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市近三年几篇中考优秀作文
高中 其它 4884字 991人浏览 359042247

1 2015作文

1. 凝视生活

爷爷吃了口青菜,嚼了嚼,“太咸了。”于是奶奶晚饭便少放了点盐。 爷爷喝了口粥,抿抿嘴,“太稠了。”于是奶奶思忖着要放多少水。

爷爷看了看天气预报,淡淡道:“明天要降温了啊。”于是奶奶从衣柜里拿出爷爷的厚衣服放在床头。早上起床时却发现自己床头也多了一叠衣服。

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已经有大半辈子了。爷爷有个坏脾气,鸡蛋里面挑骨头,似乎是他一贯的作风。可我时常看到,奶奶总是用一脸虚心请教的表情回答爷爷的一切刁钻问题。我不知道奶奶是如何把“容忍”甚至是“包容”一直坚持了四十多年的。

爷爷奶奶应该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最为普通的夫妻吧——结婚成家,生儿育女,至于有没有情感的交融,不得而知。然后就这样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地在一起生活一辈子。

但我还是会相信“日久生情”的。我曾经问过奶奶,“你就这么顺从爷爷不嫌烦啊?”奶奶一边洗完一边回答说:“嫌啊,那个老家伙!”不知是不是水流的声音,我好像听到了奶奶略带掩饰的笑声,将视线从奶奶灵巧的手上转移到脸上,咦,奶奶的脸红了。我又凑近了过去,附在奶奶耳边轻轻地问:“那你喜„„喜欢„„爷爷吗?”这两个字从嘴里吐出来有点困难,说完我赶紧弹开了。奶奶的手微微一颤,低声骂了句:“你个小兔崽子,看一会儿不收拾你。”切,看着奶奶的动作明显刻意了起来,显得僵硬,脸好像更红了,看来是真的了,我心里下了结论。奶奶往锅里加水,看了看,像是想到了点什么,又加了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多加点儿,老头子喜欢吃稀的哦。”看着奶奶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也是醉了。

爷爷奶奶,他们不会像现在那些“开放”的小情侣们一样,一口一个“亲爱的”,爷爷奶奶的爱早已渗透到生活中。每一件事,每一个物品,每一句话,都被一种叫爱的粘稠物包裹得紧紧的。

看着边洗碗边一脸陶醉的奶奶,看着夕阳下慵懒地叼着烟斗的爷爷,我突然明白了,这便是生活,因为太司空见惯,所以不足为奇;因为太简单,所以从不需要想太多。这便是生活,这便是爱。

2.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题记

“烦死了,烦死了!”

我大叫道。

周围的目光全被我吸引过来了。没错,我现在非常的急躁。在景区门口,竟然没有索道的票了,这不意味着我需要爬上几百米吗?

我十分不情愿地背起了背包,心中一团怒火,匆匆地跑上台阶。突然—— “啊!谁呀?”我怒气冲冲地问道,一边寻找着我被撞掉的眼镜。戴好眼镜,才发现面前站着两位老人。男的风度翩翩,头发整齐地梳好,有一丝欧洲绅士的感觉;女的发型优雅,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

“小姑娘,你怎么样了啊?”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了笑,说:“爷爷奶奶,对不起。”

却又十分好奇,又问:

2 “爷爷奶奶,你们也没买到索道旳票吗?爬上去好累的。”

爷爷爽朗一笑,慢慢说:

“爬山只有爬上去才会有趣。听听鸟语,闻闻花香,不比索道上拥挤的人流更有意思吗?”

我没听懂,还是觉得索道舒适自在,便告别两位老人,去买了瓶水。

买水回来,两位老人已走到前面,那个奶奶看起来很调皮,一会儿跑到竹林,一会儿又站到石头上。而老爷爷也没有倦怠,抱着胸前的单反,拍摄自己喜欢的照片。

我追随着他们的身影,也看到了许多不同的景色:

我看到小小的溪流,细而窄,只有一只脚可以伸进去;我看到石头上的青苔,竟然是一只公鸡的形象;我看到嫩嫩的竹笋;甚至我还去喂了小猴子。

不知不觉便到了山顶,却发现两位老人已经到顶。

“小姑娘,累吗?”爷爷问。

“不累,我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景色,比坐索道有趣多了。”

“没错,坐索道固然快捷,但每次只能留下照片,风景一扫而过,什么都不记得。而只有亲自欣赏、体验,才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像欧阳修的一首词说的那样‘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生活是需要凝视的。”

原来如此,我总是因为急性子而放弃了很多景色,“匆匆”中遗失了无限风光。生活为什么要那么快呢?一样长的路不如欣赏美景,凝视生活仔细认真地前行。

放慢脚步,凝视生活,从容过好每一天。

3.

