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寄思
初三 散文 1224字 1844人浏览 ss木木345

清明寄思

念·忆灰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又是一年清明時,雨滴心頭寄我思„„

老人們總說:“清明節是鬼節,晚上儘量少出門。”清明仿佛自古以來都給人一種淒涼、冷清的滋味,一談及清明,腦海裏便會不自主地浮現出迎風冒雨在祖墳上方飄著的白幡,漫天飛舞的紙錢,以及那縷縷青煙、滿地“紅花”、雜草叢生的“荒地”,一座座墳包,以及碑文。於是乎,出於天生對鬼的恐懼,有些人便是早早地睡覺了。夜深人靜之時,一種未知名的暖流卻突然湧上心頭„„

清明祭祖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陰沉昏暗,亙古不變的,是在這一天,我們都必須做的事。仿佛昨天仍在身旁的親人們,如今卻安然地躺在這荒郊野地,他們也曾和我們一樣, 在每年清明去給故人上香。可是如今,卻又為何如此安然?清明時節,千百年來,祭祖奉神,燒紙放炮,風俗一直傳承,可是祭祖的人,卻不斷地改變著,回憶著,思索著,可真謂‘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去年清明,你我一起去掃墓時的情景,至今我還歷歷在目,可如今,您卻孤單地長眠在那了無人煙的田間地頭。如今又是一年清明到,細雨朦朧的下著,您被雨打濕了衣衫嗎?您在那是否安好?人間煙火,人生百味,您一輩子六十年,吃的苦,受的累,又何止六十年該去承擔的?您六十歲,卻足足受了兩甲子的艱難困苦,可是無論生多艱,活多苦,您卻從未抱怨過,哪怕一句。面對命運的多舛,您也未

曾忘記微笑,哪怕讓病痛折磨得體無完膚,哪怕到了生命的終結,我們看到的仍是您那張笑臉„„

又是一年清明到,香紙蠟燭少不了,如今重逢之時,無奈卻陰陽兩相隔,咫尺天涯,一座矮墳,您在裏頭,而我在外頭„„

記得,小孩時,騎在您肩上,把您當小馬;記得我每拿回一張獎狀,您總會獎勵我兩角錢;記得每到曬穀子時,您總會到傍晚帶上我去河邊游泳;記得寒冬之時,衣著單薄的你總會在車站等候„„事情總是太多太多,沒必要羅列,存在心間,像夢一般,至今無法相信你不陪你最疼愛的兒子繼續走路。你不想知道他18歲以後又有怎樣的悲喜嗎?不想看他畢業看他成家,不想知道他以後會不會幸福嗎?

還記得你剛生病時候,是零八年的夏天,我放了假,就陪您去打針。挽著您走在醫院的走廊裏,你1米58,我1米65,知道嗎,我已經習慣了這種‘差距’,習慣了很多很多,現在卻要習慣沒有你的日子。知道嗎?老爸!你的兒子變了很多,世界也在短短兩個月之間變了很多,生命最苦變化快,就像當時的變故,怎知你會永遠的離開?多少個日日夜夜,我望著牆上的‘您’發呆、發呆„„回想你我走過的日子„„

下輩子,或許還有下輩子,讓我們買下回程的車票,我還做您兒子!又是一年清明到,三杯兩盞淡酒,將孝心從人世寄往天堂,告慰永眠的亡靈。逝者如斯夫,經歷生離死別,一切只不過是重頭再來!我將昂首闊步,踏出一片新天地,用心報之以靈魂的崇高!

清明雨上,將心寄往天堂,告慰先賢,給自己添一份新的希望!看那

墓旁,春雨滴落的地方,閃亮的綠芽,正探出可愛的頭,打量著這奇妙的塵世呢!

《念·忆灰文集》

2015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