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还想再做您的女儿
初一 散文 2694字 399人浏览 sky青春飞翔吧

父亲离开我们近三年了,在父亲离世三周年来临之际, 谨以此帖献给父亲。

父亲是四川人,1959年初中毕业当兵去了东北,本来在部队表现不错,有入党提干的机会,可是为了母亲,父亲硬是退伍了。

母亲和父亲是初中同学,初中毕业保送上了成都军医护士学校,当年学校为了支援农业建设,停办了一年,再开学时通知书被母亲所支援的乡政府扣留,原因大约是缺人手,待母亲看到那份通知时,时间已过去一年多,年轻的母亲一气之下跑到东北去找父亲。 父亲把母亲安置在东北的战友家,诸多不便,退伍后,父亲和母亲两个四川人在东北安了家,艰难的生活中,陆续生下我们兄妹四人。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父亲是一个善良,慈爱,耿直而又相当固执的人。

说父亲善良,慈爱,是他从不与任何人过不去,从不生是非,对我们兄妹几人脾气尤其好,特别疼爱我。

父亲是司机,经常会出车去外地,我没事的时候就会跟去玩,每每都有熟人向父亲问:这是你女儿? 父亲总是很得意地说: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有时我极力搜寻绵长的记忆,竟发现父亲从未对我发过脾气,甚至没说过一句重话。 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进厨房喝水后忘了盖水缸盖,一只下蛋的母鸡掉进水缸淹死了,母亲大发雷霆,吓得我不敢哭,不敢吃饭,父亲一边劝母亲,一边烙了几张糠饼,哄着我吃了。还有一次晚上看电影,我弄丢了母亲下午刚做好的一副漂亮绵手套,被母亲一顿斥骂,也是父亲一边劝母亲,一边哄我的。这样的事情多得数不清。

说父亲耿直,是他从不会转弯,对任何人都不设防,在父亲眼里,能在一起喝酒的都是朋友,由于这种性格,吃亏上当无数次,始终不曾悔改。最典型的一个事例莫过于那次代别人买猪。

托父亲买猪的那人是个包工头,父亲的朋友,那时春节将至,那包工头托父亲给他买几头猪给工友们过年,可是没有先拿钱,让父亲佘账,说好猪一运过去立马付钱,母亲极力阻止这件事,说要是他们吃了猪肉不付钱,那卖主就会找我们要钱,一头猪几百元,好几头就是两三千呀,两三千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没必要惹这滩麻烦,可是父亲说朋友嘛,这点忙不帮算怎么回事,再说人家一个大包工头,付不起几头猪钱?母亲无法阻止他,只好去阻止卖猪的人,说你们如果卖给他,到时收不到钱可不关我们家的事,不许到我家来要账。大约是父亲人缘太好了,人家信得过他,也可能人家过年缺钱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结果不幸被母亲言中,大过年的,家里挤满了要账的人,差点把母亲气出病来。

父亲最坏的性格就是固执。当年祖母因无力抚养两个半大孩子(我的三叔和小叔),没与我大伯和父亲商量找了个伴一起过日子,那时大伯在外地工作,父亲在部队,父亲一辈子没有原谅祖母,在东北生活了一辈子没有回去看一次祖母,也基本上没写过一封信,都是母亲写信寄钱给祖母,但父亲晚年接到祖母过世的消息时,还是流下了浑浊的泪水。

我是个能折腾的女孩子,从小在外念书,在家时间很少,高中时折腾回四川老家读书,正好代父赎过,多次去看望祖母,祖母稀罕得不行,并未怪罪父亲。

90年我追随男友来到厦门,由于工作忙,且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好,我总共才回过两次东北老家。94年春节和爱人一起回去,2000年国庆因爱人工作走不开,我自己一个人回去。

临行前打了电话,但并未确定哪天能到家,一路上我总在想,父亲一定会在出站口接我,当我经过了飞机再火车的折腾,拖着沉重的皮箱走出站台时,果然一眼就看到了亲爱的父亲,6年不见,父亲苍老了许多,而我却比上次回家胖了不少,父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大声叫着我的乳名,那一瞬间我的心无比的温暖,莫名的疼痛,随父亲一起坐上回家的汽车,父亲让我坐前面,他坐后面,前面平稳,后面颠泊得厉害。

那次相聚10多天,父亲多次动手给我做手擀面条,他知道我不爱吃现成的挂面,父亲做的面条很细很细,极有韧性,怎么煮都不会断,汤料也配得好,是我在任何地方都无法吃到的美味。

谁知不过一年多的时间,01年9月父亲开始不能吃饭了,在家诊断为食道癌,我们震惊悲伤之余立即汇钱回去,让哥哥送父亲母亲到哈尔滨坐飞机来厦门,我永远不会忘记01年11月4日,机场出站口,我们看到瘦弱的父亲和焦虑的母亲那一刻,百感交集的心情岂非文字所能形容。

经过详细的检查,排除了我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晚期食道癌确诊无疑,, 医生说保守疗法只能吃点流食,勉强活个三五个月,手术治疗一旦成功,至少可以活一到两年,如果很成功,甚至可以活更长时间,且可以吃任何想吃的东西,作为子女我们经历了最艰难的抉择,劝父亲接受手术。父亲的身体实在太瘦弱了, 心理也早已不再坚强,最后就由我们做主同意手术了。01年11月9日早上8点多,当医护人员来为父亲插各种导管时,父亲可怜无助地看着我们说:咱别做了,行吗? 我们强忍悲痛故作镇静地说:做了就好了,就可以每顿吃一碗干饭了。

那个上午真是漫长,我们和母亲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才把医生等出来,当得知手术取得成功时,如释重负的我们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之后父亲被推进重症监护室,家属不能进去探望,我们就陪在重症室外。后来又经历了切气管等一系列痛苦,父亲终于出院了。 那段日子我高度紧张,电话铃一响,我的心就狂跳不止,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命县一线”,生怕父亲走不出重症室,因为父亲实在太虚弱了,万一父亲就这么去了,就等于是我们害死的呀,虽然爱人总是安慰我说:不会的,即便是那样,我们的初衷也是好的,父亲不会怪我们的,可是如果真是那样,我自己能原谅自己吗?

再经过几个月的放疗化疗后,父亲的病情终于趋于稳定,我们原打算让父亲在我们家多调养一段日子,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回去,可是父亲强烈要求尽快回家,任凭我们怎么劝说,也没能留住父亲,02年的中秋刚过,在冬天来临之前父亲和母亲就回东北了,至今我不得而知,是不是父亲早有预感,一定要赶回老家安息,而当时只所以同意来厦门,是不是一方面希望有奇迹发生,一方面想临走前来看看自己的子女?

父亲母亲回家后,我常常打电话,一直都很好,可是03年4月开始,病情突然加重,那时正值我怀孕早期,本来受不得惊吓,可是差不多天天被吓着,由于身体原因, 我无法回家去看望父亲,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

终于有一天,当弟弟电话中对我说父亲已经走了时,我好象连眼泪都没有了,„„. 亲爱的父亲永远地离开我们了,从此我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了。

无论人世间有多少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日月星辰依旧轮回普照着大地,风霜雨雪依旧轮回更换着四季,转眼父亲离开我们三周年了,三年来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对父亲的缕缕思念也时常萦绕在我的心间。

.

在这里,女儿要对父亲说,如果有来生,还想再做您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