤口肆无忌惮地展览。

黄昏的阴影在冰蓝色的风里开成细碎的花瓣,它们穿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悄无声息地落到了萧泽的眼睛里。那些美丽的花瓣的碎片。

我和萧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不同角落。他比我小一岁,是刚刚进入高二的孩子,每天面对繁重的学业和家人,老师的善意唠叨。而我则考进了本市最好的大学念中文。 在我快要开学的时候也就是夏天结束的日子,我和我高大清瘦的男友分手了。他是我的最初我却不是他的最后。他的离开就像他的到来一样匆促。他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孩子,但是他有一颗麻木了的心。他爱过的第一个女孩已经让他的感情冻结。

我就像丢失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一样哭泣。我一直一直地哭,午后,黄昏,深夜,阴天,晴天,雨天„„我哭我纯白的爱情就那样被他挥霍了。他说对不起。他发来短信不停地解释。这并不是因为他被我的眼泪吓着了,也许只是他觉得应该完成的一个步骤罢了。 而我唯一感到骄傲的是,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他不知道我哭泣时的样子。

我并不爱他,我只是为我的初恋哭泣。我哭了整整两个月。

十一月的时候这座城市最美好的马路上开始飘落让人手足无措的冬天。每个周末我坐校车回家都喜欢看玻璃窗外的风景。马路上空有静止的铅灰色天空,云朵把它遮掩得很好,看不见伤口,看不见鲜血,没有痛痕。仍然有满天满地的枯萎的梧桐叶飘零成地老天荒的姿势。

回到家我就打开电脑开始上网。在常去的聊天室里意外地遇到很多那个八月里认识的朋友,包括萧泽。

我觉得我们又回到了那段温暖的时光。我们聚到一块儿叽叽喳喳地霸占了聊天室的大屏幕。

这样的喧闹让我快乐。

萧泽在聊天室里和我一样戴着面具。我们把忧伤的一面藏在灵魂里很深很阴暗的地方,所有的人只看见我们明媚的快乐的语言。他们以为我们的快乐是简单的,我们的快乐不会有忧伤。

不可避免地谈到爱情。萧泽说他刚和gf 分手。我说我刚和初恋bf 彻底告别。 他说,姐你现在还好吧。

我已经不再为我的纯白爱情哭泣了。于是我微笑着说,不难过了我都不想他了。 我说好呀好呀。然后他出现在我的好友栏里。

他的名字是冰蓝色的风。那个瞬间,我恍然觉得一片似曾相识的清凉。 他在聊天室里和很多人聊天,看不见一丝忧伤的。

我很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我们也是在八月认识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但是我要离开她。

因为我害怕深陷以后的告别更加疼痛。我知道现实的残酷会分开我们。

姐,我和她的城市离的那样远,你不是说距离产生距离吗。我想事实是会这样的。 我现在又感觉无聊了。我不是说和你聊天无聊。我只是心情很颓。你可以理解我的情绪对不对。

你什么时候下?陪我好不好?呵呵,不能说你是了解我,但是我们确实是有很多共同的阴暗面。

„„

我看着屏幕,我想萧泽确实是病了,他是生活在花朵暗面的孩子。快乐像温暖的阳光一样路过,瞬间留下阴影。

我安慰他,可是我发现自己打出来的是同样无能为力的灰暗。我把安妮的话告诉给他,这是一个告别的时代,我们是为了生命中美好的瞬间而活着的。

我在2001年的冬天开始读安妮。看的第一篇作品是她的散文《爱尔兰音乐》。那些华美的黯然的文字就像她热爱的爱尔兰旋律一样,是丛林中蓝紫色的寂静水洼,漂浮着粉白的细碎花瓣。

我爱上安妮的文字是在那个瞬间。那个瞬间我迷恋上那些波光潋滟的幻觉所释放出的透彻心扉的清凉。

丛林中刮过冰蓝色的风。

我承认我是活在安妮的文字里活在我自己的幻想中的女孩。我和外面的火树银花的世界保持着很多人无法穿越的距离。我的那些好朋友,他们说我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我的脸上总是有着高贵的忧伤。

