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爱我11
初一 散文 14148字 147人浏览 孜孜科技

《等你爱我》 等你爱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 等你爱我

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可能是我感觉出了错 或许是我要的太多 是否每个人都会像我 害怕相见的人以走了 也许从未曾出现过 怎样去接受才是解脱 等你爱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 等你爱我

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是否爱情都会有折磨 可我不承认这么说 注定等待你我以足够 所以放心才能更快乐 当你有一天对我说 我一样会在这里等着 等你爱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 等你爱我

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你在听吗 也许早该说 你说什么 难道真的不能 等你爱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 等你爱我

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等你爱我

真的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K 歌之王》

我以为要是唱的用心良苦, 你总会对我多点在乎. 我以为虽然爱情已成往事, 千言万语说出来可以互相安抚.

期待你感动,

真实的我们难相处. 写词的让我,

唱出你要的幸福. 谁曾经感动,

分手的关头才懂得. 离开排行榜更铭心刻骨.

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

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 你不会相信,

嫁给我明天有多幸福. 只想你明白,

我心甘情愿爱爱爱爱到要吐.

那是醉生梦死才能熬成的苦, 爱如潮水,

我忘了我是谁, 至少还有你哭.

我想唱一首歌给我们祝福, 唱完了我会一个人祝

我愿意试着了解从此以后.

拥挤的房间一个人的心有多孤独.

让我断了气铁了心爱的过火, 一回头就找到出路.

让我成为了无情的k 歌之王. 麦克风都让我征服, 想不到你若无其事的说: " 这样滥情, 何苦?"

我想来一个吻别作为结束, 想不到你只说我不许哭, 不让我领悟!

《淘汰》

我说了所有的谎 你全都相信 简单的我爱你 你却老不信

你书里的剧情 我不想上演 因为我喜欢喜剧收尾

☆我试过完美放弃 的确很踏实 醒来了 梦散了 你我都走散了 情歌的词何必押韵 就算我是K 歌之王 也不见得把爱情唱得完美

★只能说我输了 也许是你怕了 我们的回忆没有皱折 你却用离开烫下句点

只能说我认了 你的不安赢得你信任

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

《童话》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 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我要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我会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天使的翅膀》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等不到的爱》

你深邃的眼眸 想要透漏什么密码 犹豫的嘴角 躲在严肃的背影下 压抑的空气 回绕闭塞的城堡里 谜一般的天鹅 有你说不尽的故事

孤独的身影 只有钟声陪伴 敲进了城堡却敲不进你的心 冷淡的表情 只剩风霜遮掩我的身躯 遮住了天地遮不住你的情

你在等待着谁 建筑了城堡 等待着天鹅的栖息 藏不住你空虚的心灵 你在眺望着谁 拥有了世界 却拥有不了平凡的爱

孤独的身影 只有钟声陪伴 敲进了城堡却敲不进你的心 冷淡的表情 只剩风霜遮掩我的身躯 遮住了天地遮不住你的情

你在等待着谁 建筑了城堡 等待着天鹅的栖息 藏不住你空虚的心灵 你在眺望着谁 拥有了世界 却拥有不了平凡的爱

你在等待着谁 建筑了城堡 等待着天鹅的栖息 藏不住你空虚的心灵 你在眺望着谁 拥有了世界 却拥有不了平凡的爱

《红玫瑰》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浮现你被软禁的红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在无动于衷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是太嘲讽我不太懂片刻望你懂 是否幸福牵你太沉重

我的虚荣不痒不痛来世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空气中下只了音信口 ——纸屑跟平庸

世间美奂垃圾有的激动也磨平激动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是太嘲讽我不太懂片刻望你懂 是否幸福听得太沉重 我的虚荣不痒不痛

来世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是否说爱都太过沉重 我的虚荣不痒不痛

烧得火红却心缠绕心中 终于冷冻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烧空绽放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在落~空

《心如刀割》

我的天是灰色 我的心是蓝色 触摸着你的心

竟是透明的你的悠然自得 我却束手无策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

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 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我是真的为你哭了 你是真的随他走了 就在这一刻