一瞬间,便是永远。

他们相约在香樟树下,安静地互相理着衣襟。借着树旁小池与太阳的完美融合,他们梳着蓬乱的头发,努力让微微发热的脸上现出三年来最美的笑容。带有温度的微风悄悄地抚过少年们的脸颊,不留一丝痕迹,仿佛带走了缕缕牵挂;暖阳温柔地洒下一米阳光,像是对他们最安静的吻别。

“要笑得开心点哦。”摄影师努力寻找着那个夏天最美丽的角度。太阳光照在乌黑的镜头上,反射出一道绚丽的彩虹,像是对炙热的夏天最美好的慰问。乌黑的镜头里六十多位少年是那个夏天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小池里的金鱼勇敢地跃出水面,摆出最妖娆的舞姿,多想在那张小小的画卷上留下一个倩影;香樟也毫不吝啬地扔出她最宠爱的绿叶,刚巧落在那少年的发辫上;天空中轰响而过的飞机,只留一道白净的云烟,像是给那少年最美好的祝愿。

他们安静地挤在香樟树下,围住三脚架。羞涩的脸上溢出最美的笑容,咧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此刻,所有的生命都在向他们微笑,所有的生命都在为他们欢呼——毕业快乐。那个夏天,那个角落,有最美丽的瞬间。

之后,他们安静地看着这里的一切,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想记住每一个人的脸孔每一个人的笑容。眼眶开始红了,直至落下那滴晶莹的泪珠,如同女王王冠上那颗最闪亮、最耀眼的钻石,毫不逊色。他们多想向这留恋已久的天地告白:“有你便是晴天。”

却始终没有开口。

太阳光线如脱缰的野马冲击着他们的泪腺。终于忍不住相拥一起,说不出口

3 的悲伤。

某年某月某天,他们会在旧书架上寻到那个夏天最美好的画卷,安静地看着它——如初模样。

2014年

看似寻常

颤抖的双唇印下的轻柔一吻,看似寻常,却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深情爱恋的凝聚。

-

----题记

“哇------哇------”十五年前的冬天,鹅毛大雪在窗外击打着玻璃,结成颗颗晶莹的水珠,一声响亮的啼哭声惊醒了昏睡的你。大雪洁白,却抵不过你面色的憔悴。你小心翼翼地将我抱在怀里,在我的耳根印下一吻,颤抖的双唇带有母亲炽热的温度,“宝贝儿,你是我的天使,我的奇迹。”

“啪嗒!”一颗雨珠停驻在我的额前,留下一片湿润清凉。我恍然大悟,忙加紧行进的脚步。清晨的雨下得连绵,湿润了房上的薄瓦,泥泞了门前的小路。门旁开得正旺的白玉兰,绽放开硕大的花朵,吐露着晶莹和芬芳。“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一只蝉儿伏在高大的泡桐上,响亮地啼鸣着,努力为夏天做最后的收尾。是啊,已是六月,我也该为这三年来的拼搏努力做最后的收尾了。

今天是中考的日子,清晨,母亲照常早起,在厨房做早餐。我躺在床上,听那路过门旁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和厨房里轻微的碗盆声,心中怎么也静不下来。轻轻取下床头的相框,里面的女子,一身白裙,带着温柔恬静的微笑,纯洁芬芳如一朵绽放的玉兰。十五年前的母亲,饱满、美丽如一粒成熟的果实。

“噔噔噔”,母亲的敲门声响起,我抚去眼角的湿润,走出房门。

临行前,母亲用溢满慈爱的双眼注视着我,双手做着重复了千万遍的动作------母亲费力地踮起脚尖,为我整了整衣领,然后在我耳根印下颤抖的,炽热的一吻,耳边是温暖的絮语,“宝贝儿,你是我的天使,我的奇迹,加油!”我低下头,不经意瞥见了母亲眼角的,细纹。什么时候,岁月在母亲脸上刻下刀痕?什么时候,时间将母亲的青丝染成了白发?什么时候,光阴将母亲亭亭的身体磨练得瘦小?于是,我撒了娇,将几滴泪蹭上了母亲的背。

突然想起冰心的文:母亲呀,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还将是无遮拦天空下的隐蔽?

母亲呀,你是荷叶,我是红莲。不再求你做我雨天的隐蔽,只求你在我娇花初绽的时候,仍能碧叶摇摆地同我走下去------

我紧紧搂住母亲,在母亲的耳根印下深深的一吻,看似寻常,却是一个孩子对母亲最深挚的承诺。望向考场的方向,眼中的泪珠熠熠生辉!

