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从未被忽略
初二 散文 900字 714人浏览 应岑奎

原来我从未被忽略

我总是认为妈妈她不理解我, 不懂我的内心, 不在乎我的感受, 我甚至是讨厌她. 但她对我深深的爱, 我却不知道.

冬天的夜晚如困兽, 寂如死灰. 我坐在车窗口, 看着这座曾经繁华热闹, 车水马龙的小城, 现在已是一块黑布. 任凭凛冽的寒风如刀刮在我脸上, 我也乐意. “繁忙的功课, 老师的教导, 家人的希望. 这些像枷锁一样环环压住我, 喘不过气. 我想放松. ”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她. 她又像往常一样来接我了. 她的眼神焦急, 双手双脚不停地跺着, 为自己求取一点而温暖. “滴——” 车到了, 我慢悠悠地踏下了车, 她一看到我, 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急冲冲地跑来, 拎起我的包, 另一只手用力地抱着我, 走往回家的大道上.

一路上, 她支支吾吾地说个不停“今天作业完成怎么样啊! ”“老师批评你没?" . 我越听越恼火, 眉毛皱成了香肠, 不耐烦地吼了句“别再问了! ”顺手甩开了她的手臂. 她也怔住了, 不知所措的整理了衣服, 抿着嘴, 不说话像个受伤的孩子.

走着走着, 身后的强光越来越亮, 仿佛要挣破黑暗, 紧接着强烈的鸣笛声震破了我的耳膜. 一只熟悉有力的手臂紧紧把握一搂, 眼前一黑, 一辆小汽车风擎电策地划过我身边, 妈妈及时挡住了我, 我惊魂未定, 她着急地检查我说:“受伤了没! 受伤了没! ”我点点头, 又摇摇头. 惊呆了, 她长舒一口气, 搂着我, 继续走路, 只不过, 这一次搂得更紧了, 就像护住自己的珍宝.

这时, 我看见她颤抖的衣襟上布满了泥泞, 就像疮疤一样. 我转过头看她, 她的脸怎么如此蜡黄, 是灯光照射形成的吗? 那些深刻的皱纹, 是月岁划伤的吗? 原来她如一座大山在我身旁, 现在为何只有我肩高了? 是我长大了吗? 我忍着眼泪, 鼻子一酸, 哽咽地喊了声“妈——”然后津津乐道地讲着乐事.

那次之后, 我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她为什么每天按时不惧寒冷的来接我, 我明白了她为什么总喜欢用力地搂着我, 我明白了为什么她总让我走在右边, 理

解了她为什么不愿其烦的问我, 关心我, 现在我明白了, 那些都是被我们忽视了, 关于她爱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