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活剪影
初三 其它 8351字 301人浏览 iDigiCloud

1 要重视微写作

高三(4)班《高三生活剪影》序言

胡金城

2013年12月5日,我们学校高三年级组织了一次月考。语文试卷上首次出现的微写作题目是为应对高考新变化而设置的。题目是这样的:

以《高三生活剪影》为题,写一段不少于150字的文字,要求以描写为主,至少运用两种以上的描写方法。(10分)

高三全体学生的这个题目,都是本人评阅的。学生写作的结果可以说是惨不忍睹,95%的试卷都在4分以下。并不是本人手狠,存心给同学们压分,实在是无法给分,给出的三两分,大多属于情感分——在紧张的高三考场上,辛辛苦苦写了一大片,卷面工整,语句通顺,无论如何也要给一点分数吧。

本次微写作,高分(8—10分)的标准是:内容上是高三生活片段,有具体完整的情境,有意蕴;语言表达上多种描写手段恰当灵活运用,语言流畅、生动、有文采。中、低档作文的标准在内容与表达上依次降低。

存在的问题,首先是绝大多数学生居然不知道什么是描写,更不会运用描写的表达方式。都是在空泛地叙述,满篇都是,甚至滔滔不绝地展开议论,动辄就是“我认为„„”评阅这样的文段,真是痛苦。

高三的学习生活确实比较辛苦,但是在这个题目要求下,苦、忙、累,不是直接说出来的,需要通过语言、动作、心理、肖像、场面、细节等多种描写手段,再现(创造)一个具体的情境,通过这个情境将“苦”、“忙”、“累”具体表现出来。可是高三的同学们都不明白这一点,也就无法写出这样的段子。估计高一、高二的同学也是这样。

在内容方面存在的问题,一是写作内容的选择不当。题目是《高三生活剪影》,就是要求集中写好一两个高三生活的小片段。而我们同学往往要从高一军训开始写起,叙述完高一,就叙述高二,高三生活还没来得及说呢,已经三百多字了,高三生活没地方写了。考场时间那样金贵,要求不少于150字,大家写200字就足够了。动笔之前,你真的没想一想自己要写什么内容吗?

2 二是内容的品味低、境界低,一味地喊苦叫累,一副苦大仇深水深火热的悲惨相。有的甚至不惜糟践自己,将自己写成不单单学习成绩糟糕透顶,暗恋着某个小女生不能自拔而寻死觅活,还粗俗粗野、蛮不讲理、薄情寡义、猪狗不如。这当然不好。高考是选拔考试,要将有理想、有才华、有朝气的有为青年选拔出来,送入大学进一步培养,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培养敢担当、能担当的栋梁。你的文章将自己作践成这个样子,高考选拔,谁还敢要你呢?

在这里,并不是说为了高考拿到好分数,我们大家的作文都说假话,将自己写成白富美高富帅。不是这样的。大家要清楚,作文与做人、作文与生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生活中的你,有理想、有才华、心胸开阔、眼界高远、乐观豁达、与人为善,在作文中就会得到自然的反映。同学们需要在生活中自觉砥砺品格,需要努力提升能力,努力追求真善美。需要关注自己平凡甚至平淡的生活,需要主动梳理、思考自己的生活,形成自己独特的生活感悟。高考作文就是需要同学们书写自己熟悉的生活,传递自己对生活的感悟,表达对生活的见解、见识。从这个角度讲,作文,就是做人——这是对高考作文最有效的准备。

同学们平时的周记、随笔,写不长,寥寥三五行字就敷衍了事,而到了考场上,该写短章,又写不短,啰啰嗦嗦絮絮叨叨,不知所云。书写凌乱、错字连篇、病句成串。——这是思维懒惰使然,是平时的写作训练不能认真对待的必然结果。长文不好写,短文更难。比如我们大家都十分熟悉的《江雪》(柳宗元)、《辛夷坞》(王维)才短短的二十个字,表达的意蕴是那样的丰沛,一定是作者长期感悟生活、思考人生、锤炼语言的结果。