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 我是真的为你爱了 你是真的跟他走了 能给的我全都给了我都舍得

《眼色》

人面狮身的谜语 已经被解开 莎士比亚的对白 不再精彩

伊利莎白泰勒的眼眶 流下埃及艳后古老的眼泪 拜拜 飞快而永远

只有身体在狂欢 心就没负担 耳朵被音乐塞满 抛向云端

没有什么不能 被改变 就像没有什么 值得被改变 一整夜 眨眼一瞬间

谁来烧热 我眼睛的黑色 谁能逃得出 我的催眠

我会让你 心甘情愿 把一切都给我 只要 看著我的双眼

谁来烧热 我眼睛的黑色 谁能止得住 我的干渴

我会让你 跌入 深不见底的快乐 无法 忘记我的双眼

只有身体在狂欢 心就没负担 耳朵被音乐塞满 抛向云端

没有什么不能 被改变 就像没有什么 值得被改变 一整夜 眨眼一瞬间

谁来烧热 我眼睛的黑色 谁能逃得出 我的催眠

我会让你 心甘情愿 把一切都给我 只要 看著我的双眼

谁来烧热 我眼睛的黑色 谁能止得住 我得乾渴

我会让你 跌入 深不见底的快乐 无法 忘记我的双眼

无法 忘记我的双眼

《我爱的人》

我知道故事不会太曲折 我总会遇见一个什么人 陪我过没有了她的人生 成家立业之类的等等 她做了她觉得对的选择 我只好祝福她真的对了 爱不到我最想要爱的人 谁还能要我怎样呢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 她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 她真幸福幸福得真残忍 让我又爱又恨她的爱怎么那么深 我爱的人她已有了爱人 从他们的眼神说明了我不可能 每当听见她或他说我们 就像听见爱情永恒的嘲笑声

《听海》

写信告诉我今天 海是什么颜色 夜夜陪著你的海 心情又如何 灰色是不想说 蓝色是忧郁 而漂泊的你 狂浪的心 停在哪里 写信告诉我今夜 你想要梦什么 梦里外的我是否 都让你无从选择 我揪著一颗心 整夜都闭不了眼睛 为何你明明动了情 却又不靠近 听 海哭的声音 叹惜着谁又被伤了心 却还不清醒 一定不是我 至少我很冷静 可是泪水

就连泪水 也都不相信 听 海哭的声音 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

悲泣到天明 写封信给我 就当最後约定 说你在离开我的时候 是怎样的心情 写信告诉我今夜 你想要梦什么 梦里外的我是否 都让你无从选择 我揪著一颗心 整夜都闭不了眼睛 为何你明明动了情 却又不靠近 听 海哭的声音 叹惜着谁又被伤了心 却还不清醒 一定不是我 至少我很冷静 可是泪水

就连泪水也都不相信 听 海哭的声音 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 悲泣到天明 写封信给我 就当最後约定 说你在离开我的时候

是怎样的心情

《你是我的眼》

如果我能看得见

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

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如果我能看得见

就能驾车带你到处遨游

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 如果我能看得见 生命也许完全不同

可能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我爱的 都不一样

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人们说的天空蓝

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 我望向你的脸

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

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忘了掀开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人们说的天空蓝

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 我望向你的脸

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

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忘了掀开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十年》(明年今日)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也不会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女友)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欢迎您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只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独家记忆》

忘记分开后的第几天起 喜欢一个人看下大雨 没联络孤单就象连锁反映 想要快乐都没力气

泪雨世界象场灾难电影 让现在的我可怜到底 对不起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已经结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绝口不提没问题 泪雨世界象场灾难电影 让现在的我可怜到底 对不起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已经结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绝口不提没关系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从我这个身体中拉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绝口不提没限期

