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背影,疼了谁的眼
初二 散文 2017字 128人浏览 我和彦宏二三事

当我伫立在风中,你越走越远,我的每一次心跳,你已然听不见。黄昏,蘸着浅浅的夜色,一种难以名状的疼缓缓蔓延,静静流浪,直到看到你的影模糊了,模糊了。 题记 原以为,一生的行囊有你的折页,用你隽秀墨香写箴言,就能伴我踏步远行。疾首而望,你却永远只在梦中。倾耳聆听季节深处,花朵在阳光的沐浴下幸福歌唱,我却寂寞如烟。凡尘之上,自以为能把握定了型的骇浪,却徒生几许惆怅。站在时光路口,相思难聚首,落叶离了枝头,无语泪先流。聚散不能留,无奈不能陪你到最后。挥一挥手,在天涯的尽头,爱还能几世不朽? 你说:今生唯愿把相思守,只是这份爱已经等待太久。贪恋也好,因看事事无常,众生有情,我尚未为你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良辰美景未赏透,怎能就此放手。明知道结局无果,还是义无反顾,一路受伤一路坚强,然后遍体鳞伤的学着遗忘。有些事,也许一辈子在心底挥之不去,不是不想忘,而是无能为力。凄凉落成花冢,离别化作清泪,一切风景后退,咽泪装醉,还是释放不了疼痛。临别红烛,举杯相思,孤心独煎熬。 从来,我都是一个信缘分的女子,把一些浅浅淡淡的缘分记在心,是一份美丽的缘!只想仔细收藏!几经辗转,遥望岁月,有些已经忘却,终是抵不过流年的掩埋!而,有些缘分,我知道,会用心铭记,伴随一生,直至终老!因为,在红尘最深处的遇见,谁又忍心遗忘?红尘太喧嚣,谁能为你独守此情不渝的情丝?谁能为你襈写沧海桑田不变的情怀?大抵只有皎洁的月光,方能映亮你纯洁的心房。 情感的城池,被眼底过往的烽烟一再烧灼。梦里来去注视你的同时,多多少少像是揽镜自照,穿过了一个映在远方的镜像,每每被你的声音或笑靥身影唤起,沉溺于那场烟花旧梦,睁眼为伤,闭眼为觞。人来人往中,我们只是彼此记忆中的一道背影,离开之后便不再记起。人或许一生会哭无数次,然而只有一个人,让你笑得最美丽,让你哭得最彻底。秋,瑟瑟而来,倔强的掠过了叶子的脸,枫红了眼,落魄了影子,还是执拗的不愿放弃季节的唯美。我想,伤口应该开始裂缝了。 曾经,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于是奢望执子之手,幸福终老。如今,终于明白,天长地久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也许最终的幸福与心里那人无关,也许将来某一天,我们会牵住谁的手,一生细水长流地把风景看透。艳丽的海棠终谢了,无垢的青莲也惹了尘埃,依恋着花底离愁的温柔,牵绊着一寸相思一寸灰的情锁,一米阳光,从灰色云端遗落,落在被你丢弃的天涯。你绝决离去的背影,灼伤了眼,好疼好疼。 刹那,你的底影如弓,自以为拉得很长,很长,很满,很满,可自己依然抓不住,从眼前消失了,于生命里退场,影子会变得越来越模糊,甚至,没有了或许,从前的日子只是情不自禁的做了你的影子,当时乱花迷人眼目,海市蜃楼一样美丽,本欲起身逃离红尘,怎奈影子还是落入了人间。远山淡水己残阳中褪去,独留一个影儿孤魅,只是,曾一路牵手走过的石板坡,斑驳里还是留有你深深的烙印。终于,我与烽烟俱净,与你再无瓜葛。 看,天边那一颗遥远的孤星,正以微弱却傲冷的清辉突破夜的重围,那或许是我的化身。当黑暗与恐惧潮水般褪去,诺大的天地,只剩下一个清瘦且孤独的背影,踟蹰着前行。路,永远向前,而脚步,不会停歇。最初的纯真,也会为历经了风霜后的过往春秋,留下的是模糊的轮廓,于失落中丢掉稚嫩的青涩,任苍桑抚慰疼痛的呐喊,岁月的远行也会逐步疏离。 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陌生城市的秋天,夏天的一点点眷恋还残留着,那看似满不在乎的转身,是风干泪眼后潇涩的影子。心,好似被掏空,以为能够感动自己的场景,却永远感动不了别人,原来苍桑早已在岁月里埋葬。只道是:人到情多情转簿,西风多少恨?西风独自凉,于别人眼里那不过是寻常。 夜空变得好寂廖,被云遮住的星星,怎么看也看不清,就像这座城市里的人群,面具里藏的是什么表情,看不清。天凉了,秋还是风尘扑扑的如约而至,连悲伤也在季节中凝固。行走于喧嚣纷扰,空寂,恍然间,心事了一地,和尘埃沦落在这季。风起了,连笑容都留不住,徘徊于往事残骸,情殇,轮回间;时光逝去,幸福逝去,用回忆叙写诗句。 为什么天底下凡人,总以爱的名义互相折磨,或许有的伤,痛久了也习惯了。据说,你太爱那个人,那个人

就不会爱你。摘下面具好不好?这样太累,或许某段日子,无论从哪个角度读你都是完美的,只是日子里全是斑斓的光影。人生一世,白云悠悠,漂走多少沧桑与眼泪,心动的声音也会渐行渐远。不要太依赖别人,因为即使是你的影子也会在黑暗里离开你。 当有天走出了迷茫,会拂去心尘,静看岁月流痕,光阴似水,岁月如烟,逐渐离我们远去的那些影儿,只是一缕三月清风,吹皱了一池春水。生命的美好,是两颗孤独的心彼此温暖,看流岚,看苍穹,看日出,看生活的伤疤,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夕阳下再回首,磕磕绊绊的步履,过往的人或影,便构成你年轮中极其珍贵的一瞥,似乎也不那么疼了,不会再抱怨有遗憾,不会再感叹生命的尽头总是轻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