他们觉得我喜欢的男孩应该有着萧泽这样的外表和气质。干净的冰蓝色可以让我远离灰尘和浑浊。一点点忧伤和颓废能够理解我灵魂中那些同样阴郁的情绪。

可是我是那样地热爱安妮,比爱任何一个男孩子都要爱她。她的文字日日夜夜在我的灵魂里歌唱。唱成樱花,唱成蔷薇,唱成鸢尾,然后开出衰靡而寂寞的爱情。

和他分手以后我和别的许多男孩子交往。网络中,现实中,我的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开始我的好朋友都说我玩的开心而让他们伤心,后来看见我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就劝我停火了。圣诞节的祝福卡片上她们写着,愿你早日收回你漂泊的心。我知道她们是善意地规劝。我看着那行字,忽然就很放肆地笑出来。笑声很直接很清脆地在寝室的小小房间里回响。笑到最后觉得只余满心苍凉。

想起一个女孩子的话,心动的到处都有,心痛的只有一个。这种游戏很刺激但是麻醉自己的结果是,对爱情彻底失去奢望。有段时间我对任何男生没有任何兴趣。虽然我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说喜欢我,我看着他们只是微笑。我不相信他们,我觉得他们会欺骗我,这于我是一场亵渎。我憎恨欺骗。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又何尝不是欺骗了他们?我对自己感到无能为力的悲哀。 女孩,她看在眼里的全是离别,握在手里的全是疼痛。

我知道我病了,而且我的病在加深。我的爱情将会变得混乱而残缺。我没有能力再完完整整地爱一个人。我的成长在那个八月的残夏完成,我将用生命里所有剩余的时间来衰老。

不过我相信萧泽和他们不同。他是我亲爱的弟弟。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之间没有产生爱情,我们的感情比最洁白的樱花瓣还要纯真。这样真好。

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关在寝室里听着钟爱的韩国hip-hop ,突然接到萧泽的电话。

我们像两个很熟悉的老朋友一样聊着彼此在校园里的冗长而沉闷的生活。

萧泽的声音明亮而新鲜,这是他明媚的一面。

他说你吃饭了没啊我下午给你打电话你关机呀是在上课吧。他说你一个人在寝室干吗呢不会是逃课了吧。他说我今天买了一盘磁带是摇滚的呢可是我记不得歌手和乐队的名字了。最后他说,我也想考中文系的,你现在的专业就是我最大的梦想。说完以后他在电话那端呵呵地笑。

我握着话筒突然就顿住了。萧泽说自己是喜爱文学的孩子所以想读中文。我从他身上看见了半年前的自己。那个时候考上这所大学的中文系就是我全部的理想和快乐。除了安妮的文字,其他所有的东西都为这个理想让了位。可是考上以后我才发现一切真如格桑说的,感觉快烂了,不知道该做什么,现实和理想相去甚远,那种茫然。

也许是不忍心听到他失望的声音,不忍心看见他失望的眼睛。

我没有对萧泽说你不要考这个专业。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在吓他,也不想让他现在就觉得自己心爱的专业竟然与我们的梦想相去甚远。他是应该抱着他小小的幸福和大大的梦想快乐生活的孩子。而所有那些需要我们经历的梦想实现的疼痛应该由他自己去体会。 我希望两年以后你会实现你的理想而我也没有失去我的梦想。

我们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东西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冻伤。

这座城市的冬天没有风暴。

天空中路过凛冽的风。黄昏的伤口被铅灰色的云朵遮蔽得严严实实。没有痛痕也许只剩下一点点无家可归的忧伤。

年轻的孩子们抱着各自干净的冰蓝色梦想穿行在嘈杂的校园里。那么温暖。

冬日寂静的午后,我和萧泽坐在stairs 水吧里。我们喝着免费续杯的综合水果茶。他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好象杯子里新鲜芬芳的果汁。