《背影》

我们忘了那承诺

要一起开心熬著到最后 你总是看著我笑著点著头 雨过天晴后有灿烂的彩虹 背著我你什么都不肯说

我比你还折磨 no no no no no no 影子多寂寞我 wu hu oh wu… 看著你的背影发抖 难道是我给的太过沉重 oh oh 在求我放手 我是真的要的不多

怎么连牵个手都变成是奢求 wo…你不再爱我 for u 我还能爱多久 你说你说再过5秒后 你的眼透露著和他做的梦 不管我紧紧把幸福捧在手 背著我你什么都不肯说

我比你还难过 no no no no no no never let you go 我 wu hu oh wu… 看著你的背影发抖 难道是我给的太过沉重 oh oh 在求我放手 我是真的要的不多

怎么连牵个手都变成是奢求 wo…你不再爱我

想抱你却被你狠狠挣开手 我还傻傻的不敢喊痛 如果抉择让你更快乐 我 wu…

会放手给你自由绝不强求 看著你的背影发抖 难道是我给的太过沉重 oh oh 在求我放手 我是真的要的不多

怎么连牵个手都变成是奢求 wo…你不再爱我

《蓝鞋子》

都分开太久了 谁曾令我默许

谁不懂渴睡已减退 泪停在我心居

#太累了太累了不再飞天遁地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

太在意我愿意能情愿甘心做后备 为何要说句配你不起 蓝鞋子挑选那位

是记忆当晚接近凌晨时穿起那样凄美 扣着双臂沿路双随

难道也许我未曾将爱实现 由你配衬他怎么不允许 如童话般欢喜

是太多心内最后亦能如玻璃故事精美 决定等你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发现能蓝鞋称心 能否想起我能否亲亲我更多# #太累了太累了不再飞天遁地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

太在意我愿意能情愿甘心做后备 为何要说句对你不起 蓝鞋子挑选那位

是记忆当晚接近凌晨时穿起那样凄美 扣着双臂沿路双随

难道也许我未曾将爱实现 由你配衬他怎么不允许 如童话般欢喜

是太多心内最后亦能如玻璃故事精美 决定等你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发现能男孩称心 能否想起我能否亲亲我更多@ 蓝鞋子挑选那位

是记忆当晚接近凌晨时穿起那样凄美 扣着双臂沿路双随

难道也许我未曾将爱实现 由你配衬他怎么不允许 如童话般欢喜

是太多心内最后亦能如玻璃故事精美 决定等你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发现能男孩称心 如不敢亲我亦可高声唱爱歌

《新不了情》

心若倦了 淚也乾了 這份深情難舍難了 曾經擁有 天荒地老 已不見你暮暮與朝朝

這一份情 永遠難了 願來生還能再度擁抱 愛一個人 如何廝守到老 怎樣面對一切我不知道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為何你還來撥動我心跳 愛你怎麼能了 今夜的你應該明暸 緣難了 情難了

心若倦了 淚也乾了 這份深情難舍難了 曾經擁有 天荒地老 已不見你暮暮與朝朝

這一份情 永遠難了 願來生還能再度擁抱 愛一個人 如何廝守到老 怎樣面對一切我不知道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為何你還來撥動我心跳 愛你怎麼能了 今夜的你應該明暸 緣難了 情難了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為何你還來撥動我心跳 愛你怎麼能了 今夜的你應該明暸 緣難了 情難了

《想太多》

你笑着说 他是朋友 但你眼中太温柔 我的不安 那么沉重 只有你不懂 他霸占了你的心中 属于我的角落 所以你说 我们不是你和我 是我想太多

你总这样说但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 是我想太多我也这样说 这是唯一能安慰我的理由 他霸占了你的心中属于我的角落 所以你说我们不是你和我 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 但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 是我想太多我也这样说 这是唯一能安慰我的理由 我想我没有错怪了什么 虽然你不说或许错在我 太晚我才懂爱了你太多 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 但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 是我想太多我也这样说 这是唯一能安慰我的理由

