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人生
六年级 其它 792字 130人浏览 一等大事大师

这是十二岁,这个阶段的我们觉得世界圆滑,不轻狂就没有我们余地。于是叛逆。 相比周圈伙伴,我好像要更伤春悲秋些,或者说要,更成熟些。 这是十二岁,我却说了成熟。似乎有些好笑。 从出生落地开始,我们注定都是一块棱石。 童年是最明媚纯粹的水晶花园。我们再鲜花脚下仰望美景。就好像我们在父母手心仰望世界。 风景很美丽,世界很精彩,可是我们注定只能在水晶里看阳光折射过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晶亮美丽。 于是我们就开始希望快点快点快点长大,好走出这个花园,看看外面阳光灼灼的世界。终于有一天,你长成了帅气的小伙子,或者漂亮的小姑娘,你终于踏出父母搭建的温室,你开始兴奋期待世界给你的初之印象,你带着满怀的希冀,扬帆起航。 可是这个世界好像翻了180度,展出了你从没见过的一面。这些巨变如暗涌潮水,把你吞没。你绝望的发现,水面上有很多稻草,只是你一根也抓不到。 于是你被带入水底。 许多年后,也许是十年,二十年,更甚。你被水的且歌且舞打磨的圆滑,一如这个世界。你被潮水重新送入这个世界。你开始变得跟当初自己讨厌人一样,圆滑狡诈。 可是你无可奈何。于是又想从前,于是又添悲凉。 你被生活的枷锁困住,于是你要不择手段的逃出,于是你才变得圆滑狡诈。这些你很想对从前的自己说,作无谓的安慰。只是你发现,当对自己说完后,你变得更加虚伪。 于是你干脆抛弃从前。 一直到年老。 你又开始想起你被潮水送入水底,又重新回岸的年岁。你又开始想起你年少的心里,你又开始感叹。 直至死亡。 于是琐碎人生,就此结束。 又回到十二岁,这是我们年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