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 研学论文
初二 散文 1417字 666人浏览 clx207903

《呐喊》研学论文

鲁迅是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伟人,他的重大贡献就在于为中国的前途命运奔走呐喊。细读鲁迅先生动活泼的呐喊,有着特别的历史背景。只有把他的呐喊放在这个特别的历史背景之下,才能真正体会他的生命力和价值。 《故乡》是鲁迅先生取材于农村现实生活的一篇短篇小说。小说深刻地概括了1921年前三十年内,特别是辛亥革命后十年间中国农村经济凋敝、农民生活日益贫困的历史,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风貌。小说以章运水为原型,塑造了闰土这个深刻隽永的人物形象。通过这一人物形象,一方面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封建主义压榨给人民造成的苦难,反映了辛亥革命前后农村破产,农民痛苦生活的现实。另一方面,集中体现了鲁迅先生对“人性”探索的意义,突出反映了鲁迅对“国民性”的拯救。

《故乡》里写了三个故乡,即少年时的故乡、现实中的故乡和希望里的故乡。在这不同的故乡里,我们看到了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性格上都迥异的闰土。

《呐喊》小说之一《故乡》将虚构作者与现实结合, 令人不得不怀疑作者与小说人物的统一性, 浓郁、强烈的抒情性, 田园牧歌的情感也在闰土的一声”老爷”中彻底破灭, “我”的再次离去与闰土的离去是相互见证与背离的. 鲁迅是真正透彻了解农民的心灵的作家. 《故乡》比起古典文学构筑的童话世界更富于现代性, 它是描写无暇的童话世界中被毁灭的悲哀, 他“描写现实世界与童年经历的分裂对立, 表现在现实世界中童年的纯粹而美丽的童话般世界的崩坏与堕落, 以及那个为‘一轮金黄的圆月’所照亮的想象世界的歌吟般的追寻”, 实际上是引导人们的目光投入更深沉与痛苦的现实. 乡村是没有陌生人的世界, 与《祝福》、《社戏》中的“我”一样, 鲁迅却正是从一个陌生人的视角来发现、观察“陌生化”的“故乡”的, 它是对现实的一种永恒的拯救, 关照现实对立的想象, 以田园牧歌的笔调上位于这种自己身处其间却又终是孤独的陌生, 极其高超的寄托了自己的现实主义精神. 这种现实主义, 不同于直接的白描, 正是童话般的想象世界加深了现实的深重性. “幻景”与”现实”混沌一片, 从“离乡”到“作怀乡梦”, “我现在的故事”始终在“心理的回乡”与“现实的回乡”所构成的张力中展开, 而且必然是一个“幻景”与”现实”相互剥离的过程, 剥离的痛苦与“金黄的圆月”相映成辉, 是折射后更为苦痛的现实.

在当今社会上,出现了视鲁迅式人物于痛恨之中的现象。这种现象让人费解,但究其根本,也就不难理解了。当今社会,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思维方式似乎有所复古。遇到痛苦就迷茫,比如我们搞改革开放,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说到底它是一个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过程,但这中间种种政策的出台,如物价全面放开,就不乏怨言,就渴望稳定,就要考虑承受能力的问题。对待别人,就要考虑利害关系的问题。而鲁迅则不然,从不去考虑利害关系的问题,而是或仇或友,或对或错,言之所及,当事人有的还在或当事人不在而其后人在,难免纠缠绕结,恩恩怨怨。他的呐喊既不能作为乱世的福音,也不能作为盛世的福音,他自谓是“投枪、匕首”,锋芒毕露,不留面子,不免让一些人避之唯恐不及,更何况中国人向以“ 柔”为“和”,以“刚”为“烈”,尤其是现在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搞经济方面-----广结关系,和气生财,因此,出现这种现象就不难理解了。

总之,我认为,鲁迅先生的呐喊,作为民族文化传统的精华部分,它有其存在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并将不断地启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