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木杉的零碎篇章
高二 记叙文 1106字 49人浏览 杏花春影

没有看到过你的微笑,我不知道什么叫破晓;没有看到过你的眼睛,我不知道什么叫星星;没能和你相逢,我不知道什么叫暖风。未曾料到,最后的夏季来的这么快、这么别致、又这么繁华;未曾料到,在匆匆走完九年光景,恨时光太慢、蓦然回首之际却看到了你。以为我会毫不犹豫且异常兴奋的离开这个困了我九年的地方,然后去到另一个海阔天空,追寻并不情愿但迫于时事的所谓的抱负;以为我会在结束了九年的劳役之后,只会在生命中留下友谊的余香,这余香有朝一日也会消散,被另一种甜蜜所取代。因为这个地方留下了太多苦涩且不堪回首的落幕,仅有的能叫做回忆的东西也被这个夏日的残阳灼成灰烬。以为我沉寂了、以为我沙哑了、以为我泯灭了、以为我再也不会为谁而开得光彩,如果我不认识你的话。我想置身事外,把心底的那片土地清理干净,只种下你的影子你的声音,静静的看他们是否能开出大朵大朵的兀艳的花。我知道我的花可以凌空绽放,但我需要你给我光。不知道我是以什么身份进入你的世界,不知道我的出现算不算侵略,我想我们算不上熟识也算不上了解,你从来不肯让我涉足你的内心世界、从来不肯。因此我都不知道你对我的笑是否违心、你给我的光是否短暂又是否向征着终结。我可能永远猜不透你了,你在我永远飞不到的天空之城里,而我只是距离你九万米的大地上一只干瘪的蛹,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飞,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着重重关河,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我怕我被你忘掉。我猜不透你。我猜不透你。这让我无比哀伤。我拾起你无意抖落的一片翎羽,便如获致宝的当成了一座城。我想写一首纳兰诗给你。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懂。你也许知道,但没人向你讲没人给你解释,所以你不懂。记得你问过我是否愿意被捧在手心,我当时痛快地说了不,可我想知道我回答的是你又是否愿意把我捧在手心。很多次都想走上去跟你说话,可在你面前我总是局促到手足无措,我甚至,无法不想起你来。就在这样的时刻,夜沉重的落下,狠狠地砸着你的背影映入我的瞳仁里。自此,都只是我想将你捧在手心而已。你离开了,一声不响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突兀到我有些不习惯。你有不像诗中所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的世界里哪里哪里都有你的痕迹。我想来一场盛大的放逐,点缀日复一日平凡的青春;我想证明在有限的想象里将灾难放大到无限,然后还有余力去承担。这些我都已一一做到,可是你我还有一次长久的流浪、你还要为我摘彼岸花感叹盛世繁华。如此,定要有人与我陪葬。但我想那人已不会再是你。那就走吧,在太阳落入地平十八度以后的无月晴夜,远离城市灯光的空寒地带,好好的说一声再见。我是说再也不见。安吉天荒坪、木杉、彼岸花。

高二:晓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