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诗人杜甫在躲避
初二 说明文 8506字 291人浏览 飘香一见00

大诗人杜甫在躲避“安史之乱”时曾携家由陇右(今甘肃省南部) 入蜀。靠亲友的帮助, 在成都西郊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修建茅屋居住。第二年春天, 茅屋落成, 称“成都草堂”。在成都草堂生活的四年中, 杜甫享受着短暂的安宁和平和, 寓所交游, 赋诗题画, 精彩之作层出不穷。如今时间早已驶过千百年, 草堂经过多次的重建修整后, 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可是诗人的情怀却得以保留了下来。

如今的草堂包括各种纪念馆一起, 总面积有240多亩, 其建筑为清代风格, 是在公元1500年(明弘治十三年) 和公元1811年(清嘉庆十六年) 的两次大规模重修的基础上大体奠定了杜甫草堂的规模和布局, 演变成一处集纪念祠堂格局和诗人旧居风貌为一体的博物馆, 也是建筑古朴典雅、园林清幽秀丽的著名文化圣地。草堂是非常独特的“混合式”中国古典园林。草堂旧址内, 照壁、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排列在一条中轴线上, 两旁配以对称的回廊与其它附属建筑, 其间有流水萦回, 小桥勾连, 竹树掩映, 显得既庄严肃穆、古朴典雅而又幽深静谧、秀丽清朗。

来杜甫草堂, 除了了解杜甫的生平经历还有他的文化造诣, 纪念和瞻仰这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之外, 感受草堂的诗意情怀也是一番不错的享受。

后人为了纪念诗人而建造了展览室、诗史堂、陈列室、“工部祠”等等纪念馆, 其中存放着杜甫草堂全景的国画、杜甫行吟的雕像、杜甫像的拓片、木刻板和纪念诗人的对联、近代书画家的“杜甫诗意画”和书法、杜甫彩塑像、明清石刻像和“少陵草堂图”碑刻, “草堂书屋”和“恰受航轩”则陈列着宋代以来各个时期的杜甫作品和各种外文译本。这些文物将我一步步带入那段历史之中, 感受到一代文豪的文学魅力。那时成都虽然远离战乱, 诗人的生活比较安定, 心绪也较为宁静, 可是杜甫毕竟是一位有远大政治抱负的诗人, 对国家前途和人民命运的关心与忧虑, 使他始终不能忘怀现实。因此忧国忧民的诗歌作品, 仍然是他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时期写成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恨别》、《病桔》、《枯棕》等著名诗篇都是感人至深的现实主义不朽之作。诗人在草堂的生活较为贫穷, 草堂也搭建得脆弱不堪, 令诗人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的感叹。草堂在杜甫离开后便不复存在。五代前蜀时, 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 重结茅屋, 草堂才得以保存下来。至宋代又重建, 并绘杜甫像于壁间, 始成祠宇。虽然草堂没有得以最原始的面貌保存下来, 但是诗人寄之于草堂的情怀确实得以传承下来, 并得到后人的敬仰。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诗中的花径曾是诗人种花的地方, 如今变成了连接草堂寺和杜甫建筑群的一条小路。红墙夹道、修竹掩映的花径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光, 也罢, 诗人已不再, 花儿也没有盛开的意义了。没有客人心血来潮的拜访, 没有邻翁的相对饮, 没有诗人的浊酒盘飧„„草堂突然就显出几分落寞的样子。我不禁联想到现实社会, 人们的生活也像这样:越来越少的亲友访客, 越来越封闭的生活, 房子越建越大, 门却越关越严。人与人心灵的距离像是隔了千山万水, 都在忙碌着追求物质生活而忽略了精神的需求。我们是不是也要学一下杜工部的“花径”和“蓬门”呢? 漫步在草堂里, 似乎掉进了时光隧道, 仿佛会看见诗人“老妻画纸为棋局, 稚子敲针作钓钩。”的这一副天伦之乐的生活景象。草堂很静谧安详, 远离尘世的喧嚣, 就像诗人远离官场的束缚一样。面对当时的社会环境, 诗人被迫远走他乡, 来到成都, 择这一块风景如画的土地, 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建立自己的精神乐园。他的心里依然郁郁不得志, 可是却也安于享受这样的安逸生活。

