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秋韵
初一 散文 1391字 80人浏览 淡淡的记忆里

月夜秋韵

今夜,我是被闯进窗内的月光唤醒的。那片月光就这样,流淌在我的被子上。此刻,我睁大眼睛,空气似乎停顿了一般,感觉不到时间的律动。秋夜,极享这种的景致,脑袋到达了真空的状态,时间开始变得绵长。

暗夜的一角里,一些零碎的思绪蠢蠢欲动,发酵了。耳朵卖力地寻找,听不到虫鸣,也捕捉不到风声。大概也只有深秋之夜,才有这样纯粹的静!

我与秋是没有距离的,我喜欢秋的安静温婉,因为秋只用些许的清冷,便抚平了夏天湿重的浮躁与暴虐。然而,更让我无法抗拒的,是这片月光在脑海中渲染的秋。

他沉默时,扯下一块黑幕,世界便笼罩在一片漆黑的苍茫里。

他愤懑时,抛下一帘细雨,大地上的温暧便被一滴一滴的侵蚀。

他秋高气爽时,又总能及时地扼制住情绪,让眼睛看到的世界,变得清晰而明亮。

从一缕午后的阳光中,是可以窥见一个季节的脾性的。夏阳总是毫无节制的,肆意的散发着光和热。而秋天的阳光则是缓慢的,不急不徐。偶尔伫足停顿时,能感受秋阳最直接的温暧……耳朵开始发红发烫,心底还有丝丝凉意。

昨夜寒风肆虐,叶子似乎在一夜之间被收回了青春的色泽,站在摇摇晃晃的枝头,等候秋风的一声声叹息。一不小心踩上一片落叶,脚底一片柔软,心却一阵寒酸。

如果可以,我愿意让秋幻化成形,我愿意让秋如一位儒雅而睿智的男子。因为他用一个季节验证着千分之九百九十九个季节的成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他展示的最通俗的哲学。他用自然的法则,演绎着种子与果实的关系,收到回馈时,象虔诚的信徒他让落叶亲吻大地。

秋是温柔的。由黄到红,他细心的浸染每片叶子。不知道那些叶子是在乞求悲悯,还是在大义凛然地成就飘落的宿命?风知道,一片叶子落下时,会划出一条很美的曲线,这让我联想到音乐中的“休止符”!

秋是精致的。由绿到枯,落叶的脉络清晰可见。枯萎的残枝风干,可做成标本。乌桕和枫叶渲染了片片树林。一株漏采的棉花,破壳而出的,是柔软洁净的纯白……

秋是金黄的。由黄衬秋,若以菊为花,秋的天使便是菊花了。而他从来都只让自己来代表秋色,田埂间,山坡上,朵朵野菊(便)成了“秋精灵”,他精心装扮乡村已形如空寂的素颜。做个爱菊的人,做个惜秋的人,即使听到窗外秋色

轻步踏来的脚步声,阳台那盆 “菊花仙子”也欣喜若狂,乐意为装点漫山遍野的秋意添花喝彩,虽一枝独秀,也感动不已!

秋是播种的。由秋到春,秋的枯黄等待的是来年春的茁壮。此刻盛放的菊花,把生命停泊在枝头。叶子告别枝头,有的在寒风中飘零,有的却化为泥土,腐烂为肥滋养来年新的绿色!

秋是豁达的!他用一个季节的时光刻画一个最残酷的沉寂,然后故作轻松的,走向永无止静的轮回。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宋, 陆游,《卜算子· 咏梅》)!不知大树是否记得秋是什么时候来的?大树却是用叶子前仆后继的奉献,来继续着人间春夏秋冬的美丽!

窗外的月光冲破了黑暗,随即又被掩藏。

有时生活是繁忙着的日复一日机械的重复,二十四小时被分针和时针蚕食,秒针是最直接的刽子手,在那个未被感知的空间里,身体里跳动的脉搏和着秒针的步伐,欢快的跳舞。只是,红叶和野菊只用一个季节或一年,来创造辉煌;人,却要用一生的不懈怠努力,来证明存在的生存价值!

晨霜、秋阳、黄菊、落叶、月光……当他们在我脑海里演绎出秋的景象时,我看到那些迁徙的飞鸟越过这个时节,我想,这个秋又将溜走了。

今夜无眠。此刻,我怎么才能挽留这个执手可及,又稍纵即逝的金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