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天堂里的爱
初一 散文 1515字 295人浏览 十元人名币1

思念是一曲悲哀的歌/回忆的音符伴着期待的节奏/在黄昏的夜里哭泣/在夜伴的风里倾诉/在星光流散的空中徜徉/在静夜的怀里飘动。

———题记

夜里高烧不退,恍惚中梦见母亲深一脚浅一脚踏在泥水里,伏在母亲的背上如身处颠簸的船上。昏昏沉沉地听见母亲短促的呼吸和沉重的脚步声,鬓角的白发在我眼前上下晃动,“妈……”我突然大喊一声,在冷汗淋漓中醒来,内心袭来阵阵寒意。窗外的风在低低的呜咽,月光凄清迷离的剪影铺满了桌面,我再也无法入睡,突然间对母亲的思念浸满心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一年正是家乡芦苇花飘荡的季节,母亲患上了关节炎,疼的胳膊都抬不起来,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母亲没有工作,全家就靠父亲一人在外地赚钱支撑着,就是连两元钱的橡胶手套都舍不得买,洗衣做饭母亲还是经常动冷水,后来母亲的手指关节逐渐发紫发黑,在家人的催促下母亲这才答应去医院。当时我跟着母亲走了三里路来到了县里的医院,老中医把完脉后看着母亲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他当时的表情我至今依旧清晰地记得,只是当时天真的我无法从中明白母亲的病情到底有多重,三副中药花了四十多元,母亲在回来的路上很是感叹,我仰着头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脸,默默的在回家的路上。从这以后,每天放学我几乎都是跑回家,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问母亲:“妈,今天喝药了吗?妈,今天好点没?”母亲坐在灶台旁的木凳上笑着说:“妈妈好多了,今天胳膊都没怎么疼过,赶快吃饭吧。”可是受天气的影响母亲的关节炎也是时好时坏,夏天时疼痛稍微缓解,但为了防止着凉母亲还是穿着厚厚的衣裤,可一到冬天,母亲晚上就得早早待在床上,病情也是愈发严重,脚开始浮肿,有时连棉鞋都穿不进去,但是母亲依然咬牙坚持每天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关节炎的折磨是母亲的视力也开始急剧下降,因为在我两岁那年,母亲就因先天性白内障做了一次手术,后来姑姑告诉我当时的效果很不好,而这次母亲选择了保守治疗,因为她害怕花钱,只是靠普通的眼药水来治疗,母亲也只是偶尔说起自己的眼睛看东西时,就好像是一片白雾,一团棉花在眼前眼前浮来浮去。在我十岁那年,即使我站在母亲眼前,她都无法看清我的脸,也就在那一年,放学回家我再也吃不到她为我做的面茶,因为关节炎,母亲的手再也抬不起来,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四处借钱,可是母亲的病情却没有好。姑姑白天给母亲熬药、翻身,晚上我就趴在床边给母亲讲白天学校里发生的事,而她也在这时轻声的说;“要好好读书,给姑姑都帮忙干活”,母亲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却总是微笑地看着我,我知道母亲的笑容里含着心酸与苦涩。在那个晴朗的早晨,母亲永远闭上了双眼,我的双手紧贴着母亲冰凉的脸,感到丝丝热气从她鼻孔流出,只是默默的流泪,因为我知道母亲去了一个永远没有病痛的地方,那一年我12岁。

在我的童年,母亲一直在病痛中苦苦挣扎,她虽然没有给予我同龄孩子所拥有的物质上的东西,但是我感恩母亲,因为她艰难的命运、坚韧的意志、毫不张扬的爱是我这一生都无法穷尽的精神财富。我常常在想,在无数个黑暗的夜晚,在病痛折磨的时候,母亲一定有那么清醒的一刻,在孤独、痛苦、无助、折磨徘徊的边缘,因为曾经有一双期盼的眼睛,有一只紧握的双手,给了她力量与温暖,她读懂了孩子的心,她一直在支撑着,虽然这给孩子的只是一个暂时的安慰,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悲剧,但是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放弃,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生活中任何坎坷与羁绊都无法将一个人打败,而这一切就是我母亲给予我的一生的教诲。

如今,时光头顶那道淡淡的痕已被岁月的风轻轻吹走,那些沉淀的记忆都已经深埋于心底,我在思念中追逐着、守望着我的理想我的未来,只是对着天空多想在大喊一声:妈妈,请再爱我一次。天堂里的母亲听的见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