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散文 973字 1007人浏览 gbf05

河用它那既易分割又易聚合的力量,在眺望天边、饱览众生后,又缓慢地流向远方。河的天性也许是迁徙,它将自己的身体一头连着那从云中被唤醒的冰雪,另一头却连着朝潮晚汐、包容温馨与浪漫的海岸线。河是一个高贵的使者,它将世界上最高贵的气魄与最广阔的气度连接起来,有着如此之大的肺活量却从不言语。虽然它是许多奥秘的根源,也曾浏览了每一个角落的秘密,但是它从来都是一笑置之,遵守着它那一万年不变的承诺——守口如瓶,以至于我们经常会把它遗忘在某个年代早以破碎的土层里。这便是河的所有,河的属性。

人们注定会把河流那放纵的本性视为敌人。在筑起大坝河堤后,河仍旧难以收敛它那无拘无束的秉性。它用柔韧的身形与言语将那些本属于陆地的因子同化,给它们以新的骨髓与生命——石沙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质量,将自己的灵魂抛弃在陆地,一改往日的沉着与冷静,以水的姿态跳跃着,欢笑着,与河水相伴,义无反顾地涌向大海,最后成为大海深处与水依依相随的唯一的异类。

为此,我想起了那些溺水的人们。夜半时分,那披着李白式的散发,闪动着发出磷光的头,不时候地伸出水面,张望着自己的墓地。着便是我们所说的水鬼,他们在被水征服后又被水同化。他们用水引诱人们去陪伴他们,我们对他们心存恐惧。河载着无数永不可知的秘密与无数闪着磷光的诡异精灵流向远方,一切,一切,不管是叛逆还是顺从都趋于平静,静静地向远方淌去。无人喝彩,无人送别,在与人亲近后又带着浮于水之上的汗迹流向远方。我不愿意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们的生活是否也是如此。河在陆地像纤绳一般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划出一条条柔媚的线条。难道这是陆地以弱者的姿态做出的必然的妥协?难道这是水的本质与河的力量间的默契和均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河是不应有太多追随者,它应该清澈见底,至少应该近于清澈,它不应当有太多的牵挂。河是向往自由的,人亦是如此。

很多年前曾经到过一个高山下的坡地,那里也有一条河。在河中,粗如庙钟的树像伏在水中的巨兽一般,张着万千像爪牙般的钙化肢体,使我的骨髓为之震撼。水流是如此的缓慢,如同凝固了一般,将这些千年沧桑深深地冻结。我惊叹高原上的水竟如此慵懒,大约是太恋乡的缘故。水的本性是自由而放纵的,但它通常并不自由,被冠以了太多的头衔,从而堂而皇之地被戳上了各种枷锁,不能够自由地宣泄力量。有时它也发怒,会掀起一场洪水。

这便是河的本性,人的本性也是如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