千八百字的长篇,要丰腴缜密;一两百字的短章,要清晰别致。这是我们全体高中同学需要经由大量的写作实践才能够达成的。大家千万要重视。随着新一轮高考改革的日渐临近,从2014年开始,语文高考将逐渐加大变革的步伐,写作的分量会越来越重,写作题目的内容、方式与数量都会逐步增加。希望全体同学能够在平时的写作训练中尽快行动起来。

3 本次辑录的高三(4)全体同学的《高三生活剪影》,是这次考试后的复写,因为这次考场上写出来的东西实在是面目可憎。这个班的同学都非常认真,有的同学为提交一篇满意的小作品,先后写了四五次。已经被老师认可的段子,在班上不断传阅,大家都在学习借鉴别人的写法,梳理、思考自己的高三生活。通过这样一次训练,全班同学明白了什么是描写,能够描摹、再现(创造)一个相对完整的情境,能够自觉地将小段子写得有点滋味,有点意思。这是巨大的进步。文章的进步,就是人生境界的飞跃。

《高三生活剪影》辑录

高三(4)班

“唰,唰,唰”,数学老师在黑板上画出一条条我看不懂的三角函数曲线。之后,他潇洒地转身,问:“这道题谁会?”枯燥的高三生活真是让人窒息。我灵机一动,捅了捅正在熟睡的同桌;“喂,老师让你擦黑板去呢!”同桌睁开朦胧的睡眼,我又说;“赶紧的,老师让你去擦黑板。”同桌不假思索,“蹭”地站起来,径直朝讲台走去。数学老师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同桌拿起板擦三下五除二唰唰唰几下子就将老师刚刚写好的题目擦得一干二净,同学们都惊呆了。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蓦地,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暴风雨就要来了„„

——王欣怡

“铛、铛、铛” 数学老师舞着粉笔敲的黑板叮铛乱响。“拿笔记、拿笔记”。就这大嗓门儿,弄得耳边呜呜过火车一样,足以使你精神倍增。这时,一小飞虫从窗户缝溜了进来,嗡嗡地在教室里舞蹈。我们的目光也情不自禁地追着小虫儿转。只见老师瞪圆了眼睛,抬起胳膊,“嗖”的一声,暗器正中小虫儿。在我们目瞪口呆之际,老师拍了拍手上的粉笔末,说:“小蝥贼!你也想听高三数学!”

----张晨静

4

“铃——下课。”生物老师还不舍得将粉笔放下。“噢耶,终于到大课间了,开心死了!”对于每天被排满“数理化”的我们,大课间就是一颗“速效救心丸”!瞧,耐不住寂寞的男生一下从座位上蹿起来,一把抄起篮球冲出了教室。疲惫的女生也从书包里翻出毽子。还有的三三两两扎在一堆儿,讨论起了各式各样的话题。顿时,教室就像是喷洒了兴奋剂,立刻沸腾了起来。“铃——”上课铃再次响起。教室恢复了平静,同学们淹没在题海之中。——杨晓仟

“老子不服!”“嘿!小子,你以为我服?有种周五见!”从食堂回来刚好听到这些话,我不禁皱了皱眉,这是要打架啊。“别打,别打,同学之间,屁大点事就动手啊?再说,咱都高三了,有啥事也不至于不是?” 同学诧异地对我说:“班长你学习累傻了吧?星期五考数学,那小子对上次跟我考一样的分数,还耿耿于怀,跟我叫嚣„„”我不禁脸一红:“呃„„是„„是吗?”三个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张津源

“妈,我头疼,累!”我故作烦躁地朝着电话嚷嚷。

“唉!丫头,咱家还有核桃,多吃点补脑,妈回家给你剥去。”

“您就指着咱家那二两核桃让我考大学呢吧?还有好多想吃的呢!” “知道你上高三,功劳大,说吧。”

