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山(浅谈圆霖大师书画)
初三 记叙文 3113字 250人浏览 陌路离伤000

从前有座山

——浅谈圆霖法师书画艺术

圆霖法师书画落款自署“山僧”,“山”字画成山的形象,山,就是圆老所住的狮子岭,也是圆老自己,圆老就像一座山,安忍静穆、远离尘嚣,大家都来朝山。

圆老作画处自题为“白云丈室松竹窗下”,一片白云,几间陋室,窗外长着几棵松树,几枝翠竹,“白云深处有人家”,这就是圆老的世界,既超脱隐居世外,又慈悲不离红尘。圆老劫后余生,寿享九旬,晚岁值遇国运昌盛、佛法重光,故而法缘广大,天南地北,慕名而来者如麻似粟,每天门前等待见面的排成长龙,为兜率寺一大景观。 作为佛门耆宿,在佛事之余,圆老以笔墨结缘众生,其书画落款皆以佛历纪年,处处体现佛教特色,圆老书画题材广泛,佛像之外,山水、花卉、书法等,皆臻妙境,然亦皆不离本分,笔墨说法,随缘度化,不与世间画家相同。

圆老以画佛像闻名于世,笔下佛像常见的有观音菩萨、阿弥陀佛、西方三圣、无量寿佛、大肚弥勒、祖师罗汉、佛教典故等等,深受世人喜爱,迎请供奉者遍及海内外。

“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观音菩萨是大慈大悲的化身,圆老笔下的观音菩萨慈悲庄严,纤尘不染,或甘露遍洒、或循声救苦、或静观自在、或着色,或水墨,皆令人尘念顿消、心地清净,画格高贵,古今鲜对,圆老通过艺术的因缘使得大士法相进入千家万户,正所谓“千江有水千江月,家家户户有观音”。

“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庄严无等伦”,圆老笔下的阿弥陀佛,发髻高耸、白毫婉转、绀目澄清,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仿佛弥陀亲临,近在眼前,见者无不动容,福缘由此增长。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极乐世界,为佛教净土宗的终极精神家园,西方三圣像,历代名家多有描绘。圆老笔下的西方三圣,法相庄严、慈悲祥和,中间主尊阿弥陀佛慈眉善目、垂手放光,佛子端坐莲台,回归佛的怀抱,主尊左立观世音菩萨,甘露遍洒,右立大势至菩萨,手持莲花,三圣脚踩莲花,佛光普照,令人尘根顿脱,恍若置身于西方极乐世界,展示出佛教艺术的独特魅力。

“处己何妨真面目,待人总要大肚皮”。圆老笔下的弥勒菩萨,喜笑颜开,见者欢喜,题句“放下布袋,何等自在”,开示人们要学会放下;“八子闹弥勒”则将佛法清净本性和染污的八识的修行原理以比喻的形式展示在画面之中;“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东土禅宗初祖达摩祖师,虬髯古貌,十年面壁的风神在圆老笔下撼人心魄;十八罗汉,形貌各具,被圆老进行了最具艺术性的演绎,为五代贯休之后一人而已。

圆老流传在世间的大量作品,一般都是兼工带写,水墨淋漓,真正的工笔画极为少见,每有收藏,皆奉若拱璧,轻易不示于人。圆老早年所作,无论佛像、山水,皆较为工细,到了晚期,由于索画者甚众,圆老画了大量的简笔画,如无量寿佛,灵山法会、佛教典故等等,圈圈点点、寥寥数笔,高妙超尘,人物的脸部不事渲染,似有若无,诸相非相,诚如《金刚经》所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意境

深远,妙在其中,介乎似与不似之间,正所谓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达到了一生艺术境界的巅峰。“相对浑无语,若个是难能”,也许这些简单的题字道出了圆老独特的一种精神体悟吧!

法性凝寂,本非言语可以道,然诸佛菩萨出现于世间,说空说有、说大说小、说权说实、说顿说渐,无非令凡夫众生能由一门径,登堂入室,故佛所说三藏十二部,此为言教之佛法。为度化众生,又建寺造庙、塑像造塔,法相庄严,使众生见而起信,有所皈投,此为像教之佛法。圆老以笔墨之因缘使得佛菩萨的形象广布人间,德风所向,草木蒙恩,有缘得者,无不法喜充满,福缘增长,此诚圆老的慈悲与愿力所致,恩莫大焉!

