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 散文 687字 144人浏览 优臣品工厂店

更古不变的长城依旧对着历史低吟浅唱,秦始皇陵的陶俑依稀可辨当年气势恢宏模样,隔世经年后秦淮河畔的楚水照旧迷离,那点缀了千人梦乡的明月却让我梦回到了曾经浸透岁月的过往。

历史的尘寰兴衰始终吟唱着当年的荡气回肠,那名叫做嵇康的男子用生命让一曲广陵绝唱回荡在九玄天上,余音绕梁。忆昔“竹林七贤”盛名声动四方,回首那人却用至雅之恣面对死亡。临行前独奏一曲千古绝唱,那飘飞的衣袂在空中飞扬。继此,断去的是铮铮曲谱,灭去的是根根傲骨。

半城烟沙,兵临池下,塞外春风泣血如画,那位曾与李清照并称为“济南二安”的词人,也曾英雄自诩恰少年意气高唱“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却敌不过岁月无情,壮志成空,曾经挑灯看剑的豪气不过一场酒醉,曾经吹角连营的画面终究只是梦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也曾梦回大唐,和一名叫做李白的诗人云游四方。他是那抹遗世而立的青莲,在盛唐的繁夏中葳蕤绽放。他用来下酒的是刀尖上的寒光,与之同舞的是夜晚里的月亮,我曾看见夜风吹起了他的三千青丝齐舞飞扬,宛若一副谪仙模样,而他却启唇独作“我辈岂是蓬蒿人”般豪气万丈。

时光终究浸透了岁月,沧桑了过往,细浪卷起纤细的脚印在历史的足迹里渐渐绵长。

我看见千年后徐志摩在伦敦雨雾下再别康桥,林徽因在笑响中点亮人间四月天。席慕容在佛前求做一棵开花的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我再次登上那古老的城墙,再次于秦陵前倚栏眺望,我看见秦淮的楚水重新激荡未央,它云涌的狂澜力挽着史册沉浮三千的过往。

宫商角徵再也调弄不出曾经的绝世之殇,任晓风残月也吹刮不出曾经的塞外尘沙渺茫,惜繁花三千也拼不过那一抹青莲独放。

祭岁月,让史册沉浮为一段过往,叹时光,曾经鲜活的人羽化为血流成河的哀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