“想吃红烧肉、糖醋排骨。”

“行,回家给你做。”

“还有呢,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闺女,说相声呢! ”妈妈在电话那头被气得笑出了声。

“嘿嘿,想您哩!放心吧!学习挺好的。”晚上和妈妈三两句贫嘴之后,放下电话,感觉轻松多了。——刘胜鑫

灰蒙蒙的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儿。这样的清晨,我早早来到校园。窗外寒风呜呜地刮着,班上只有我一个人。慢慢地转动一下脑袋,环顾着班

5 上一个个座位。坐在那里的是我的好兄弟,那里曾坐我的同桌······脑袋枕在胳膊上静静地想着。在这里有朋友陪伴,有欢笑,有忧愁。有些人,有些事,将被我永远铭记。“嘿,真早啊你!”“嘿!一向如此!”同学的话语还是一样,从不看着我说。但也正是他们一直陪我奋斗着。在这最后的一年里,我们将彼此珍惜。

——李泽鹏

“熄灯——”伴着宿管老师响亮的督促,宿舍的灯闻声而灭。我们几个纷纷爬上床,一盏盏刺眼的台式手电把床头巴掌大的地方照得雪亮。我趴在床上,在各科题海中艰难漫游,漫漫长夜似乎已经凝固。我一边啃着物理课本,一边就着浓硫酸饮料,努力地补充维生素ABCDE, 却总是面黄肌瘦,像非洲难民。满脑子的数学公式就像一团乱麻,总也理不出头绪。我绞尽脑汁,刚跨过一道栏,又马上迎来了一座火焰山,刚借来了芭蕉扇,可曾想,“啪”地一声,手电没电了,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啊——我的高三! ——纪楠

“妈„„”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转向母亲。微弱的灯光柔和地洒在母亲单薄的身上。母亲的头倚在床头,那早已不是乌黑的头发,顺着母亲的脸颊散落下来,一本杂志慵懒地躺在她的腿面上。

我起身走到她面前,轻轻地拍拍肩膀,对母亲说:“妈,您不必每天陪我的。”母亲努力睁开困倦的双眼说:“没事,没事的,我陪你。”柔和的灯光照在母亲的脸颊上,我心头一暖。在这繁忙的学习中,有母亲陪,真好。 ——曹慧婷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有练习册,做不完的功课„„”伴着欢快的音乐,我悠闲地扭动着不大协调的身体,唱High 了!我在屋里唱,老妈屋外唱:“都几点了,还不睡觉,哪儿像个高三的孩子,明天迟到看你怎么办„„”转眼之间,老妈已经站在我身后开始唠叨了。老妈的“唠叨”可不是一般的牛气。为了避免“战争”,我迅速钻进被窝,大声背起了课文,

6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我偷偷瞄着老妈的脸,心里想着,不让唱歌,我背课文还不行么! ——陈科

转眼间,我也到高三了。开学那天,我满脸笑容,就像高三毕业迈进我梦想的大学一样。我激动地一把把门推开,冲着教室大声喊:“兄弟们,我们高三了!”可是班里鸦雀无声。我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讲桌。班主任两眼瞪的溜圆,板着个阴沉的脸,低声呵斥道:“快点给我进来!”我抱头鼠窜,钻到了自己座位,头都不敢抬。

晚上,我冲着妈妈大声嚷嚷:“高三了,该补补了,我要吃肉。”妈妈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吃肉可以,那个高分来!”我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一边看书一边说:“妈,把肉给我准备好,我拿个高分给您看!” ——范新宇

