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的路不后悔
初二 散文 4298字 284人浏览 这里w来过

走过的路不后悔

◆依拉索妮

昨夜,十点钟。冬妮给黑子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

黑子,本想这次加上你以后,只看不聊。但看到你和诗情俩人聊得火热,我的心痛极了。马上把你和诗情都移到黑名单里。你为我写得那些日志和说说,让我心碎。说你不爱我是假的,说我不喜欢你也是假的。在羊头山顶多想投入你的怀抱,在北环路牌坊口,多想握住你的手。看着你因等我在寒风中瑟瑟挨冻四个小时的模样。回想你在卧佛山下为我打电话时的颤动,我心酸极了。此时,我多想下车为你暖暖手啊。我终究没有,勇气挪不动我的双脚,我怕你看到我头盔下挡风玻璃内的满眼泪花。你的文字,你的情思,我记下了。永远不会忘记的。 多想牵着你的手登上卧佛山顶听梵音声声,多想和心动的人抱着站着互相对望着,看彼此深情透亮的双眸,感受爱的温暖。多想不让你等到日夕暮钟响,不让你有不见绿衣裳的渺茫。然,你的痛苦纠结着我的心扉。你仍是对我那样的依恋和不舍。为了让我能够安心的工作,你还是下了决心,删掉了我,永不看见让你激动又期待而不能陪伴你的头像。可删掉加上,加上删掉重复了无数次。今天我把你彻底删掉,请原谅!

我会记住这份情的,或者我想你时还会给你打个电话,或者在节假日给你发个短信问候你的。今生不为别的,只为你这份纯洁真挚的牵挂。

发完短信,冬妮释然了,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刚醒来,冬妮摸过手机,看到有电话和短信。她解码打开屏幕,发现是黑子在两点三十分打来的电话,还有五点钟准时发来的问候语。冬妮的心开始波澜起来。她竭力控制着这份情感,不让眼泪留下来。她依旧按了一下热水器后背上的红色纽扣,并洗漱、喝水、拿球去广场晨练。归来时她把球和衣服放在一边,朝窗外的玻璃向屋内看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七点半了。她忙拿起笤帚打扫起屋里屋外的卫生。完毕,八点钟左右,她开始拿出手机,看到又是两个未接电话。她打开看了看来电时间,一个是七点是十一分,一个是七点十七分。还是黑子的。她想回个电话。转而一想,算了。如果有心,他还会打来的。于是,冬妮准备拨打电话的指头又离开了触屏。恩恩怨怨何时了,这份念想,这份渴求,这份心动,让人欲罢不能。但应该放手!冬妮的心虽然还是有点舍不得,但她知道释然,源于放手!

想起前天黑夜,冬妮彻夜难眠的情景。她是那么无奈,那么忧郁,那么无助。被窝里始终冰凉,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冬妮怎么也合不上双眼。满心的牵挂与不舍,他为什么就删掉自己了。她想起了他发给她的一个信息:夜夜思,岁月老,花恋人间暮与朝。离别长长,相聚寥寥,千言万语堆眉梢,欲哭无泪人渐老,相思末了。原来他删我是有原因的啊。谁为谁疯狂,谁为谁扛殇,喜欢一个人,开始一段伤。回味他的话,我明白原因了,他爱冬妮发了狂。 冬妮进了厨房,看到晨练前焖在电饭锅里的米饭已好。开始准备做菜。看了看炉火刚放进的煤球还没有旺起来,她就拿起放在中间饭桌上的手机连上网,打开隐身的QQ 。她发现黑子发过来两句话:今天是星期天,去干吗?挺高的一招,又把我删除。冬妮回话:有事吗?他回答,没有,本来...... 冬妮想:这是怎么回事,昨天上午就把他打在黑名单里,QQ 上怎么还能对话?真是不理解现在高科技电信的技术啊。让人跑也跑不掉,躲也躲不了。于是她回了几句:黑子,看到你在诗情空间的评论了。你的评论引发我的思考,不得不想得太多:你的知己(好听的说法)真多。你在用同样的方法和她缠绵,而我不需太多,只要一个。然,这一个也不纯,因此,我删掉了你。从此,隐身永不聊天。和以前一样,静静地相思,静静地写作,轻轻地感动,轻轻地落泪。寂寞着自己的忧伤,激动着自己的快乐。那里,没有虚伪