诗史堂门前有一条小溪, 涓涓细流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静静流淌了几千年。小溪上面有一座小石桥, 小桥左侧竹丛中, 有" 水槛" 横跨溪上, 过小桥," 柴门" 迎面而开。" 水槛" 与" 柴门" 都是当年杜甫的草堂曾经有过的建筑, " 新添水槛供垂钓" 、" 柴门不正逐江开" 几句简单的诗句就可以在脑海中勾勒那一派恬静幽雅的田园景象, 不禁感慨中国语言文化的博大精深。可惜现在的" 水槛" 与 " 柴门", 是后人重修草堂、扩大庭园时所造的象征性建筑, 当年到底是怎么的风光却是无从得知了。

参观杜甫草堂, 值得一游的地方还有碎瓷镶嵌、古雅别致的“草堂”影壁以及风景秀丽、独具魅力的梅苑。草堂不大, 几个小时便可游完。如今的草堂像个公园, 景色非常好, 也适合叫上三五好友, 坐在大树下摆龙门阵(四川话, 聊天

的意思), 着实消磨光阴, 但也非常惬意。随着季节的交替, 草堂的四季美景也各不相同。春有百花, 夏有郁荫, 秋有黄叶, 冬有白雪。走在草堂中, 扑面而来的满是历史的气息, 还有浓浓的诗意, 直叫我沉溺其中久久不愿离去。

秋风破屋歌一首

唱尽人间万古愁.

少陵才子称诗圣,

乱世落魄在江湖.

浣花溪畔建茅屋,

陋室作诗二百首.

苦中作乐真君子,

志士仁人忧亦悠.

千古绝唱秋风歌

秋风破屋歌一首,

唱尽人间万古愁。

广厦安稳庇寒士,

茅屋破漏冻杜叟。

花径每天千人踏,

蓬门日日万客游。

千古绝唱秋风歌,

草堂从此美名留。

成都杜甫草堂,是我国唐代大诗人杜甫流寓成都时的居所。公元759年冬天,杜甫为避“安史之乱”,携家由陇右(今甘肃省南部) 入蜀。靠亲友的帮助,在成都西郊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修建茅屋居住。第二年春天,茅屋落成,称“成都草堂”。

在这里,诗人先后居住了将近四年,所作诗歌流传到现在的有240多首。由于成都远离战乱的中原,而草堂又地处郊野,因此诗人的生活比较安定,心绪也较为宁静,这就使他在草堂的诗歌创作大都具有田园风味,如《堂成》、《江村》、《春夜喜雨》等篇章都是如此。然而杜甫毕竟是一位有远大政治抱负的诗人,对国家前途和人民命运的关心与忧虑,使他始终不能忘怀现实。因此忧国忧民的诗歌作品,仍然是他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时期写成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恨别》、《病桔》-、《枯棕》等著名诗篇都是感人至深的现实主义不朽之作。正因为杜甫在成都的诗歌创作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学财富,所以,后世把成都杜甫草堂誉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

1961年,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正门

我们来到草堂的正门,就看见一条波光翻翻的河流从门前环流而过,这就是杜甫诗中多次提到的浣花溪。

说到“浣花溪”这个充满诗意的名字的由来,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呢。相传唐时溪边住着一位姓任的姑娘,貌美而心善。一天,她正在溪畔洗衣,走来一位浑身疮疥的和尚,行人都躲得远远的,唯有这位任姑娘不避让。于是那和尚脱下沾满脓血的架裟求她浣洗,任姑娘欣然接受。哪知架裟一入水,霎时满溪泛起莲花朵朵,再看那和尚,却早已不知去向。人们十分惊异,就把这条河命名为浣花溪了。