圆老人物画除了佛菩萨像之外,极少画世间人物,世间所存唯有圆老的母亲肖像以及好友“一代草圣”林散之像。圆老早年对人物肖像下过很大的功夫,所以能仅凭记忆就将母亲以及林散之的形象描绘出来,惟妙惟肖,如在眼前,写真能力,实在是令人叹服不已。 于佛像人物之外,圆老还随缘创作了大量的山水、花卉、书法等艺术作品。

圆老早年学习宋元山水,后与“一代草圣”林散之交游,受其影响,改习黄宾虹一派,舍形取神,走性灵、笔墨一路,达到极致,似与不似,空灵淡泊,不食人间烟火,看去是粗头乱服,实质是披褐怀玉,灵光内蕴,有识者得之如获至宝,法喜充满。圆老早年游历甚广,参禅礼佛、百城烟水,其笔下山水多与佛教有关,尤多写佛教四大名山,或清凉世界的五台山、或海天佛国的普陀山,或峨眉,或九华,

皆是亲身游历,凭记忆信手写出,一尘不染,毫无滞碍,在山水画史上独树一帜。圆老山水画上的题句亦与众不同,更多是祝福和哲理,比如“一帆归正好”、“好景在前头”,等等,也许这就是圆老对有缘者的一种启示吧!“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圆老的山水画让艺术爱好者普沾佛法之甘露。

空谷生幽兰,兰被孔子赞为“王者之香”,圆老笔下的兰花,寥寥几笔,不着颜色,似有香气从画面溢出,正如题句“花香不在多”,“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圆老画兰,是以一种供养的心态而画的,常题“香花供养佛”,“种兰半月不烧香”,处处流露佛法的意韵,体现佛法的内涵。兰花之外,梅、竹、荷、菊等这些清高的君子之卉都被圆老进行了独特的演绎。圆老题梅花:“老梅愈老愈精神”,“始知明月是前身”;题竹:“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仍虚心”;题荷:“花开见佛,可立五浊”,等等,无一不是冰雪情操、水月情怀,这些作品如同是圆老的化身,继续默默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圆老曾经得到一册弘一法师所书的《金刚经》,对弘一法师的书法下过很大的功夫,笔锋内敛,神光独运,如珠倾盘,毫无滞碍。圆老常以弘一体书佛经以及偈语等,如同一粒粒琉璃,干净爽利,珠玉满纸,照人眼目,晚年书法信手涂抹,如春蚕吐丝,更趋率意天真,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圆老常书一佛字,再画几个拜佛的,别具一格,深得世人喜爱。

圆老书法除了艺术价值之外,所书内容更给人以启示,令人受益匪浅。“开示众生见正道,犹如净眼观明珠”,表达了圆老对佛的信仰

与虔诚;“光明晃耀如星月,智慧境界等虚空”,则开示了佛法的无上境界;“老实念佛,莫换题目”,则教导修行人要踏踏实实,不要三心二意、好高骛远;“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教导世人要摆脱小我,发菩提心;“大愿悉成满,百福自庄严”,表达了圆老对众生的祝福与关爱;“我见世间人,个个争意气,一旦无常到,只留一方地”、“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请听屠门夜半声”,则劝导世人如何安身立命、注重因果;“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教导世人要自强不息、苦干实干。等等,汇编成册,无疑就是一部修行法语集,这是书法艺术之外,圆老留给世人的另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圆老于艺道自谓“山僧旧习”,正因如此,在圆老坎坷而平凡的一生中,始终与笔墨为伴,日久功深,晚年时达到了心手双畅、人笔合一的自由之境,“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西方的印象派画家用色彩的迷离与跳跃,来描绘自己所感知的世界,东方的青藤、八大用简练的水墨来抒发心灵的块垒,圆霖法师用灵动华滋的笔墨在宣纸上率意点染,不拘成法,般若光芒,盎然纸上。

于佛道,圆老曾自题“身依丛林,足立兜率。心无伎俩,顶放异彩”,正因圆老心地已经清净,真空而生妙有,妙用无穷,于艺术之道自然也是源头活水汩汩而来,于艺道,此诗或可曰“心无伎俩,笔放异彩”。

长空鸟迹、秋水鱼踪,人之一生,实如镜花水月、梦幻泡影,圆老应化人间,随缘示寂,广留笔墨遗泽人间、度化世人。值圆老示寂

三周年之际,成此小文,心香一瓣,以为供养。正所谓:

茫茫人海一山僧,少长离家出凡尘。

百城烟水不辞苦,九磨十难悟无生。

立足兜率作狮吼,笔墨广结四海缘。

梦里又见师归来,慈云德水润群生。

(佛历二五五五年(2011年)春月正殿于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