《三人游》

有些话你选择不对他说

你说某种脆弱 我才感同身受

我永远都愿意当个听众 安慰你的痛 保护着你从始至终 就算你的爱 属于他了 就算你的手 他还牵着 就算你累了 我会在这 一人留 两人疚 三人游 悄悄的 远远的 或许舍不得 默默地 静静地 或许很值得 我还在某处守候着

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幸福的资格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这样就已足够了 有些话我选择保持沉默

别把实话说破 隐藏我的寂寞 你的情绪依然把我牵动

躲在你心中 角落的心事我们懂 就算你的爱 属于他了 就算你的手 他还牵着 就算你累了 我会在这 一人留 两人疚 三人游 悄悄的 远远的 或许舍不得 默默地 静静地 或许很值得 我还在某处守候着

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幸福的资格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这样就已足够了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的爱 我的爱 还留不住你的离开 却总在等待着你回来 一人留 两人疚 三人游 悄悄的 远远的 或许舍不得 默默地 静静地 或许很值得 我还在某处守候着

说不定 这也是一种 得不到的 却美好的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就样就已足够了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这样就已经 够了

《如果没有你》

hey 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hey 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绪没适当的表情 最想说的话我应该从何说起 最想说的话我该从何说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已 hey 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如果没有离开》

我们的爱再也回不来

这是一句多么悲伤的话 转身去人海 天色都已暗 河流辗转我们站彼岸 隔着时间呼喊等不来的船 最巨大的遗憾 是被命运安排 如果你的手不那么温暖 如果我的眼泪没掉下来 我们那么爱 却爱到了分开

只剩回忆还在 继续残喘 的交战

如果你的手还那么温暖 如果当初眼泪没掉下来

哪来这些物是人非的 苍白感慨 如果你没选择离开 河流辗转我们站彼岸

隔着时间呼喊等不来的船 最巨大的遗憾 是被命运安排 如果你的手不那么温暖 如果我的眼泪没掉下来 我们那么爱 却爱到了分开 只剩回忆还在 继续残喘 的交战 如果你的手还那么温暖 如果当初眼泪没掉下来

哪来这些物是人非的 苍白感慨 如果你没选择离开

如果你的手不那么温暖 如果我的眼泪没掉下来 我们那么爱 却爱到了分开

只剩回忆还在 继续残喘 的交战 如果你的手还那么温暖 如果当初眼泪没掉下来

哪来这些物是人非的 苍白感慨

如果你没选择离开 如果我真的选择离开

《珊瑚海》

周杰伦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梁心颐 :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

周杰伦:心不在

合:那难过无声漫了下来 汹涌潮水,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周杰伦: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梁欣颐:你有话说不出来

合: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周杰伦:我们的爱 梁欣颐:给的爱

合:差异一直存在

梁欣颐:回不来 周杰伦:风中尘埃

梁欣颐:等待竟累积成伤害

合: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周杰伦:当初彼此 梁欣颐:你我都

合:不够成熟坦白

梁欣颐:不应该 周杰伦:热情不再

梁欣颐 :你的笑容勉强不来 周杰伦:笑容勉强不来

合:爱深埋珊瑚海

周杰伦: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有裂痕的爱怎么重改 只是一切结束太快 你说你无法释怀

梁心颐:贝壳里隐藏什么期待 周杰伦:等花儿开

合:我们也已经无心再猜

面向海风(面向海风) 咸咸的爱(咸咸的爱)