其实,浣花溪的得名与任氏无关。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因为当时沿溪居住者多以造纸为业,他们取溪水来制十色彩笺,“其色如花”,溪因此而得名。浣花溪在唐代江阔水深,能行大舟,溪畔风光秀丽,杜甫的一首《绝句》作了生动的描绘:“两个黄鹏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成都西面为岷山山脉,古代空气澄净,能远眺雪山) ,门泊东吴万里船(浣花溪属长江水系,由此乘船出府河可直下东吴) 。正门匾额“草堂”二字,是清代康熙皇帝的第十七子、雍正皇帝的弟弟果亲王所书。“万里桥西宅,百花潭北庄”这副对联,是杜甫《怀锦水居止》诗中的句子,它点明了草堂的地理方位:“万里桥”就在现在的南门大桥,史载三国时蜀相诸葛亮送费韦出使东吴,在此设宴饯别,诸葛亮深感费韦此行路途遥远,联吴抗魏任务艰巨,故说道:“万里之行始于此。”桥因此而得名。草堂正在桥的西边;“百花潭”是浣花溪上游现名“龙爪堰”的地方,它的得名有人说是因为这里水浅滩急,翻涌起一片浪花好似百花开放;又

有人说是因当时浣花溪畔花树繁茂,“二十里路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陆游诗) 花飞花谢,满潭溢香。所以,草堂正在潭的北面。而不是成都现在的百花潭公园,现在的百花潭是清人黄云鹄寻访古百花潭旧址时,听信当地人随口所言而树碑误定的。

步入正门,我们看到整个庭园竹树成荫,绿水萦回,一派自然天成的清幽景色,这正体现出杜甫的诗意:“浣花溪水水西头,主人为卜林塘幽”。

迪庆香格里拉导游词 ·蜀南竹海导游词 ·九寨沟(五彩池站到长海)导游词 ·海螺沟导游词

大廨

“廨”是官署,古代官吏办公的地方。由于杜甫曾做过左拾遗和检校工部员外郎,后人出于尊崇,就把这处建筑作了如此命名。

厅中的杜甫塑像,是中央美术学院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的杰作。这尊铜像呈跪姿,身材精瘦,以较为抽象和夸张的艺术造型,来表现诗人饱经忧患的一生和他忧国忧民的情怀。我们在此驻足凝视,似乎感到时光已经倒流回一千二百多年前,诗人正漂泊在江河之上,他跪立船头,手抚诗卷,头部微仰,双眉紧蹙,仿佛正向苍天发出“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的沉重慨叹。

杜甫,字子美,号少陵,公元712年出生于河南巩县,770年因贫病交困,死于湖南湘江的一条船上。杜甫生活在唐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时期,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王朝。由于他具有“致君尧舜上”的远大政治抱负,却始终得不到重用,一生颠沛流离,饱经忧患,因此,能更深刻地认识到当时社会存在的种种矛盾和弊端,体验到下层百姓生活的艰辛和困苦,并用诗歌把这一切反映了出来。他传世的1400多首诗,大都是这种反映现实、忧国忧民的不朽作品。如“三吏三别”、《兵车行》、《丽人行》、《自京赴奉先县咏怀》等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名篇。因为杜甫有着深沉而博大的思君、忧国、爱民的情怀,还因为他的诗歌代表着中国古典诗歌创作的最高成就,所以后世把他尊为“诗圣”。叶剑英元帅曾撰书对联评价说杜甫写诗,笔锋直指社会弊端与逆臣贼子,他的爱国忧民情怀与日月同辉而长存天地间。这正是对杜甫的思想及其诗歌创作的极高评价。

