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第一章
初三 散文 1265字 275人浏览 jaslin101

(一)夏虫不以语冰

天空像浸着水彩般绚烂高远,微风好似无处不在,三百六十度盘旋,仅仅因为墨绿色百褶纱帘此刻正被鼓吹成平整的圆弧状,无形中让这个本就逼匛的空间更加压抑,深黑色木质沙发左翼那个瘦弱的躯体无声中便与这一整个环境融为一体,像深陷梦魇的婴孩拼命抖动着身体,挣脱什么,许久终于停歇,左颊滑落的泪滴在窗棂缝隙斜阳的照耀下格外刺眼,不可思议般美丽的侧颜。

矮巷尽头不足六十平米的公寓里,成套的桌椅木床清一色的深黑,斜阳打破鬼魅的氛围。 欧阳梦艺三年前来到瑞士,伫立在苏黎世车水马龙的街头,仿佛全世界都是迷茫的缩影,拖着空荡荡的皮箱,背着洗的发白的双肩包,好似演绎般展示着穷途末路的旅者形象,身上仅有的钱早就支付了路途所需的机票,明明已经困窘到不行的脸上竟活生生的展现着毋庸置疑的倔强,紧紧的攥着衣襟的手却止不住颤抖,她知道,从离开的那天起或许就深知这意味着什么,只是需要猝不及防的接招应对。

多庆幸自己蹩脚的英语尚能支持自己活了下去,因为一路心不在焉,飞机上空姐赠送的原本未在意的游客需知手册被顺手装到手提包里,索性现在得以定位自己所在的地点,并且万分幸运的极短时间内找到一份提供住宿的短期兼职,而后意外收获一个知心的朋友。绝望的无外乎是环境和躯体,倘若心还跳动,就有理由继续坚持。

“水„„”发线缠绕,眉眼如丝,姣好的唇形因久未沾水而干涩,面容惨白却丝毫不减魅惑,渐由睡梦转醒,清澈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房顶,呢喃声落。

欧阳梦艺抬手拭去眼角的泪迹,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原来已经下午两点了,已经忘记自己第几次陷入挣不脱的梦境,三年来因此落下了失眠的毛病,不论早睡抑或晚睡,总是会在凌晨两三点左右便不受控制的转醒,无比清晰。难得沉睡至此时,笑一笑不置可否,便即刻起床打理自己。

记忆像交错缠绕丝线编织的网,笼住念念不忘的人。

千万别指望以卵击石,现实是染了慢性剧毒的空气,随时侵袭。三年前,无可奈何的欧阳梦艺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得以生存,当时无比鄙视自己的懦弱,彼时却也无比感激自己勇气。因为在国内本就准备好的一系列出国留学的条例,所以很顺利的通过苏黎世大学的竞考。被那所世界知名的院校录取后,她窘迫的生活光景才得以改变,卡里的钱被陆续补足了,那是早已汇到自己国外账户里的资金,其实从未曾想到数额会如此之大,原以为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址会不在提及,最终还是选择国际专递将银行卡寄回,结束了,就像生硬的剜去血肉的触感,终是隔绝般远离了,或许这也是他们所期待的。

欧阳梦艺专攻的是苏黎世大学的经济学硕士,以前被鄙视无数次讲不好的英语除了刚刚落地到这个地方后蹩脚的使用,之后便即少说起,因为苏黎世主要是讲德语,不过大部分的瑞士人都会说两三种语言的。所以你跟他们讲法语或意大利语大部分人也是能听懂的。明明就是一个语言能力极差的姑娘,却还是说出了一口流利的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陌生的环境生生的将自己蜕变的陌生而惊奇,欧阳梦艺看着镜子里那张沾满水的脸,像极了无人认领的梦游娃娃,仿佛永远没有生机,一步步走来的路还是会无形中徘徊在脑海,三年了,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