合:尝不出还有未来

周杰伦: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梁欣颐:你有话说不出来

合: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周杰伦:我们的爱 梁欣颐:给的爱

合:差异一直存在

梁欣颐:回不来 周杰伦:风中尘埃

梁欣颐:等待竟累积成伤害

合: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周杰伦:当初彼此 梁欣颐:你我都

合:不够成熟坦白

梁欣颐:不应该

周杰伦:热情不再

梁欣颐 :你的笑容勉强不来 周杰伦:笑容勉强不来

合:爱深埋珊瑚海

《心的距离》

看前面 我忘记了是哪个夏天 你轻靠着我 飘散而过的落叶 为了誓言 让时间延伸就像永远 迟钝如我 也感觉到的边缘

在思念的空间里不断徘徊 那距离却明显

持续的提醒我现实的界限

又一遍 我忘记了是哪些事件 你言辞闪烁 原因当然不明显 试着看见 当时间倒转回到从前 认真如我 有抓不到的边缘

在想象的空间里不断徘徊 那画面永远明确

就算是闭上眼也无法否决

你怎么会让自己舍身不断涉险 你怎么会对我的心不断的拒绝 爱失去你的包围

每次退后又错过你的世界一点

我没有办法清醒应付新的对决 你却轻易让我的心委屈到极限 爱有了你 却失去了我的一切 衡量你的心直线到我之间 没有跨越的机会

又一遍 我忘记了是哪些事件 你言辞闪烁 原因当然不明显 试着看见 当时间倒转回到从前 认真如我 有抓不到的边缘

在想象的空间里不断徘徊 那画面永远明确

就算是闭上眼也无法否决

你怎么会让自己舍身不断涉险 你怎么会对我的心不断的拒绝 爱失去你的包围

每次退后又错过你的世界一点

我没有办法清醒应付新的对决 你却轻易让我的心委屈到极限 爱有了你 却失去了我的一切 衡量你的心直线到我之间 没有跨越的机会

《被风吹过的夏天》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 微风吹过的一瞬间 似乎吹翻一切 只剩寂寞更沉淀 如今风依旧在吹

秋天的雨跟随心中的热却不退 仿佛即使闭着双眼

熟悉的脸又会浮现在眼前 蓝色的思念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 不会更遥远

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 绿色的思念

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 不过一季的时间 又再回到从前

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music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 微风吹过的一瞬间 似乎吹翻一切 只剩寂寞更沉淀 风依旧在吹

秋天的雨跟随心中的热却不退 仿佛继续闭着双眼 熟悉的脸又浮现在眼前 蓝色的思念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 不会更遥远

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 绿色的思念

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 不过一季的时间 又再回到从前

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蓝色的思念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 不会更遥远

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 绿色的思念

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 不过一季的时间 又再回到从前

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那一风吹过的夏天

《夏天的风》

七月的风懒懒的 连云都变热热的 不久后天闷闷的 一阵云后雨下过 woo…yeah… 气温爬升到 无法再忍受 索性闭上了双眼 让想象任意改变

场景两个人 一起散着步 我的脸也轻轻 贴着你胸口

听到心跳woo… 在乎我和天气 一样温度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 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 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 也有腼腆的时候

夏天的风正暖暖吹过 穿过头发穿过耳朵 你和我的夏天风 轻轻说着

rap:温柔懒懒的海风 吹到高高的山峰 温的风山的锋 吹成了山风 温柔懒懒的海风 吹到高高的山峰 温的风山的峰 吹成了山风 温柔懒懒的海风 吹到高高的山峰 温的风山的峰 吹成了山风 为什么你不在 问山风你会回来

《同手同脚》

还记得小小年纪

松开我的手迷失的你

在人群里看见你一边哭泣手还握着冰淇淋

有时候难过生气

你总有办法逗我开心

依然清晰回忆里那些曾经有笑有泪的光阴

我们的生命先后顺序在同个温室里 也是存在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唯一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踏着彼此梦想前进 路上偶尔风吹雨淋 也要握紧你的手心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相知相惜相依为命 别忘记之间的约定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还记得小小年纪

松开我的手迷失的你

在人群里看见你一边哭泣手还握着冰淇淋

有时候难过生气

你总有办法逗我开心

依然清晰回忆里那些曾经有笑有泪的光阴

我们的生命先后顺序在同个温室里 也是存在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唯一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踏着彼此梦想前进 路上偶尔风吹雨淋 也要握紧你的手心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相知相惜相依为命 别忘记彼此的约定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oh..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踏着彼此梦想前进 路上偶尔风吹雨淋 也要握紧你的手心 未来的每一步一脚印 相知相惜相依为命 别忘记彼此的约定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现在我唱的这首歌曲 给我最亲爱的弟弟 在我未来生命之旅