和欺骗。活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倚在窗前,看花开花落,抱着栏杆看日落东升。不再相信世间还有纯情存在。黑子打过来几行字说,昨夜睡不着,又喝酒了,醉了,给你打电话了,你不接。冬妮回过去说,你喝酒与我何干,我只知道自己做饭时把油洒了一地;走路时撞在了墙上。告诉我,情是何物?为什么,总也遮不住,挡不了,那份闲愁。黑子回话,在你不理我时,和诗情聊了一上午,你不相信算了,我把她删掉行了吧?你呀,总是让我担忧。冬妮不理他,退出了QQ ,感觉心情好像舒服了那么一点点,至少出了一口小气。

在昨天删掉他时,冬妮在另一个空间写了《想起》,小树颤抖着,当小鸟在上面飞;我的心颤抖着,当我想起了你。写完这话,冬妮感觉她的泪一直在流,自从她把他删除时,他就开始发短信、打电话很生气的样子让加上他。这种反复的删除有几次了。冬妮觉得因为和他聊天误了黑夜正常的备课,而导致她白天心神不灵,面容憔悴。她感到玩手机,聊天真是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啊。想那些念高中的孩子,考不上学校和自己这种情况一定是一样的。因为玩手机,上网聊天残害学业下降,因此,冷静下来之后,她抱着平静的心情又写下了《平静如水》:对于这份情感,我渐渐地,归于平静。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破了家庭。寻求的是心灵上的慰藉。现在自己可以明白,何去何从了吧。人生就如一个舞台,一次游戏。不管怎样,总得分清主次。不可苟言一笑,忘掉自己、忘掉家庭。网恋什么也不能改变,所能改变的是一份焦愁,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平静下来,归于淡漠吧!

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明白了自己的生活。孩子需要、丈夫需要、家庭需要自己。那份寂寞的、那份失落的忧伤,就让它随风飘落在空中吧。

过去的就过去吧,现在的也没必要留下,只有努力地过好每一天。实实在在,踏踏实实,平静如水。

冬妮虽这样写下了,但又想着,和黑子还真是有大缘份的。自建QQ 已有六年,六年了,对任何网友从未有过任何牵挂和思念,唯独黑子,让她每天牵肠挂肚的。是因为他的忧伤,是因为他多情的文字,还是和他有形似的情感经历,还是他对自己的心动和依恋?对于这份情,冬妮真的是无法忘记。正如黑子说的:认识你,才发现世上还有另一种情感,还有另一种念。错过花开的季节,心灵相约时却不能牵手,于是有了遗憾和无奈。也有了几分心动和依恋。人生至少有一次,为了某个人忘记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有美好的记忆。遇到你,一生再也不敢勇敢,为你......

再次删掉黑子,冬妮心里非常难过,痛了一夜,哭了一天,心里好像丢了什么,整天空落落的,做什么事都显得没有着落,给自己学生判作文时眼睛还朦胧着看不清字。

有时想,感情这东西真是奇怪。你有心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黑子,情长于文思,泪藏于文字。他说:有一个词叫做曾经。我试图用回忆理解它,可我失败了,我只好默认放弃...... 此时的我,不管在想什么,担心什么,在乎什么,这一切,在我不用理智控制不想你的时候,都显得那么不重要。

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从来没有改变,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忘记,不过我认为,时间未必可以让人淡忘一切,因为我还没忘记你。不管其他人理解或者不理解,都和我没关系。现在的我,虽然还没想通,可是我知道自己,不管在犹豫什么,都只是想要一种属于我的幸福。我不需要你有多么懂事,我只是希望有一种被相信的感觉,就是因为这种感觉,追求着这种感觉,想一直努力地走下去,坚持下去。希望有一天,还可以拥有它,曾经的你。带给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不知用什么语言该去表达。心痛,流泪,才知道,眼睛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时,它用泪做出自己的解释。我希望你幸福,不希望你有不快乐的一天。