大廨东西两壁还悬挂有一副清代学者顾复初的名联。上联“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意思是:我(作者) 与你(杜甫) 生活在不同的朝代,试问这人杰地灵的神州河山,古往今来,在众多诗人墨客中,能有几个像你我这样才华横溢、立志报国? 但却不能为世所重,只能如蜷龙卧虎,不得伸展凌云壮志! 下联“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是说:您杜少陵先生和我一样,也是流寓作客在蜀中,但您却留下了这座伴随着明月清风而流芳千古的草堂,与天地共存。言外之意是同为流寓,我的命运更为不幸,什么也没留给后人,身后只能是形销而迹灭了。可是作者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撰写了这副对联,所以他的名字竟得与草堂共存。这副对联写得非常含蓄婉致而耐人寻味。1958年毛泽东同志游览草堂时在这里仔细观赏,久久沉思。郭沫若称赞它是“句丽词清,格高调永”。您能品出它的独特韵味来吗? ”大廨内还可以看到杜甫草堂全景图。杜甫于公元765年春天离开成都,顺长江向东飘泊。诗人离去不久,草堂便毁损颓败。

五代时,诗人韦庄在成都做前蜀政权的宰相,他寻找到“柱砥犹存”的草堂遗址,便“重结茅屋”来表达对杜甫的怀念之情。北宋元丰年间(11世纪) ,成都知府吕大防再次重修,并把杜甫像画在墙壁上,使草堂具有了纪念祠堂的性质。以后历代,草堂多次重修,其中最大的两次,是在明代弘治十三年(公元1500年) 和清代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 ,基本上奠定了今日草堂的规模和布局。经过一千多年的演变,杜甫当年“诛茅初一亩”的草堂故居,已成为今天供人们瞻仰、凭吊“诗圣”的纪念性建筑群,面积也扩展到240多亩(包括建国后扩建的梅苑与原草堂寺) 。由于它既是诗人的故居旧址,又具有纪念祠堂的性质,因此整个园林与建筑便有机地融汇了这两者的特点:建筑风格古朴典雅,不作雕梁画栋的处理,也不很高大,而是接近于民居;建筑格局则以一条中轴线贯穿始终,主体建筑从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到工部祠都在这条线上,两旁以对称的附属建筑相配,其间又有溪流索回,小桥相连,竹树掩映,显得既庄重肃穆,又清幽雅洁;漫步其中,我们不仅可以瞻仰凭吊诗圣,表达心中的敬意,还可以返璞归真,发思古之幽情。所以说,草堂是纪念性建筑与园林景观相结合的成功典范。

诗史堂

诗史堂是杜甫草堂纪念性祠宇的中心建筑。因为杜甫的诗歌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唐王朝由盛到衰的历史,素有“以诗证史,以诗补史”的说法,故被誉为“诗史”,建筑以此为名。

厅堂中央,安放着我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所塑的杜甫半身铜像。塑像两侧是朱德同志撰写的对联:“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这副对联道出了杜甫和他的故居草堂在人们心目中崇高而不朽的地位。

诗史堂内还悬挂有现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诗人及书法家郭沫若撰写的对联:“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此联高度概括了杜诗忧国(上联) 与忧民(下联) 的两个方面,内容深刻,对仗工稳,书法潇洒而富激情,历来受到人们的称道。

水槛和柴门

出诗史堂,我们看见一条小溪穿插在建筑群之间,上面有一座小石桥勾连交通。小桥左侧竹丛中,有“水槛”横跨溪上;过小桥,“柴门”迎面而开。“水槛”与“柴门”都是当年杜甫的草堂曾经有过的建筑,杜诗中有“新添水槛供垂钓”、“柴门不正逐江开”的描述。所谓“水槛”,就是搭在水亭上的木栏,“柴门”也不过是茅屋的篱笆门,可以说都是很简朴的,远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现在的“水槛”与“柴门”,是后人重修草堂、扩大庭园时所造的象征性建筑,但我们仍可以睹物思人,想象出当年诗人在这里迎送客人或凭栏垂钓的情景。柴门楹柱上悬挂着明人何宇度撰写、今人陈云诰补书的一副对联:“万丈光芒、信有文章惊海内;千年艳慕、犹劳车马驻江干。”对联构思非常巧妙。上联“万丈光芒”,出自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的诗句“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而“信有文章惊海内”与下联“犹劳车马驻江干”,则出自杜甫《宾至》诗中“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两句。杜甫诗的意思是:我哪有什么名篇佳作震动天下呢? 既然如此也就空劳宾客乘着车马到江边来相访了! 这本是诗人的自谦之语,但何宇度将两句诗各改动了一个字:把“岂”改为“信”(信,确实、果然之意) ,“漫”(漫,徒自、枉自之意) 改为“犹”(犹,还、仍之意) ,整个对联的意思就变成了赞誉之辞:您先生的大作确实称得上光芒万丈,可以震动海内,因此千年之后人们仍然怀着景仰倾慕的心情,乘车骑马来到浣花溪畔,瞻仰您的草堂故址。

