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击的巨人看日本的动漫发展
高一 其它 1850字 1285人浏览 ytfswanglina

从进击的巨人看日本的动漫发展

近来,一部名为《进击的巨人》日本动漫悄无声息在动漫迷中流传开来,且声势日渐壮大。片中的人物关系、剧情走向,甚至人物的身高都成为漫迷们热烈讨论的对象。故事讲述了在一个架空的世界里存在着巨人和人类两个对立的种族。巨人以捕杀人类为主要生存目的,而人类则筑起高高的城墙阻挡巨人的进攻。几百年来,人类偏安于围城之中不思进取,享受着短暂的安宁,直到有一天,城墙被摧毁,巨人蜂拥而至,给人类造成巨大的冲击,人类这才被迫组织军队进行反抗。

从剧情上来看,《进击的巨人》充满热血动漫的诸多元素,但是如果就此把《进击的巨人》简单地归类为一部少年热血动漫,多少会令人觉得有点不太恰当。原因首先出在片名上。像《火影忍者》、《海贼王》乃至更早的《全职猎人》、《圣斗士星矢》等“标准意义”上的热血动漫,无一不是在片名中强调主人公的身份,而“进击的巨人”这一片名,却把主人公们所抵抗的对象——巨人——作为主要的强调对象。为何作者不干脆把片名改为“巨人猎手”呢?毕竟动漫的主题曲这样唱道:“它们是猎物,我们才是猎人”。

显然,作者目的不在于(至少不是主要的)创造一部热血动漫,而是有着更高的野心。作为本片最巨特色的设定——巨人,实际上是时下流行的“丧尸”题材影视剧的一个变种。片中的巨人除了形体巨大之外,与丧尸行为别无二致:他们绝大多数行动迟缓、没有智力、没有人性,以捕食人类为主要生存目的;他们的身体不怕人类的武器的攻击,只有击中后颈的要害处才会死去。考虑到导演荒木哲郎之前曾导演过一部名为《学园默示录》的丧尸题材动漫,这种类比就不是空穴来风了。

丧尸题材本身就带有极强的cult 气质了,《进击的巨人》则进一步将cult 气质发扬光大。片中有大量暴力血腥的场面,巨人对人类生吞活剥的残酷画面都毫不避讳地呈现在眼前。主要人物因经历残酷的命运,性格都偏向暗黑系:女主角三笠幼时亲眼目睹双亲的惨死,男主角艾伦则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巨人吞噬,因而他们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

三笠与艾伦的情感关系颠覆了传统的“英雄护美”式的关系——女主角三笠对男主角艾伦施以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保护,艾伦则对她泛滥的爱心持排斥态度——这当然是艺术创新的需要,实际效果却是激发了不少女性观众的母性情怀。与此同时,艾伦与阿明暧昧的男性情谊作为另外一条重要的情感线索,则让腐女们欢呼雀跃不已。

影片激发观众介入谈论的不仅仅是人物特殊的情感关系,更主要的是其时刻保留的悬念感。例如每一集中间部分都会插入一条“目前可以公开之情报”,向观众透露一点关于巨人的信息,就像撒在森林里的面包屑,引导观众参与到剧情猜想之中。这种招数早在荒木哲郎的成名作《死亡笔记》中就得到了应用——这部作品每一集的中间部分都会向观众展示死亡笔记的使用规则。这样做的好处是既可以让观众更清楚地明白剧情,又可以让观众参与推理,其效果就如同推理小说中作者给观众提供的线索,以便让观众公平地参与解谜。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各大论坛上对本片讨论最多的除了人物关系外,就是剧情走向了。观众主动参与剧情远比一味地被动接受剧情更能够获得满足感,而这一点恰恰是目前国内的动漫作品所忽视的。

“巨人入侵”这个设定乍看起来有点怪异,然而一旦融入剧情当中,却觉得无比真实。实际上,这是一部走“内心现实”路线的作品。人类面对巨人入侵时的恐慌感、无助感和绝望感在片中被展现的淋漓尽致,人类的渺小也进一步被强调。联系到日本近代史,这种真实感则更为强烈。

日本近代初期像中国一样闭关锁国,不与外界沟通,就像片中筑起高墙将自己封闭起来的人类一样。直到1853年7月8日,美国东印度舰队总司令马修. 佩里率领四艘战舰驶入日本港口,从此敲开了日本的大门。在当时的日本人看来,这四艘黑黝黝的战舰造成的恐慌感

无异于突然闯入高墙的巨人,随后,像当时的清政府一样,日本也开始面临西方殖民势力的入侵的威胁。

那么,当时的日本是如何应对这一切的呢?《进击的巨人》已经提供给了我们答案,确切地说,是用一种全新的方式重新演绎了一遍:为了做到知己知彼,人类开始组织调查兵团进行调查;为了阻击巨人,他们拿起原始的冷兵器(刀剑)进行反抗。结果也与历史惊人地一致:反抗的结果是招来了更多的巨人,而人类的领地仍然一点点被夺取。

随着故事的发展,作者最关键的设定开始显现:主人公艾伦偶然展现了变成了巨人的神奇能力,能够徒手与其他巨人搏斗;人类兵团恍然大悟:打败巨人最好的方法是自己也变成巨人。没错,近代的日本就是这样崛起并成为列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