是啊,冬妮想起:自从黑子加上自己的时候,黑子就主动和自己聊天。说来到冬妮的空间有一种平静的温馨。喜欢冬妮的诗词。开始冬妮和他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后来进他的空间看到他写的《雨丝小记》让冬妮感动不已。感觉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就对他来了兴趣,开始正式和他聊天,询问他的一些具体情况。他和她的聊天次数,黑子都记得一清二楚。于是

冬妮就常常和他说说知心话,然后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近一个多月来,他搅乱了冬妮的生活。她心情好乱。每日眼前都是他的影子,耳边都是他的话语,脑中都是他的故事、他的忧伤、他的不舍。冬妮有事无事地登上QQ ,不到一个小时登一次,有时半小时登一次。每天早上五点钟问早,晚上睡觉前问安、中午和他聊得也不可开交。他是冬妮聊得最开心的一个,也是聊的最有共同语言的一个。和黑子聊天,她感觉有一种激情,有一种初恋的清纯和圣洁。冬妮明白,从黑子加上她开始,他和自己主动的聊天,到后来自己主动找他聊天,那心动、那种渴求、那种迫不及待的感觉,都是以往少有的,甚至可以说课堂上的空闲时间,她还登上网看看他在不在,可以说冬妮疯了。

自从和黑子相识以后,尤其见面以后,冬妮就乱了分寸,虽然长相平常,但有着一股沉稳的坚定并伴有一泓儒雅。思他,念他,爱他,牵挂他。她发疯似的,那爱胜过了思念她的初恋情人。她知道,对于与军的过去不能忘却,但她感觉黑子的位置也占据了自己心扉的另一片天地,俩人不一样,又一样。那份真情是那么让她兴奋和忧伤。

激动过后,她寻求平静,需要镇定。她知道,也明白,和他一起,那仅仅是心灵震撼的一个温馨港湾。

现实生活不可改变自己。想明白、看清楚。残酷的现实就在面前。放掉虚拟,忘掉纯洁。冬妮在反思,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是的,因为黑子的到来,冬妮的生活规律全乱套了。是黑子搅乱的,为了能够正常生活,冬妮决定和他少聊或者不聊。

她想:如果是缘,是真情。黑子会忘不掉的,他会永远记着,把这份美好纯洁的感情珍藏起来。如果不是,过往云烟,淡然一笑,宁静生活。

冬妮就是这样想的,再次打开空间,有动态,一看是一则留言:思念是会生根发芽的花,你越想拔它吗,它越长得结实。躲在某一个时间,想念那段时光。躲在某个角落,去思念一个再来路也在去路的人。

我抱着身子,蹲在那枯寂的旷野。仰望蓝天,依旧美丽。只是加上了太阳的绚丽,显得格外刺眼。把我的心,也刺得生痛。心里难过地快要窒息。

爱情是一种遇见,不能预期,无法等候,只能在那个时间出现的那个人,那一下怦然的心动,宣告它的来临,或对或错,就是这样遇见了。于是,想要她更加的关心,想要她更多的呵护,想要她更多的温柔,想要她更多的在意。我真的是太贪心了。

不敢在白天想你,不敢在清醒的时候想你,或许知道你会在黑夜出现,或许猜到你能走进我的梦里。久久不能从你的离开中醒来,不敢相信。你我已经分开,说我虚伪也好,说我骗子也行。我只想说,在以后的,我的以后会不会出现那个会包容我许多小毛病的人,会不会有个人,互问早安,晚安,在写作时还需要我的陪伴。

昨夜,依然从梦中醒来,看着你发的信息,我的心好酸。但是,对着手机,却找不到我要说话的人,那个我知道号码,知道如何找她的人,却是我不忍心打扰的。手机灰暗的屏幕,映出我所有的落寞。

看到他的留言,冬妮伤心地哭了,想想又会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