不是吗,我们今天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不远千里万里来游草堂。可见对联作者还是很有“预见”的呢! 碑亭

工部祠的东边有一间小小的茅亭,内立石碑一通,上刻”少陵草堂”四字,也是果亲王的手迹。 “少陵”本为地名,在西安市南长安县。那里原是古代杜伯国的旧地,汉宣帝死后葬在那里,其墓因此而称“杜陵”,宣帝许皇后的墓在附近,因规模小于帝陵,所以称“少陵”(“少”即“小”之意) 。杜甫远祖就是“京兆杜陵人”,他自己也在这里住过较长时间,在诗中曾自称“杜陵野老”、“少陵野客”,人们也就称他为“杜少陵”了。前面已经说过,杜甫的茅屋早已毁坏。

公元761年秋天,一阵大风把他苦心经营的茅屋吹破,才使诗人写出千古不朽的名篇《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诗人表现的那种“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理想和“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忘我精神,千百年来一直令人感动不己!当然,也不难看出这茅屋是很不结实的。杜甫离去后,草堂破败,经后人多次重修,已成纪念祠宇,再难觅“茅屋”踪迹,而建造这座草亭,其用意就是以此引发人们对昔日那简朴自然的草堂的联想。看来这个目的是达到了,许多游览草堂的人都要在这里摄影留念,就是最好的证明。

茅屋景区

游览草堂不能亲眼目睹杜甫写出不朽名篇《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那座名扬古今的茅屋,怎么讲也是一件十分令人遗憾的事情。为了弥补这个遗憾,使大家更好地领略当年杜甫的生活环境,杜甫草堂博物馆于近年重建了一个“茅屋景区”。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依据杜甫诗歌的描写以及明代重修草堂时的格局恢复重建的“茅屋景区”。景区内溪流环抱,绿树成荫,竹篱柴扉,芳草青青,营造出“舍南舍北皆春水”、“清江一曲抱村流”、“卜居必林泉”、“柴门古道旁”、“野老篱边江岸回”、“草深迷市井”等杜甫诗句描绘的郊野景象。推开咿呀作响的柴门,左植”四松”,右栽“五桃”,古楠接茅亭,绵竹上青霄,菜圃青青,药栏郁郁,诗人的老妻所画的棋盘仍留在石上,他的小儿女垂钓的钓丝还倚靠在篱边……,所有这一切,都使人感受到诗人生活在这里时那种浓浓的田园情趣。而依川西乡间民居风格建造的简朴茅屋,又印证了杜甫“熟知茅斋绝低小”的描写,令不觉间吟诵出杜甫的《江村》诗:“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

参观杜甫草堂,值得一游的地方还有红墙夹道、修竹掩映的花径,碎瓷镶嵌、古雅别致的“草堂”影壁以及风景秀丽、独具魅力的梅苑。妙境入目,各自都有体会,就不用我一一介绍了。

我此行的定位是一次瞻仰和学习。诸葛亮,三国时代一个诸侯小国的丞相,他一生的最大

很奇怪,中国人大多喜欢“以成败论英雄”,这个“失败者”,居然还能居于祠堂之高得后世众人拥戴,且千古不易,这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何以故?诚然,武侯才智过人、文韬武略、将相之才,在人生的大多数时候也作出过许多的建树,但是他终生孜孜以求的目标却没有实现,人们依然给予了他极高的礼遇。想起今天下