记忆深处,是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树下端坐着一抹看似寻常的微笑。 那棵梧桐树在老宅的街口,树干笔直地竖起来,像把利剑插入大地。流过树叶的风携着叶香与清阳扑面而来,一地细碎的影中,坐着一个老人。

老人面前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骑起来会咯吱咯吱响的,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许多的书,他总是穿着黑色的汗衫,拿着一本书坐在那里。他的侧脸专注而认真,除了银色的汗水外都溶在影子里。

4 见到我来,他总会挤出一抹笑,那笑太寻常了,像是看过无数次似的,眼角是成堆的皱纹,肤色是黝黑,摸在我头顶的大掌憨厚温暖。

他极爱看书。看书时背会挺得笔直,手指捻过书发出沙沙的声音,梧桐硕大的碧荫他一家独占,客人也都是熟客,每每我将他自书中的酣梦唤醒,他才露出个微笑迎客,报一个价码后继续埋头看书。

他总是孤身一人,或许还有梧桐和书与他作伴,大多数时候他一个人静坐着看书,不言不语。有时还会亲昵地抚摸梧桐树干,他粗粝的大掌和树皮该是一个纹路吧。

有时他也会与喜欢的客人侃侃而谈。他的知识丰富得吓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摸着不够长的胡子,一条手臂轻轻一划,总有一种笑谈千古,指点江山的味道。

他的眼睛这时像含了一团火,炙热而浓烈,我无数次望进那团火,只觉心神一震。

只不过,待人走后,他的影子被斜阳拖得越来越长,像是一笔大大的“一”字。

犹记得他教我读诗。那时正是桐花纷飞季,淡紫偏红的花瓣飞舞,流淌着神秘而美丽的光华,将天幕笼罩。他也停下来看,随即便将我招来,一笔一划地带我写下一首诗。

桐花万里丹山路。

我看着空中翻转的花瓣,只觉得这首诗实在美极。我崇拜地问他为何懂得这么多,他笑眯眯地抓了把还没蓄够的胡子,自得地说:

“我可是文化人。”

那寻常的笑容里顿时沾了墨香。

搬出老宅,我已许久不见他了,一天闲来无事,在小区中散步时,发现了一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下面坐着一个脊背笔直的老人,他看着书。

我走到他面前,挑起堆得整齐摆放着的旧书,他恍然未觉,像是陷入深深的,满是墨香的,有梧桐叶香和淡紫桐花的梦里。

很久很久,他方惊醒。抬起头,露出那抹记忆深处的、看似寻常的微笑。 看似寻常。

2013年

成长的力量

琉月明澈,以最圆润而温柔的姿态抚慰着在叠叠暗影中张惶迷茫的新枝,给与它们成长的力量。

我守着满身创口独坐于桌前,独坐于这初春的寒夜中,只望着窗外黯然。 我似是遭逢了生命中悲剧的离心力,转瞬被抛至远离幸福的荒地。父母的婚姻恰似垃圾的泡沫剧般破灭。有人说,学习好了,父母的关系就足以挽救。只是,眼已蒙了阴影,心已落满尘埃,除了连续的失利,我一无所获。

不再做想法,我只别了窗外明月,默啜一口母亲早备于桌上尚温的水,转身于题海。

似是只剩指针间时间流淌的“嘀嗒”声。却又伴着她手下锅碗碰撞的声音。我不由皱眉。

“吃饭了,先别做作业了。”不时耳畔传来她的轻唤。我不答。

5 过了一会儿,她又唤了几声,我突地便不耐烦了,喊了起来:“你烦不烦?” 世界兀地静了。只剩月光亲吻枝叶的声音。

我不由得一阵心慌,转身看向窗外,月光仍奇妍,微笑着望着成长中的枝叶,和无措的我。

心中有什么突然在敲打,我心下烦躁,索性起身,走向餐厅。

只至拐角,便见她走至门口,已在整理行装。

她看见我,却只是温柔地笑笑:“我去上夜班了,自己在家小心点。饭在桌上,快吃吧。”

我有些慌,张口唤她:“妈„„”

她回头笑笑,走出了门。

我来到餐厅。很丰盛,是我喜欢的。她总说在成长的我,不能缺了能量。 我的碗尚在热水中温着,余光一瞥,我的心一颤:她的碗中,未动一口。 我霎时心痛。

离异后,母亲独自抚养着我。日夜交班,已是极辛苦,却仍每日等着我吃饭。 我呢?却只是让她守着饭桌等着,直至来不及吃上一口饭便又去奔忙。她从未怨过。

急急奔向窗前。我扒住铜色地窗口——

她的身影尚未远去,在清冷的月色中,她的轮廓单薄而令人心酸。桐叶的影憧憧覆于她的肩、她的发,几分寒凉,几分无助。

何蔚说:“感动是一种养分。”

这种养分是我成长的力量。我汲取了如许多的年岁,却仍只会自怨自艾,而忘了回报。

泪,终于落下,融化了月色的光晕,也不见了她的背影。

她给我的,我成长的力量呀!

我终于理解,幸福未抛弃我,只是我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月光仍是柔软的样子,流过枝桠,传递着爱的力量。

风中传来成长的味道。

“真爱在心中。”北岛说。我终于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