要和你同手同脚同走下去

《白天不懂夜的黑》

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 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 只在黎明混着夜色时 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 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

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 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简谱

像永恒燃烧的太阳 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 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

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 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像永恒燃烧的太阳 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像永恒燃烧的太阳

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不懂我伤悲就好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你太诚实》

谁拉住我谁救救我 我从高空狠狠地坠落 谁叫醒我说这是梦 说你和她什么都还没有

在窒息的沉默中你握痛我的手 爱怎么了我怎么了 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曾经以为爱情应该诚实 但诚实却是最尖锐的刀子 你坦白一切留给我决定 是多么的自私

我恨你就连你的感谢都太诚实 你不懂最大的温柔是掩饰

在我转身之前你看不到我流泪的样子

你没有错我没有错 是一阵风吹熄了承诺 你挣扎过你要我懂 那谁来懂我心里的黑洞

我从来没有这么渴望你欺骗我 掀开一切千疮百孔 明天到底怎么过

我曾经以为爱情应该诚实 但诚实却是最尖锐的刀子 你坦白一切留给我决定 是多么的自私

我恨你就连你的感谢都太诚实 你不懂最大的温柔是掩饰

在我转身之前你看不到我流泪的样子

我曾经以为爱情应该诚实 但诚实却是最尖锐的刀子 你坦白一切留给我决定 是多么的自私

我恨你就连你的感谢都太诚实 你不懂最大的温柔是掩饰

在我转身之前你看不到我流泪的样子

《爱死了昨天》

是我 爱死了昨天 誓言 割碎你的脸 一切都回不到 那些从前 美好的画面 是我 爱死了昨天 看你 虚伪的吊唁 才知道我离你 有多远 睁开眼 却看不见 谁在我身边 撕开痛苦 慢慢发现 你已经走远 哭和笑 都有极限 没了更危险 泪尝多了 反而很甜 死心比欺骗 更简练 是我 爱死了昨天 誓言 割碎你的脸 一切都回不到 那些从前 美好的画面 是我 爱死了昨天 看你 虚伪的吊唁 才知道我离你 有多远

哭和笑 都有极限 没了更危险 泪尝多了 反而很甜 死心比欺骗 更简练

是我 爱死了昨天 誓言 割碎你的脸 一切都回不到 那些从前 美好的画面 是我 爱死了昨天 看你 虚伪的吊唁 才知道我离你 有多远 是我 爱死了昨天 誓言 割碎你的脸 一切都回不到 那些从前 美好的画面 是我 爱死了昨天 看你 虚伪的吊唁 才知道我离你 有多远 和我死去的爱 说再见

《如果你也听说》

突然发现站了好久 不知道要往哪走 还不想回家的我 再多人陪只会更寂寞 许多话题关于我 就连我也有听过 我的快乐要被认可 委屈却没有人诉说 夜把心洋葱般剥落 拿掉防卫剩下什么 为什么脆弱时候 想你更多 如果你也听说 有没有想过我 像普通旧朋友 还是你依然会心疼我 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你说 悬着一颗心没着落 要怎么附和 舍不得又无可奈何 如果你也听说 会不会相信我 对流言会附和 还是你知道我还是我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许多 懂我的人就你一个 想到你想起我 胸口依然温热 许多话题关于我 就连我也有听过

我想我宁可都沉默 解释反而显得做作 夜把心洋葱般剥落 拿掉防卫剩下什么 为什么脆弱时候 想你更多 如果你也听说 有没有想过我 像普通旧朋友 还是你依然会心疼我 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你说 悬着一颗心没着落 要怎么负荷 舍不得又无可奈何 如果你也听说 会不会相信我 对流言会附和 还是你知道我还是我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许多 懂我的人就你一个 想到你想起我 胸口依然温热 如果你也听说 有没有想过我 像普通旧朋友 还是你依然会心疼我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许多 懂我的人就你一个 想到你想起我 胸口依然温热 如果你想起我 你会想到什么[1]