也在思考这个问题,通过今天的武侯祠之行,让我了解到了更多的事实,加深了此前的那个看法——人们喜欢人品高洁之士!诸葛亮人品高洁、正直清廉、忠君爱国,志在拯救正统社稷并拼尽了全力,对自己的理想的坚守、对先帝遗志的继承都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的德操垂范千古,感动后世。

联正说明这一点,“出师表惊人文字,千秋涕泪,墨痕同溅岳将军。”,著名的抗金英雄岳飞在读到此文的时候,也禁不住掩卷而泣。同样,感而伤怀的还有治世后生文韬,当我跨向武侯祠堂正门的时候,步伐是如此的沉重,历史的沧桑裹挟着我来到武侯的塑像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深深缅怀这位千古贤者,感念他泽被蜀人先祖和这片土地的恩德,感念他忠君爱国、勤政敬事、为理想奋斗到最后一刻的执着的懿范在1500

年之后仍然深深感动着我这个

诸葛亮幼年丧失双亲,少年时随叔父、兄弟为逃避战乱,躬耕南阳,潜心研习兵法韬略、奇门术算,广交善友,常操琴以自娱;葛衣粗食,淡泊明志,不求闻达于诸侯;宁静致远,冀的先进生产力传到西南,发展了这片土地的经济和文化,却无奈天命不予,出师未果壮志难酬。功高盖世,却一生都未执著于世间名利,常年东征西讨、公事烦杂,夜难成寐食难甘味,却终至英年早逝,身后仅有区区薄田十五倾、农桑八百株,临逝前更上表,请求朝廷收归国有,不教留于后人。在个人生活上,效法前贤,严格要求自己,淡泊物欲,饮粗食、着葛布,终身只娶了黄月英一妻。叹命终之时,一掊黄土埋骨荒野他乡。

纵观武侯一生,让我不仅想起了近代伟人周恩来总理,这二位贤者在很多方面都有着惊人的

相似,同为宰相日理万机常亲力亲为、都清心寡欲、淡泊名利、心里没有自己,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德垂千古、情动后世……。我有时甚至怀疑这两位跨越时空的伟人会不会是同一个转世体?如果是,真的希望他能够乘愿再来,给后世众生的人生点起一盏明灯,让他们在这个欲望横流、是非颠倒的漆黑世界里看明白人的真正要义;我也愿他成为一座永恒的精神丰碑,感召人们都能奔向至善的方向,让更多的人来承担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誓大愿。

的绝望感喟!他一生都在致力于实现的先帝志愿——匡扶汉室、北定中原到最后都没有实现,而这不仅仅让他个人伤怀,也令后世仁人悲叹“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其实,天命有常,人世有数,成、住、坏、空也是亘古不易的事物发展规律。世间有很多事

明白个中缘由。只不过,他自以大任居之,而“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的时候,得以看到这样一幅门联:

合子孙父子兄弟君臣辅翼在人纲百代存亡争正统; 历齐楚幽燕越吴秦蜀艰难留庙祀一堂上下共千秋!

这不仅让我立刻想到了又一个问题:三国时代,魏、蜀、吴三家,各家都在自己的疆域里演绎过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尤其是,曹魏幅员、人口数倍于蜀汉,雄兵百万、战将千员、谋士漳河疑冢而今安在?!

这实在是蜀汉君臣团结一心,君有道、臣有义的感召力量啊!后世常常怀念蜀汉高洁之士风

范,愿他们忠魂千秋。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公道自在人心,英魂彪炳史册,奸佞遗臭万载;而更多的人,想悠悠中华几千年历史上,那些不为人知的尸骨则早已散落于历史故道旁的瑟瑟风尘之中。

人生匆匆数十年,如白驹过隙,如只汲汲营求于满足色身一己之欲,与动物异类何异?!唯有存天理、化道心,内修贤德以明性,外行仁道以济世,方显匆匆数十载之人生意义,尊天命而不奢求青史留名,惟愿境界得到升华。

先生已矣,后世自勉!

仰慕武侯名,千里赴成都。妙算锦囊授,

巧言天机捂。 倾心收姜维,挥泪斩马谡。宰相自非神,

勤廉报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