我看着他冰蓝色的宽大风衣,看着他黑色发丝下面沉静的眼睛,想如果他是我爱的男孩子多好。我们都是病了的孩子,我们一边病着一边相爱,我们的爱里划满冰蓝色的伤痕。上面覆盖着粉白的樱花瓣。那种高贵的忧伤。

萧泽一定很爱很爱冰蓝色,然而我没有告诉他我最喜欢的颜色也有冰蓝色。 透明的玻璃茶壶在液体酒精灯上沉淀着色彩斑斓的温馨。

萧泽说,姐,对不起,和她分手的那一天我曾经自私地想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原谅我的冲动,好吗。

我微笑地看着这个忧郁而干净的孩子,我说,我明白,萧泽,你只是因为失落。你需要一个证明,也需要一个女孩子给你温暖的感情,你想要的是那种感觉,而那个女孩是谁已经不重要。

他有一点惭愧地看着我,然后低下头搅动着果汁。他说,姐,其实我只比你小一岁,我不想背着弟弟的包袱。我们成为那种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以吗。

他抬起头的时候眼神变得异常凛冽,那种凛冽里好象飘满了日沉月落倔强。突然觉得我依然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我说,好吧,我们是好朋友。

萧泽笑了。他的笑容里荡漾着一片又一片的明媚,仿佛也是冰蓝色的。

我对自己说,我和你是好朋友,是可以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之间不会产生爱情。这样真好。

没有爱情,就没有那么多的伤痕。也许离别就会像路过的风,赐予我们时间的仁慈。 黄昏的街灯在马路上一字排开。我们在stairs 的灯火灿烂里告别。

我不喜欢路灯下的告别。因为我告别的是我的好朋友萧泽,因为格桑说过,有的时

候路灯下的告别会一去不回。

我告诉萧泽我家里的电话。他找不到纸于是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他把那串数字写在了上面。

我的心里就像塞上了潮湿的棉花一样阴霾。

我对他说以后不要用钱记这些了。

他毫不在乎地笑了笑,好的,回去以后我就重新抄在本子上。

他一定不会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反感这个举动。我只是忽然想起了张悦然的小说里那个叫做毁的漂亮如天使的男孩为了保护深爱的女孩送给自己的留有她联系电话的十元钞票被计程车司机误杀。他在去天堂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展开他的钱,记住号码。

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是我相信宿命。我相信冥冥之中这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控制着我们这个落寞的人间。

幸好,幸好萧泽不是我爱的男孩子。我绝对不允许我爱的人用纸币记录电话号码。我不想看见死亡,不想看见天使流血,哪怕那些汩汩奔涌着的寂寞的血液可以开出冰蓝色的漂亮花朵。

送走萧泽以后我独自走在那条最美好的马路上。深冬的寒意溅满了我的刺绣牛仔裤。 我抬头看天。没有夕阳,没有逃逸出来的血色。

天空没有伤痕,只有大风穿越人群,像暗淡的花瓣碎片一样扑过来。

那以后很久没有在网上遇到萧泽。我身边的朋友照样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心情依然是熟悉的寂寞。

很惊喜他的突然出现。我们聊了很多,但是总跑不开忧伤啦疼痛啦爱情啦现实啦之类的词汇。萧泽说,呵呵!其实看着幸福从身边擦身而过的感觉是比较痛苦。

我就打了一个“呵呵”,我说,我们都是有相同疾患的孩子。

他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你面前赤裸裸的,我的忧伤你都看得见。我喜欢在你面前的自己,对你的话我总有种特别的感觉。

我只是一笑置之。萧泽常常喜欢说一些类似的很感性的话,我已经习惯。 我很清醒地提醒自己他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是安慰。

连着几天深夜,他都准时上网。他说知道你会在,所以我就来了。

他的话总是能够轻易打动我。可是我每次都对着显示器淡淡地笑,我只打出“呵呵”。常常是这样的状态,即使我很喜欢一个人,我都决不会主动而直接地告诉他我的感情。如果有直接,那一定是我不认真的缘故。