“叮铃铃——”上课铃声刚响,数学老师的大嗓门就开始讲上了,“一题B ,二题C ,三题„„”一个同学抢着话头追问:“老师,这道题怎么做出来的?”数学老师瞪圆双眼:“嘿!你可真不错!一个公式的事,下课少玩会儿游戏,多背背。” “老师,14题怎么做?”老师笑着看了我一眼:“这破题,用不了30秒。”“啊?我半天都没做出来。” “老师,我有秒表,替您计时?” 一个同学起哄说。看着好几个同学一脸狐疑的样子,老师拈起一截粉笔,迅速地写了起来,黑板被粉笔敲打得叮当响。随着豆粒大的粉笔头划着美丽的弧线跳进黑板槽,好几个学生惊呼:“天哪,18秒。” 老师一脸得意,双眼一眯,头微微一仰,说:“高三数学,要的就是敏捷!” ——王岩

“铃铃铃„„”闹钟在5:30准时喊醒熟睡的我,我迅速地关闭了它。“喂,起床了!”“快,快,走了!”“嘻嘻!你先走吧!我再眯5分钟”我朝她做了个鬼脸,用被子将头蒙上,那床像电场一样,深深地吸引着我。当我再次醒来,“6:30了,天呀!糟了糟了,完了完了,我要迟到了”我翻身下床,飞速整理好衣服,箭一般地飞到教室门口。班主任冷冷地看着

7 我。我羞愧地低下头,弯着腰灰溜溜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唉,又迟到了„„ ——邢丽智

“心情自在,热血澎湃,别问由来,星可以摘„„”迈进家门,书包“嗖”地一声被扔进了屋里。“闺女,今天这么美,还唱起歌儿来?”老妈诧异地看着我。“这不,七天回趟家,想您了嘛!”老妈搂着我的肩膀瞪圆了眼打量我,紧接着指着我的黑眼圈,说:“一星期不见,闺女都变‘大熊

猫’了,我得好好给你补补。”“我要是真变大熊猫,哪还用去参加高考啊?” ——周东赛

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完蛋了,我死定了!空旷的考场只剩我自己一人,无数张卷子凌乱地堆放在课桌上,怎么也收拾不出个头绪。所有卷子上的字像蜘蛛网一样,模模糊糊,我尽量睁大眼睛去读题,题目中又是之乎者也,又是康贝尔鸭什么鸭的,还有原子分子,搞得我头都大了。监考老师还在旁边复读机般说着快写,快写,无意间又发现时间不够用了,一股热气直冲额头,鼻尖渗出豆大汗珠,脸红得像关公,笔尖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写字的手感觉特别沉,难以动弹,灌了铅一般。突然又想去厕所,几乎无法再坚持片刻„„天啊,神啊,救我!

“铃——”刺耳的铃声把我惊醒,翻身做起来,下意识地摩挲着胸口,自言自语:“没事„„没事„„只是个梦。”这就是我的高三生活。

——张媛

噜噜噜„„正在熟睡的我还打着小呼噜,突然一阵剧痛从我的耳朵传来。“诶哟,谁呀。”疼得我窜了起来,愣愣地揉了揉眼,这不是我们文武双全的生物老师吗。原来早已经上课了,我居然没听见动静,这回完了。我努力歪着头,缓解耳朵热辣辣的疼,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求饶。可是拉住我耳朵的手并没有松开,突然一上一下地扯,“你小兔崽子,居然敢在我课上偷懒!” ——陈雨溪

8 “妈,我回来了。”我进门就钻进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妈妈随后追了进来,“都上高三了,怎么还老玩电脑!”“喏。”我把考试成绩单掏出来,捏在手中,在妈妈面前晃来晃去。妈妈接过成绩单,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犒劳犒劳你,晚上想吃什么?妈给你做”。“这个嘛——”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菜单都准备好了,您自己看吧,”纸条上密密麻麻写着一堆小字“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锦卤子鹅卤虾烩虾炝虾仁儿„„”这是课间跟同学练的灌口儿。“不用全做,随便来个三五道就行。”妈妈脸上露出苦笑, “儿子,这个„„”,我一脸坏笑。“妈,在学校吃不到饺子。”“好嘞,马上就熟。”妈妈离开了房间,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享受着这幸福。 ——张军

