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
初二 记叙文 845字 407人浏览 让爱祭奠

风雨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子,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着就向一边倒,漫地而行;呼地又腾上来,飘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再也扯不断,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然后一切都在旋,树林子往一处挤,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往上扭,往上扭,落叶冲起了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哗的一声,乱了满天黑点,绿全然又压偏开来,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 墙头。 苹果树被拉来拉去,树叶莎啦啦地发响,手臂粗细的树干晃晃荡荡,好像随时会嚓一声断了一样。树上的苹果都涨红了脸,三三两两的在沙沙作响的叶子下挤来挤去。一颗苹果落下来,停停走走的滚出去老远,终于卧进了小小的土坑,一直黝黑的甲壳虫艰难地把身体从苹果下挪出来,来不及扇扇翅膀震落身上的泥土,就赶紧一头钻进了摇摆的草丛。 山岗上,一头老黄牛一动不动地站着,蜡黄的身躯早已不如当年,四蹄紧紧的绷在地上,尾巴也死死地夹着,低下了他曾经不可一世的头和刻有道道岁月划痕的犄角。眯着眼睛,呆呆的望着脚前的地面,无奈地忍受着沙石灰尘的洗礼,又痛苦地回忆起自己当年的辉煌,“老了啊”他这样想着。一声稚嫩牧童的呼喊,唤着老牛而去“哎,过去的都过去了。对了,今天我是去东边的泥塘打滚,还是去西边的山上吃草呢?”。旧的思绪随着树上的叶子一起,被卷下来一阵乱舞,

撞来撞去,又“嗖”的一声飞不见了。

村头的小屋里,一个老头盘着腿坐在炕上,左胳膊肘倚着他前天托人从城里捎来两叠大花被褥,右手一边摇一边尝着他今儿早上打来的一瓶老酒,眼睛惬意的眯着,鼻头和两颊也透着红光。老头这又端了满满的一碗刚送到嘴边,突然瞥见外头的竹篮给风刮了一地,只得放下酒碗,用胳膊把自己撑到床边,两腿伸下炕左探探右探探,才拖着双布鞋,顺手拿起旁边的皮大衣往身上一裹,踉踉跄跄地走向门外,东奔西追了好一会,才把篮子一个一个地又摞起来,用石头一压,又小步艰难地挪回了家里,用力把门顶了住。这时,墙后面闪出了两个孩童的身影,一边捂嘴偷笑,一边再一次搬开了老头压竹篮用的石头。

A4

刘钰康

风雨1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