记不得从哪个夜晚开始,萧泽时常问我在和几个人聊,听到不只他一个,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想和别人在深夜里分享你,不行,你今天必须陪我到两点之类的话。我就笑他孩子气,他反而很严肃地说,我,萧泽,今年十八岁了,成人了。不许叫我弟弟。

应该说萧泽是那种很受女生欢迎的男孩子。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生活中比网上阳光许多,情书收得不算少。这样的男生往往很会说话,哄得小女生甜甜蜜蜜的。

我每次都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我说,你很会讨女孩子欢喜哦,晚饭吃的什么?白糖加红糖加可乐?呵呵。

他对于我好象一点办法都没有,总是很无奈地控诉为我残忍。

一直不知道他的灵魂里有怎样的阴影。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有一个最爱的女孩子,而且已经分离。可是以前我问到这些他都很小心地转移话题,那天晚上也许他比较激动,忽然就发来一长串的消息,他说其实我一个人的一双臂,拥抱的只是后悔和空虚,我还能够再爱谁?我不能够再爱谁了~!~呵呵~!~很可悲吧?你说失去一个最爱的人是不是真的就如抽离空气般的痛苦?十八岁为什么还要被冠以早恋的罪名?你说为什么自己的亲人会来剥夺自

己爱人的权利?曾经以为紧紧握在手中的爱情是幸福,放手之后才发现只是遗憾。对爱 ,我们从来不懂如何取舍,总是先浪掷着青春,然后再回头往人山人海中寻找那一去不回的身影„„其实我不该被那些打倒的,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

他说的很笼统,但是我已经大致明白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你的初恋被父母和现实阻断了所以你才上网找的那个女孩子。 他说,大概是吧!其实说出来确实很好!真的,你很好很好,我为认识你而感到好高兴。

我以为我们之间就是这样了,他会一直把我当成最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彼此倾诉彼此陪伴彼此安慰。直到除夕的那个深夜,我才发现我的以为有多奢侈。

他发来视频聊天的请求,说我想给你唱首歌。我接受了,但是因为防火墙不一样没有连接成功。

他很遗憾地说,真可惜,你听不到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啦。

我说,是啊是啊。

他好象很惊讶,你没有听过我的声音几次,怎么就记得呢。

我说我对声音敏感。事实上我没有告诉他,他的声音是我所听过的男孩子里最清朗的,就像是山涧里的泉水一样清澈的温柔的,所以我印象深刻。

他有点欣慰又有点无奈,呵呵!~!~这么说我给你的印象也不错吗!~那你怎么一再拒绝我啊?

我也一个呵呵打过去,因为你需要的只是感情本身,我们不现实。

他没有再说什么。后来我们谈起音乐,他说最喜欢的歌手是阿哲,最喜欢的歌是过火。我说这么巧,他的歌我就只喜欢过火。他就笑着说,如果我为你唱这首歌,你会不会回心转意爱上我?

我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的表情和想法。其实在某个瞬间,我相信我是很想答应他的。但是我们都是对爱有疾患的人。在长久的伤害和疼痛里,我们已经分不清需要的是彼此的什么。

他把他的个人网站发给我。结果我颇费了一些周折才进去。他甚至开玩笑地说,怎么会这样啊,难道我注定得不到你吗。

是制作比较精美的主页,黑色的夜空和漫天闪烁的繁星,配了伤感的旋律。看着他用快乐的语调介绍自己,我的眼睛忽然湿润。那些熟悉的疼痛和忧伤铺天盖地地涌过来。这个脆弱而可爱的孩子。

有一段话直接暴露了他过往的阴影。他说,莹儿,对不起,请原谅我,原谅我的分手!~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知道自己对你的感觉,可是我不能,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因为它是残酷的,所以我选择离开,至少这样不会让彼此伤的更深!~真的,对不起,请原谅我! 这个莹儿,应该就是他最爱的女孩子了。

