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的时候
四年级 散文 1109字 225人浏览 柏拉图未到

华灯初上的时候,天色的成分是昼日的尾巴渐显苍白与无力地露出来,却又缓缓地坚持最后的阵守,直至刚入夜时的朦胧微昏与它相融,平分秋色,难辨彼此,最后将它吞没。 华灯初上的时候,没有星星灿灿挂天穹,地面上亮起的灯的形状有许多种:圆形的,三角形的,长方形的,正方形的,椭圆形的,直管形的,五瓣花形的……它们各自散发的光的亮度,有的明亮,有的耀眼,有的深蓝,有的墨绿,有的昏黄,有的酒红……

华灯初上的时候,穿梭在人潮的气息之中行走。人少车稀的地方,我疾速奔走,听风踏过尘埃的肩膀来与双耳作客,发出细软的窃窃私语,那也可以称作妙不可言的相逢;人多车稠的地方,停下匆忙的脚步让路,或作缓步的迁移,看身体左右以及前方的灯光映射而来,仿佛岁月从此在我抬头的一瞬间定格。

华灯初上的时候,歌声,音响声,叫卖声,路人的说笑声,自行车主连续摁响的叮呤声,摩托车穿街过堂的嘟嘟声,婴幼儿的啼哭声、喜羊羊与灰太狼玩具车发出的稚童声,小狗心急势燥的吠声、飞机越过半空的嗡嗡声,以及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奏乐而成的哄哄声,这是个喧嚣热闹的世界。

华灯初上的时候,这的确是个喧嚣热闹的世界呀!不信你瞧,木棉树上的枝丫上,木棉叶子的影子都还未登场,木棉花就赶在木棉叶的前头成群结队地昂扬盛放。俗话说,红花还需绿叶衬配,才显得花叶相宜和谐且自然。可是木棉花非要来个独树一帜,在其他葱郁繁茂的绿树之间当个骄傲妖娆的盛宠不衰的春天的新新之主。即使在灯的光影之下笼罩,红色的木棉花依然比绿色的树木多几分高贵的姿色!

华灯初上的时候,各种灯光攀附着暮色,夜的模样朦胧又迷离。望着这尘世的灯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却又久违的感觉涌上心间,它在我的心里时而疾走,时而慢游,时而来个跳跃,时而匍匐着前进。这是夜色赋予我的礼物,看得见的瞬间,看不见的永恒,令我感动得心生酸涩,泪眼婆娑。

华灯初上的时候,夜色那么妖媚,那么美丽,夜色中的一切景物皆富有诗情画意。过了今夜,所有的一切是否都已经变了模样?此刻与明天,相距一夜而已。这一夜,华灯依旧明亮;这一夜,是一步,亦是一顷遥远的天涯————你走了,就不再可能回来;你回来,就不再可能是从前的模样。物尤如此,人何以堪?!

我心灿然,我愿意追着岁月的尾巴,在时光里惬意地游行,走过一个凌寒的严冬,再经过一个碧波荡漾的盛夏,渡过一个喜悦的金秋,再观赏一季洁白的雪花,来到这个华灯初上的春夜,看尘世热闹的木棉花开,睹绿树葱茏,听沸腾的人声,珍藏一份纯洁的思绪,直至柳暗花明,山长水阔。

华灯初上的时候,移步至温暖的床沿,轻轻地盖上含有春日气息的棉被,期待夜里作个好梦,再来个好梦成真,那么这个华灯初上的春夜之思绪,也就没有枉负这美好的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