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业
四年级 记叙文 2304字 123人浏览 桔子摄影小编

战斗在孙家庄小庙的白求恩

记录人:

张海鹏 201540917102 张玉洁 201540917104

周淑娟201540917114

班级:环艺一班

电话:15732893863

口述人:张宝德

性别:男

民族:汉

政治面貌:党员

出生年月:1960

精神状况:正常

口述地点:河北涞源孙家庄 采访时间:3次,3小时

河北涞源孙家庄的乡亲们不会忘记白求恩同志在这里的日日夜夜,他的事迹在当地广为传送,那座古庙也成了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课堂。六七十岁的老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感慨万分。

那是一九三九年十月,日本侵略军调集二万余兵力,向我晋察冀军区进行冬季“扫荡”。为了粉碎日寇的“扫荡”,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部队在涞源县境内,摆开了一个又一个战场,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十月二十七日中午,在离著名的黄土岭战役前线只有十余华里的孙家庄村,来了一位满头黄发、长胡须的大高个子,他就是援助中国的加拿大共产党员诺尔曼·白求恩。他身着八路军的粗布衣,脚穿一双三叉脸鞋,来到这个地方,是征得聂荣臻司令员的批准,亲自率领一支医疗队抢救八路军伤员的。

白求恩一到村,顾不上休息,就在这个居住着二十来户人家的小山庄选起手术室来。他从东家到西家,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可以做手术室。他和其他医疗队成员来到村西头一座古庙前察看,认为小庙周围地形好,庙前有一片平地,可以暂放从战场上抬下来的伤员,就将手术室定在小庙里。

手术台是用老乡家的一块门板和石头搭起来的。白求恩用手比划着,说着老百姓听不懂的外国话。通过翻译,村干

部召集大家从各自家里献出了木杆、门板、炕席、绳子、大锅、大瓮,很快就在小庙前搭起了帐篷,盘起了锅台,两个大瓮排放在帐篷前,用来盛放凉水和热水。他和他的助手把**和手术器械整齐地放在手术台两侧。由附近几个村庄的民兵组织的担架队,已经向前线出发了。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白求恩发现庙台前的平地一边,有位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在大哭,旁边的中年汉子一边用袄袖子抹眼泪,一边刨着坑儿。白求恩看到这个情景,跳下庙台想看个究竟,但这一男一女听不懂白求恩的话。翻译走过来,才知道是村里魏顺夫妇的小男孩发高烧死了,正哭着刨坑埋他呢。白求恩明白了,从妇女手中抱过孩子,一摸孩子的心窝,对翻译说:“让他们别挖了。”转身抱着小孩往小庙跑去。白求恩给孩子打了一针,不一会儿,孩子就哭出声来。孩子得救了,魏顺两口子很是感激,涕泪交加,忙从衣袋里掏出一张边区票子往白求恩手里塞,白求恩比划着不要。魏顺以为人家嫌少,就又掏出一张,气的白求恩把他们两口子推出了小庙。事后,魏顺感恩不尽,杀了二只鸡,熬了鸡汤给白求恩送去,可白求恩没有吃,而是亲自一勺一勺地喂给了伤员们。

第二天,从战场上抬下来的重伤员没有再给易县黄沙口医疗所抬去,而是抬到了孙家庄。白求恩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伤员们做着手术。每做完一例,他就去把伤员安排到老乡

家里,让伤员们很好地休息养伤。一天下来,共做了二十多例手术。

晚上,白求恩大夫也没有很好地休息。他趁着月光,从村西到村东,去看望伤员,一夜间,他对伤员巡视了三遍。

十月二十九日这天,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担架队又陆续从战场上抬下了受伤战士。白求恩把手术台也作为战场,一个接一个地给伤员做着手术,从早晨太阳出山,他一直工作到下午二点多。

村民何应怀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琢磨着给白求恩做点滋补身体的饭菜,就做了小米饭,还把自家的三只鸡杀掉,炖了一锅鸡汤,连同鸡肉送给白求恩,可白求恩怎么也不吃,把小米饭和鸡汤端给伤员们吃了。他说:“战士们把伤养好,身体强壮了,还要去打仗呢!”

敌人的飞机在战场上空盘旋着,投下一颗颗罪恶的炸弹。这些丝毫没有动摇白求恩给伤员做手术的信心。分区卫生部长赶来,对白求恩说:“从易县紫荆关方面来了一群鬼子,是对这个医疗所来的,分区首长要你们和伤员马上转移。”话音刚落,两个民兵从战场上抬来完县籍的(今顺平)一个重伤战士。白求恩大夫好像没有听到卫生部长说得话,立刻对这名伤员进行抢救。通讯员报告:“敌人已经过了塔崖驿。”情况十分紧急,白求恩大夫边做手术边对卫生部长说:“请先安排其他伤员和乡亲们转移吧!这个伤员需要做完手术。”

部长恳切地对白求恩说:“这儿太危险了,还是请你马上转移。”白求恩顾不上这些,他和助手仍然争分夺秒地为这个伤员做着手术。

突然,一颗炮弹在小庙一侧爆炸,瓦片飞落,尘土飞扬。通讯员又来报告:“敌人已到王安镇,离这只有五华里了。”部长对白求恩说:“白求恩同志,这里再也不能待下去了,请马上转移。”白求恩没有服从,他不顾个人安危,继续为伤员做着手术。不慎,白求恩大夫的左手中指被手术刀刺破,助手迅速给他包扎好伤口,镇定地给这最后一个伤员做完了手术,取出了弹头。这时,敌人离小庙仅二华里。白求恩安排好最后一名伤员和助手们走后,收拾好随身携带的医疗器械,才骑上那头大青骡子,告别了孙家庄的乡亲们,告别了这座战斗过三天两夜的小庙,转移到易县川角一个大山洞里。

当敌人气势汹汹地扑到村子,却看不到一个人影。看到的,只是那座残缺的古庙和满地带血的废纱布、棉球,还有盛水的大瓮和一锅烧开的消毒水。

十一月一日,白求恩大夫在黄土岭前线附近的军区甘河净医院,为一位患颈部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做手术时,被刺破的手指感染引起中毒,病情急剧恶化,在离开孙家庄小庙十四天后的十一月十二日,白求恩大夫在唐县黄石口村邸俊星家不幸以身殉职。

白求恩同志以他精湛的医术和不怕苦不怕累的忘我牺

牲精神,激烈着八路军战士英勇杀敌。黄土岭战役胜利了,这次战役,我八路军全歼日寇1500余人,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阿布规秀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