我没有问他关于她的任何情况,我说,哎,我们的梦想一样耶,咖啡店。 他笑呵呵地说,开店?原来你和我一样没出息呀。

我说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梦想嘛。你音乐屋里的歌很多我都超级喜欢哦。

他很开心地发来一句话,是吗,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看来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嘛。在一起生活一定很幸福。

我看着最后那句话就沉默了。想象网络那端他此刻的表情,是如何清澈单纯的微笑。 隔了一会,我给他说,你去看留言吧。我有句话,写给你的。

他说是不是骂我啊,呵呵,我现在就去看。

我说不是骂你的啦。

那句话是我忽然想到的——我们都是在路过,若不记得,便会失去这记忆。

萧泽看了,情绪有点失落。他说,确实比骂人的话还让我寒心。你的话总是很伤人,呵呵。

我想他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他宁愿躲起来疗伤。

我说,我觉得我们很像,萧泽,我们之间隔着一面镜子。影象和实象是那么相似但永远无法靠近。明白吗?

他说,呵呵,镜子一打破就什么也没有了,对吗。你真是残忍。

老实说我没想到自己的比喻他可以这样理解,以前我只是觉得他懂我,却不知道他已经懂到了这种程度。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他说告别时的情景。

我快下线的时候,他突然说,我要把过去彻底忘记。呵呵,连你也一起忘记。 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恐惧起来,我说,不要,我不允许真正的离别!

我打字的手开始颤抖。萧泽一直是有离开情结的人,他没有安全感。可是这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让他走。

我怕我会失去他。他是太脆弱的孩子,像一个玻璃杯似的干净又脆弱。即使很美好。 他说,对不起。

我说,你总是在别人离开之前先离开,这就是你保护自己的方式吗。

他过了一会发来消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已经在我的陌生人里了。因为我快~~~应该是马上就要爱上你了!现在的我~正在流泪!相信吗?

我几乎无法盲打,我匆匆忙忙地发过去几行字,我怕他会提前下线:那好,你走吧,我不会留恋,真是荒唐。最后说一句,你这么做我不会怪你,我理解。谢谢你送给我的这个十九岁生日礼物。曾经,某个时候,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第二天早晨在我们常去的聊天室遇到他。他好象一夜没睡。我用了“无处告别”这个名字和他说话。他对“无处告别”提起“泪一样迫在眉睫”,他说她是自己网络生涯里最最重要的人。他在就要爱上她的瞬间把她删了,他感觉她也是爱他的。她会一直在他的身边,在他的心里,他的思想里,他一直把她存在他生命中的某个角落。

我很想对他说不要说了,我已经凉泪盈心。

可是直到他离开聊天室,我的眼泪才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把曾经的聊天记录翻出来看,看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会看得双颊潮湿。那种万劫不复的伤,好象刻满了一辈子的痛楚。

我确定我是永远失去他了。这个孩子,不会再有人深夜里对我说,怎么还在?你不走我可是会不舍得走的哦!

不会有人再说,不会 啊!我的爱很平凡的啊!清澈的幸福,对你 ,很容易接受 的! 不会有人再说,长大一点也不好啊!你一直当小女孩我照顾你好了!

不会有人再说,呵呵!自己会不会寂寞?要不要我陪你?

不会有人再说,记住,以后即使落泪也选择雨天。那样,没有人会看见! „„

那个真正懂得我的人真的消失了。也许一生不会再见,也许一生不会再有他。 我在自己无止无尽的眼泪里终于明白,原来我是那样地爱着他,但是我已经无法拥有他。永远,再也,无法拥有了。

我们握在手里的最后救赎是什么?没有谁像你这样懂得我。我们不是彼此的最爱但是在某个瞬间,我们爱。你是唯一一个让我随时想要掉下眼泪的人。你是让我心疼的孩子。虽然,我也只是一个孩子。

我亲爱的傻瓜,那所有的,我们付出的一切,是否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飘逸野风,你会记得,你曾经爱过的女孩子,你叫她泪。你感觉到了吗,泪的眼泪

在冰蓝色的风里飘零。

她会记得你的声音,像流浪歌手般的清澈又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