望着空无一人的教室,看着书都收走的课桌,光秃秃的泛着光,静静地我一个人站在那里。那年的教室,大家坐在一起,课上托着脑袋看着老师潇洒的在黑板上写过一道又一道的数学题,大脑的思绪随着老师手中的粉笔快速的转动着,因为谁也不想在高考的路上败下阵来。课间,大家放下手中忙碌的笔,小憩一下,缓解一下疲惫的身体,或是互相挑逗一下,咯咯咯地笑声不断传来。此时,我的周围安静得要死,寂寞的味道压得我喘不过气,我拼命爬向温暖的阳光想驱逐我身体的寒冷,一条沉重的锁链牢牢地把我拉回寂寞中,阳光瞬间消失。我猛地坐了起来,摸着头上的汗,原来是个梦。 ——杨柳

转眼已是高三,再也没有了高一时的激情,高二时的快乐,剩下的只是永远做不完的令人头大眼花的题目。课间时,再也听不到以往的谈笑风生,就连平常“不学无术”的毛头小子都开启了学霸模式;操场上、篮球场上再也看不到男子汉们甘洒热血的滑稽身影。晚自习后,夜深人静,教室里面依旧灯火辉煌。回到寝室,甩开书包,将自己扔到床上,抛开一切“杂念”,睡上一觉,那便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但是,熄灯铃响了

9 很久,寝室里依然灯火通明,每个人的床头都闪动着点点的烛光,烛光映衬着一张张平静而疲惫的面孔。这就是我们的高三生活。 ——岳毅伟

“语文成绩有过三位数的么? ”对面一片沉寂, 胡老师诧异地看着我们, 随手抄起成绩单扫了几眼补充道:“选择题有全对的么? ”我低着头窃窃私语道:“有对两个的。”“哈哈,你真够贱的。”边上的同学目光瞄到了我身上,胡老师这时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成绩上,“欣赏”着我的71分,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小熊,你想不想跳楼啊?”老师的玩笑让大家哄笑起来,我几乎不敢抬头,脸热得涨红,勉强地地露出一丝笑意,浑身不自在,这一刻,真的好尴尬。

——熊伟杰

高三的生活就像电影中的快放镜头,一切都是快快快。刚上课,数学老师习惯性地数出九根粉笔,噌噌噌地在黑板中写出一道题。“快快快,十秒钟解出来,解不出来就回初中进修。”我们丝毫不敢怠慢。还没来得及缓口气,我们又被化学老师扔进硫酸溶液中,像正弦曲线一样上下波动。终于明白了自己遭受的是浮力与重力,刚爬上岸,又跌进了孟德尔基因的迷阵。一阵微风拂过,空气中飘荡的全是之乎者也。不由感叹“人生如此多娇,命运如此多舛。——李宇

下课了,我还在纸上写写画画,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同学,欲言又止,没忍心打扰他们,心里抱怨着“怎么就是算不出来呀”,真烦!这道题我绞尽脑汁,仍没有头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气之下,我将草稿纸团成一团,抬手就扔了出去,可正打中推门进来的陈老师。老师吓了一跳,她捡起纸团,小心地展开,仔细一看,笑了。乱纸团砸到老师,我特别不好意思。没想到老师却走过来,拿着那张草稿纸耐心地给我讲解起来。终于,

10 我的思路清晰了。老师笑着说:“别瞎着急,你有能力,有时间,要稳住。”我开心地笑了。 ——吕晓慧

“打起精神,不能浪费时间,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呀!”于是强拉开仿佛涂了强力胶又带着异种电荷的双眼皮。“哎呀,别这么折磨自己了,休息一会吧!”马上,上眼皮增重了100斤,下沉。“坚持„„坚持„„”“休息吧!”两种声音轮番出现,我的眼皮实在抬不起来了,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轻飘飘的,练习册上的字也开始慢慢晃动,慢慢地飘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就坐在书桌前睡了过去。 ——陈艳娇

