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城
初二 记叙文 2261字 208人浏览 tangsssshui

(一)

老人要开始一个人在这个绿色环抱的小楼里生活了——老伴和孩子们都受不了这里穿透的令人窒息的热浪,往凉意逼人的北国去了。

当初,老伴几乎用恳求的拉长的语气告诉他一同去,老人放眼横叠的眼皮前徜徉着的一片片油光光的绿色,硬说不去。老人心中的那份分对自然的依恋与没人理解的心绪随着他们远去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地沉淀,沉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人是该高兴还是伤感呢?因没有喧嚣的安逸的清净而高兴?抑或是因过分的安静所流溢出的不安和孤寂而伤感?第一次为他唱晚的黄昏悄悄的给身后这间披满地衣的二层小楼装裱上深色的金衣,流洒的余辉在小楼上张开一对近乎透明的翅膀——这纯善的羽翼似乎懂得老人的心意,一直静静地偎依在他坚实的后背,与老人的心相互籍慰、相互解闷。小楼则宛如一面和老人同龄的黑黝黝的城墙,抵挡深山而来的刺人肌骨的寒风,默默地坚守在老人身旁。只有这座小城和老人知道,一切在这流火的季节里飘荡的让人不适的滚烫的空气是那样的珍贵,里面所支撑的精魂是何足精致。

(二)

夜幕从天空拉展下来,黑色在小村庄里愈加膨胀,很快笼罩了老人盘缩的核桃般地脸。老人轻松地倚在一张刻满拙痕的竹椅上,背对着身后这座斑驳的城墙,聆听夜的絮语。轻柔的风告诉他四处是如此的静谧,能捕捉到远离尘世,超胜尘世的那份难得的气息。老人一个人的城,一个人在微风中喘息,一个人轻敲手里干脆的老竹制成的烟杆儿。没有太多人呼吸的空气似乎很清新,找不道一丝污浊。他仿佛是这城的王,毫无声息地坐守着,习惯于无风无雨、寂静寥落的世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之,老人微闭着尖垂的眼,享受一种十分的安逸。他一想到以前孙子在闷燥的屋子里大吵大闹,挑逗不安的空气,想起老伴为了哄小婴入睡而发出的咔咔的噪音时,心口就要翻滚汹涌的热流,浑身不适。好了,现在就他一个人了。老人感觉很快活,就算是自己刻意发掘的,他也认了。夜也瞌睡了,摇摇晃晃地,招来了鸣虫流莹,围绕在老人四周。老人睁开惺忪的眼,视线穿透寂寥空洞的黑幕,看到一朵朵自然而璀璨的星骨朵,他们向着迷人的月桂眨巴小眼,像是怀了一颗颗感激的心在膜拜。老人深深呼出一口气,仿佛要吐出一个莫名的东西,脸上的核桃往上碎开了,然后是像一段激情豪放的曲子播到中途,突然绝声了。夜已安息了,老人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身子完全倒在竹椅上,便只听到间隔很长的酣睡声。

(三)

日子如过滤了一般,在这座城附近缓缓行进。老人披着金衣出去,穿着黑布回家。他一个人坐在城前的竹椅上,仿佛在巡视不安分的入侵者,在恐怖的安静中警惕着。他说不出是否喜欢黑暗,反正对它开始产生排斥和怀疑。每当夜幕像一张密实的网张罗四面,老人的心不免提钓起来,呼吸也变得异常急促,几乎要跳将起来。也许是孤独在蔓延了,该死,这最可怖的妖兽终于来了。老人脑子有点紊乱,他慢慢吸气,然后长呼一口,想静下来。然而,那副模糊的狰狞的面孔愈发清晰——尤其是那对黑暗中格外刺眼的红色的眼,像两颗滚烫的火球烧灼老人难受的内脏。他想用手搅散眼前直压而来的黑暗,然而无济于事。是啊,孤独是一种游离于尘世外的魂魄,你怎能打散它,让他在尘世中消失呢?老人现在默默地抽着旱烟,他的脸上阴雾重重,宛如透露出低声的求救,但声音真的极低,被什么抑制了,是老人因历经沧桑而练就的一颗坚定的心啊。它不断地接受孤独的挑战,即使是伤痕累累,也不屈服。因为如此,老人才依旧安静的靠在竹椅上,吸一口旱烟,然后轻轻地咳嗽几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人的城也在抵抗着,尽管它已是如此不堪一击。城内的滚滚热浪被孤独这只巨兽一吹而散,剩下的只有冷清空寂。寂寞是一只贪心的虫,在一点一点蚕食着老人和城设下的脆弱的防线,直至吞噬。

(四)

老人愈加警惕了,每每黄昏逼近,就要不时瞥一眼肩膀——他是不敢再让黑暗这精灵在上面着陆,让他给孤独开路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稀疏的星骨朵无力地挂在深邃的天幕,竹椅发出的咔叽声在天幕下小心的前进。老人像一个无武装的骑士,等待着什么。四周黑压压的树丛仿佛蓄谋已旧的入侵者,气势震天地冲向老人的城。老人毫无防备,不免惊慌失措,他一个人,怎敌得过漫天的孤独因子?恐惧、怀疑、惊惶、无助。老人跟着竹椅摇晃、尽力掩盖内心爆发的不安。

突然,一枚石子掉落下来,蹦蹦跳跳,击中老人的城,荡出直触心弦的吼叫。老人身子不禁不由颤抖了一下,他的脑子却渐渐澄清了,浮现一片片空白——黑暗竟在脑子里消散了。那些空白慢慢出现了模糊的轮廓。老人记起那些画面:有孙子在河塘摸泥鳅时,冷不丁扑倒在泥泞中的,有老伴在晕黄灯光下眯着眼给他缝破衣的——还有许多甚至只有一丁点记忆的温馨的画面,一幅幅展现开来。老人不抽旱烟了,静谧的夜空看着一个躺在椅上,静静沉思的苍发老人,试图读出他复杂的心绪。

是石子,不,更因说是老人的城,在他如此无助的时候,敲醒了这颗迷途的心。孤独原本属于尘世外,是不尘世中真实出现的啊。黑暗并非是高明的迷术的始作俑者,真正的祸首是人类自己。是我们太过于猜想黑暗,是我们在尘世中钻得太深,以至往往失去身边的美好的东西时,就产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渐渐掉落到自己设下的迷宫中,一个人独自蜷缩在寒冷的角落,于是,孤独边在自己心中盘旋,直到占据所有。殊不知,他往往是停留在迷宫出口前的那个角落里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人沉思以后,就又拿起了搁在地上的烟杆儿,大抽起来。他脸上的核桃久违地绽开了,他在讥笑自己的无知啊。他的这座城独自在同一个地方伫立那么多年,却没有不理智的崩塌,而他一没有活透的人,却被黑暗迷乱了。

现在,在这座班驳的城墙前,老人依旧是一个人的城,一个人在微风中喘息,一个人轻敲手里干脆的老竹制成的烟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