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遥远的你
高二 散文 1100字 202人浏览 sydx985

这次回去,住在一个小镇上,目的是为了躲避城市的喧嚣,炽热的空气卷着都市的吵闹,给人一种窒息的繁荣,也就是躲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小镇里,我也有想法要写一篇冗长的文章。算是对小镇的纪念,这一离开,再见面就要在白雪皑皑的季节了。镇子名“磐石”。关于这个名字一直觉得很安详。磐石,那是一种亘古不变。无论时代变迁,生老病死交替上演,磐石依旧无移,安然不动。这里没有珍重二字。亲人何须道珍重,自会彼此珍重,就是这话,在上个夏天和朋友分别的时候,也是同一个道理吧,虽不是亲人,也应当彼此珍重。

镇子是一个过道。偶尔几辆卡车从门前绝尘而过,直到变成一个小点,而后消失。虽然我不知道小镇连接了什么地方。只知道,不变的永远,竟不是终点。这里有水。不晓得称它为什么,一片广阔的咖啡色,水面一直很静,风里吹来的空气夹杂着咸咸的泥土味。运气好的时候,能见到有人在捉鱼,捉蟹。无风的时候水面可以很静。

夜里,田里的青蛙准时的开始自己的剧场,透过窗子,能看见田里有些爱玩野味的人,照着手电,把青蛙抓到小筐子里,说笑嬉戏。和小镇一起呼吸。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大概也就是这样吧。当第二天早上新鲜的阳光照在脸上,只消花3块钱就能填饱肚子,在城市里,三块钱不过一杯豆浆而已。在早餐摊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把视线顺着路的方向扩展。所有的树木,房屋,最后好像都会与一点,或者说是会与一小片。会想,那个点,就是未来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已经暮年的夏天,荼靡花已经不多,在夏末的时节随着流星陨落。这里没有专门的花圃,不过多数人家里总会种一些植物,有很多也叫不上名来。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开始试图在这个村子里找到这种花的存在。只可惜好像没有人愿意种这种没有果实的花。荼靡花是最干净的。所有的邪恶,乃至善良由此而终。和她的习性一样,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曼珠沙华,一朵曼珠沙华,有叶不见花,有花时见不到叶,二者永不相见,生生相错。而这样的景致,美到让人无心欣赏的境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对这种植物有说不出的感觉。

亘古加未来才能等于永恒,花叶不见。灵,魂相割,一种扭曲的审美。也正是这一种扭曲,破碎才显得这美如此不凡。以前听过这么一句话:誓言与谎言唯一的区别是一个说的人当真了,一个听的人当真了。只看到明天就许下一生的诺言,这其实应该是一种欺骗吧。在渡轮的船尾,看见水被推动器搅碎,变成白色的粉末,有风吹着,不是诺言。我抬头看着天上,没有阳光的地方,那样就不会那么刺眼。我感觉整个世界在往我的前面跑,而我在倒退,我开始忘记刚刚看到的东西。

我感觉整个世界在往前跑,我在倒退……其实,我面朝过去,被渐渐淡去的记忆一步步的往我的未来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乐清市精益中学高二:朱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