呀!六点一刻了!我蹭地一下跳下床,慌忙洗了把脸,抓起书包就从家里跑了出来。妈妈还在扯着嗓子喊:“吃完早饭再走啊!”一路狂奔到学校,正好撞上巡查的班主任,心想:我的天啊!这下完了。班主任皱紧了眉头,压低声音说:“高三第一天就迟到,快进去。”我只顾喘着粗气,几乎不敢抬头,赶紧溜回了自己座位。 ——侯然

“又考试,又考试,上次的卷子还没订正完呢!”“别抱怨了,有那抱怨的时间多看看笔记吧!”“下节课不考试了。”随着老师的一句话,我们顿时欢呼雀跃。“别高兴太早了,下节课不考试了,改到下午第二节,占用体育课的时间。”“哦,天啊!”

理综卷子下来了。“才260?这让我怎么活啊!”“别矫情了,我才210。”“得了,这次老班又该找我们谈话了。”对了,下节课就是老班课了。我还是出去躲躲吧!“等会我,我们一起。”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三个过来,跟我交代一下这次对理综的看法。” ——李凯强

清晨, 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唤醒了我高三生活的一天, 一边吃一边看着英语单词, 嘴里还不时嘟囔一下。妈妈走过来说:“傻孩子一边吃一边背, 小心噎着。”“啧啧, 老妈,您不懂了吧?这叫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进行革命工作, 老师说了,要像挤海绵一样挤出我们的时间„„”我正兴致

11 勃勃地跟老妈摆划, 出溜一下, 一颗馄饨从我嘴里掉了出来。哈哈哈! 看来挤海绵也要分情况呀! 屋子里充满我和妈妈爽朗的笑声。 ——王靖薇

昨天,我兴致勃勃地冲进教室,却不料,迎接我的是个不及格的数学测验分数。眼泪就一直在眼眶打转,我强行将眼泪忍回去,暗暗告诉自己:高三,要经得起挫折,要努力,更要坚强。我在心中反复念叨那两句歌词: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至少我们还有梦。是的,我一定要勇敢坚强地去追求自己的梦,风雨前,我要更坚强。 ——田屹然

“赶紧的,赶紧的,饿死快了!”刚打开家门我就高声喊。

妈妈端着菜说:“一到家就喊饿,早上吃那么多,都白吃了?”

“现在是高三,大脑天天要像小马达那样不停地转,老费电了,不及时充电还怎么好好学啊!我跟您说,就冲您天天做的好饭,这小马达转的是贼快,都停不下来,考大学,玩一样。”我挑了挑眉。

“行行行,快点吃,吃完了赶快睡觉,省得下午犯困。”

“哎,得嘞!”话音刚落,我就开始疯狂扫荡。

——康泽堃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整理好书本,站起身,看了看空荡荡的教室,我关上灯,锁上门,离开教室。沉重的关门声在空荡荡的楼道中回荡着。走出教学楼,微风拂面,可我的心却格外低沉,高三的生活可真不好过。我刚打开手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是母亲。我连忙按下接听键,“您打的可真准,我刚开手机。”“没有,我只不过很早就开始打了,你一直关机。儿子,你那边怎么样,还好吗?”听到母亲的声音,我低落的情绪缓解了许多,原来高三生活并不枯燥,还有母亲时不时的问候和关怀。我把原本想对母亲倾诉的烦恼统统咽到肚里,“妈,我这里一切安好······” ——康泽堃

哎,晚上回家干什么呢„„我正不找边际地胡思乱想,一支粉笔“啪”

12 的一声降落在了我的头上。生物老师眼瞪得如铜铃一样,高声说:“xxx ,在走思,刚才那道题的答案是什么?”完了,刚才说的是什么呀。哎,瞎蒙一个吧。我硬着头皮说道:“选A 。”“选A ?你好好看看题。”生物老师的声音明显高了一调儿。这时,我的同桌脸憋得通红,悄悄告诉我是21题。我匆忙找到了21题。天啊,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居然是填空题。 ——王秉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