《我知道你很难过》 Go... 爱一个人 需要缘份 你何苦让自己 越陷越深 别傻得用你的天真 去碰触不安的灵魂 每一天只能痴痴的等 爱一个人 别太认真 你受伤的眼神 令人心疼 没有一个人 非要另一个人 才能过一生 你又何苦逼自己 面对伤痕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 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 今天说分手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 伤的比较久 爱一个人 别太认真 你受伤的眼神

令人心疼 没有一个人 非要另一个人 才能过一生 你又何苦逼自己 面对伤痕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 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 今天说分手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 伤的比较久 爱若变成了刺 思念也成了痴

也许心碎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

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 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今天说分手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 伤的比较久

《开道荼靡》

每只蚂蚁 都有眼睛鼻子 它美不美丽

偏差有没有一毫厘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伤心了就哭泣 饿了就要吃 相差大不过天地 有何刺激

有太多太多魔力 太少道理 太多太多游戏 只是为了好奇 还有什么值得 歇斯底里 对什么东西 死心塌地 一个一个偶像 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 我们在等待 什么奇迹 最后剩下自己 舍不得挑剔 最后对着自己 也不大看得起 谁给我全世界 我都会怀疑 心花怒放 却开到荼蘼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美丽 谁比谁甜蜜 谁比谁容易 又有什么了不起 和谁擦身而过 都那么整齐 碰见所爱的人 却心有余悸 The End

《小情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 当一个歌颂者 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 当一个歌颂者 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约定》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留住笑著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 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档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还记得当天吉他的和弦 还明白每段旋律的伏线 当天街角流过你声线 沿路旅程如歌褪变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单车》

不要不要假设我知道 一切一切也都是为我而做 为何这么伟大 如此感觉不到

不说一句的爱有多好?

只有一次记得实在接触到... 骑着单车的我俩 怀紧贴背的拥抱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 谁要下车

难离难舍总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堆卸 任世间再冷酷

想起这单车还有幸福可惜 任世间怨我坏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经已给我怎会看不到? 虽说演你角色实在有难度 从来虚位以待 何不给个拥抱? 想我怎去相信这一套 多疼惜我却不便让我知道 怀念单车给你我 唯一有过的拥抱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 哪怕遥遥长路多斜 你爱我爱多些

让我他朝走得坚壮些 你介意来爱护 又靠谁施舍

《非走不可》

不舍得伤心,伤心怎将你抱起 不舍得开心,留来给你欢喜

以为斜阳定会升起,会令奇迹感染你 差点为什么呼吸都忘记 也不舍弃

装饰的鲜花一般都不会结果 休克的躯体仍能给你生火 我用残余力气抚摸, 证实你转身擦过

将生命承担不起的难过,放手给我 也许相恋这条路,挤逼的怀抱 不够让我高攀进内才摔倒

踏上分手这条路,才令我突然看到 你的天空宇宙只够我流泪 不可跳舞 装饰的鲜花一般都不会结果 休克的躯体仍能给你生火 我用残余力气抚摸 证实你转身擦过

将生命承担不起的难过,放手给我 也许相恋这条路,挤逼的怀抱 不够让我高攀进内才摔倒

踏上分手这条路,才令我突然看到 你的天空宇宙只够我流泪 不可跳舞 回头路窄,然而肉眼总找得到 要走的比你早

也许相恋这条路,挤逼的怀抱 不够让我高攀进内才摔倒

踏上分手这条路,才令我突然看到 你的天空宇宙只够我流泪

不可跳舞

《明年今日》

或者我已不会存在 即使你不爱

亦不需要分开若这一刻我竟严重痴呆 根本不需要被爱 永远在床上发梦

余生都不会再悲哀人总需要勇敢生存 我还是重新许愿 例如学会承受失恋 明年今日别要再失眠 床褥都改变如果有幸会面 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 惶惑地等待你出现 明年今日未见你一年 谁舍得改变离开你六十年 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

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到这日才发现 曾呼吸过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