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
初二 记叙文 747字 1725人浏览 若似霓殇

兰芝,民间一女子也。巧逢仲卿,十七既嫁之为妇。然仲卿之母甚厌芝,相处一年,欲遣其归家。卿闻之,求于母。母怒,告卿曰:“若不遣此妇,吾不为汝娘。”卿泣曰:“若遣此妇,儿痛不欲生。”母慰之曰:“东城有好女,名曰秦罗敷,汝速遣兰芝,吾为汝求东城女。”卿不从,母甚怒。卿乃去,告之兰芝。芝曰:“妾嫁于君后,何错之有?何母如此厌妾?”卿垂首:“弗知。”芝泣:“罢,芝请罪于母。”乃梳妆弄裙,光彩照人。至母处,母怒骂:“汝不守妇德,今遣汝归家,莫求吾!”芝不答,垂首而泣。与姑别后,谓之卿:“妾于家待君。君为磐石,妾为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移。”卿答:“知。上邪!吾欲与芝长相守。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乃依依相别。

芝归家,芝母大惊曰:“汝无失德,何以归家?”芝答:“母甚厌芝,儿并无过。”芝母大悲。几日,县令闻芝归,代儿上门提亲。芝母及芝兄大喜,贺于芝。芝恨恨:“吾于此待卿,何弃吾?何嫁吾于县令之子?人不可无信!”兄怒:“三从!位嫁从父,即嫁从夫,夫死从兄!”芝呼:“吾夫尚未逝,何来从兄?”兄答:“既休汝,汝不为其妇。”芝悲。芝母劝芝,芝不睬。兄曰:“如此定。三日过门。”既而大笑而去。

一日后,芝逢卿,大喜。然卿冷冷:“汝将新婚,大贺。”芝悲曰:“何意出此言!君与妾命相连,被逼无奈。”卿曰:“吾知。然如何才是?”芝垂睫含露:“一死了之。”卿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卿归家,禀于母:“芝将嫁。然其不欲,遂欲寻一死。此妇若死,吾亦自缢。望母莫悲莫阻,保重。”母悲泣:“为一女子死,值否?且慢,吾为汝求秦罗敷。回头是岸,莫行不归路。”卿笑:

“吾意已决,此生只望与兰芝长相守。来世报母恩。”

县令之子迎娶兰芝时,芝服毒。卿闻之,自缢于一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卿与芝若双飞孔雀,棒打得东南各飞。

然,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