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生命之旅
初一 议论文 2650字 14人浏览 孙鹏麟6005

你可曾有过一个人独立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你可曾有过在旷野独自前行?

5月29日晚,本来不是一个多么黑暗的夜,可是因为戴上了眼罩,于是,一切归于黑暗。我睁大了眼睛,可是,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四周的人好像渐渐散开,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呼吸。我有些害怕,难道我就被这样扔下了。黑暗里的每一秒都很漫长,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僵硬,似乎它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小时,也许只是一分钟,我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但,突然,我感觉到一只手牵住我。

那是一只多么温暖的大手啊。我知道它属于谁,就是我们的牛哥。我开心地呼唤他的名字,可是,却没有一点回音。我茫然了,但我知道,不会错的。

这只手牵着我想把我往前拉,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到哪里去,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把我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于是我想跟他走。可是,我的脚却不太听使唤,还停留在刚刚的僵硬状态。最要命的是,我感觉不到哪里是天,觉得自己好像是歪歪倒倒的前进。

于是,我对牛哥说,我要停下来,找一下方向。他虽然没有说话,但真的让我停下来。但,那只温暖的手始终牵着我,一刻也没有松开。我晃了晃自己的身子,调整了一下姿态,感觉了一下哪里是上,哪里是下,然后说,好了,我们走吧。他又带着我前进。

刚开始,我走得跌跌撞撞,就像一只突然失去视力的小鹿迷乱的不知所措,幸好他拉着我,还在平坦的路上用另一只手的指尖轻轻敲我的手背,在不平坦的地方放慢步伐,用手轻拍我的背让我弯腰、轻抬我的腿让我上台阶&&就这样,走了一小段后,我开始坦然,开始觉得,在这样的黑暗中,能够被一只温暖的手牵引也是一种快乐的事。

这是五月底的夜晚,天气凉爽宜人,在这样的郊外,走在草地、河边,闻着泥土的气息、野花的香味,听着小虫振翅、还有队友轻轻的呼吸,我觉得内心无比安宁。我开始继续尝试和牛哥说话,他平时爱说爱笑,现在不说话,但我可以说呀,知道牛哥虽然不说话,但他肯定也很愿意和我说话呀。我就一路走一路和他说话,他还是不吭声,我突然觉得他好可爱,笑着说:哈哈,牛哥你再不说话就是我的导盲犬!他有些不服气,像个淘气的孩子,轻轻地拧了一下我的手背,哈哈,这让我更乐了。我的导盲犬,继续履行着他的职责,但我这会儿除了嘴不乖以外,整个人就乖多了,任他拉着我爬台阶、翻越障碍、甚至还在草地上匍匐前进了一段。

终于,我被领到一个小亭子坐下来。他也松开了我的手。我有些不舍,在他的手离开时才感觉那只温暖的大手好像一路上出了不少汗,有点湿湿的,估计一路上也很担心怕我看不见会磕着碰着,加上本身就是夜晚,他看路应该也看得不是很分明,要把我带这么远肯定有很大难度。

亭子里一会儿又来了几个队友,听他们说话我知道,他们也和我一样,被队友领过来。回到集体的感觉真好。

又过了一会儿,我们的领导王老师过来对我们说,可以除下眼罩了。终于可以重见光明,看见我的队友们,感觉真好。虽然夜很黑,但比起刚才的黑暗而言,这样的夜色已经让我觉得无比光明了。可惜,我没有看到我的导盲犬。王老师悄悄对我们说,让我们去另一边领一个队友,不出声地带着他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发现牛哥和其他几个队友正戴上眼罩乖乖在那里等着我们去领他们呢。

我特别想去把牛哥领走,再牵一次那温暖的大手,也心甘情愿地做一次他的导盲犬。可惜王老师说,我们如果知道刚刚牵自己的是谁的话,就不能去牵那个人,我只好放弃刚刚的想法,牵走了最后被剩下的队友少雷。

也许是有了刚刚领人的经验,我觉得少雷比起刚刚被领着走的我来说,真的配合得太好了。用不着我用太多的手势,他就乖乖跟着我走,而且走得很轻松。有一段王老师让我们跟

着跑,我就拉着他跑,刚开始他迟疑了一下,后来我在他手上拍了一个跑步的节奏,他就乖乖跟着跑了,这一跑,我们把后面的队友就甩出去好远,大概有200米,让我好是骄傲了一阵。王老师示意我们停下来等后面的人,等他们跟上以后我们继续前行,围着小湖走的时候,王老师的助理我们的董导还时不时丢个砖块往水里吓唬蒙着眼罩的队友们,被我牵着的少雷一副坦然的样子,我拍拍他的背,他就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如果从远处看,你再也不会相信他看不见路呢!

王老师领着我们往前走,给我们制造障碍:让我领着少雷从跷跷板底下爬过去。少雷个子很高,让他钻过去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偏偏在他往下钻的时候,王老师又跷跷板又压低了一点。我生怕撞到了少雷的头,就把手挡在少雷和跷跷板之间。(直到最后回到教室,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肿了,到今天还有一块印记,摸上去,还有点疼。)总算是过了这一关。接下来去走吊桥,我把他另一只手拉着扶到旁边的铁链,他立即意识到我们走吊桥了。走到中间,还故意去晃几下,真淘气。可是我是导盲犬,又不能说话,只能轻轻地用手打了一下他牵着我的那只手的手背,再拉着他继续走。接下来可不那么顺利了,王老师领着我们去从亭子外翻过座椅翻进亭子。我正想示意他翻越,他的膝盖已经撞了一下。作为一只忠诚的导盲犬,我立即觉得自己太失职了,赶紧去给他揉了揉膝盖。幸好翻的时候还是很顺利,毕竟他个子高,一下就翻过来了。走了几步,准备再翻过另一边的座椅翻出亭子时,我有点后怕,先弯下腰又揉揉他的膝盖。谁知道少雷这小子居然那么聪明,一下就想到,肯定是又要翻越障碍了,身手敏捷地翻了过去,让我觉得好开心呀。

就这么一路走来,我终于安全地把少雷带回了我们原来的教室,领他坐回座位,我松开了他的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才发现自己的手也有点微微的湿,看来一路上也没少担心。 等大家到齐,王老师让蒙眼的队友都除掉了眼罩,我们没有开灯,就在这朦胧的夜色中开始回顾。王老师让我们猜猜是谁领我们走路的。我当然不会猜错啦,不过,对少雷能不能猜出我,我心里是一点都没把握的,因为,我们是今天早上,才第一次见面,互相说话不多,也没有什么交流。没想到他居然一下就猜出是我,呵呵,挺意外但是也挺开心的。他说听到我憋着轻轻笑的声音,感觉到就是我。真有意思。

交流完这个项目回到住处,已经十点多了。我打电话告诉我的丑丑说,我今天做了这个项目,叫牵手。他告诉我说,他曾经也做过,他的老师管这个项目叫生命之旅。

是的,人生的路上,有时候,我们看不清前面的路,在那时,如果有一个值得我们信任的人,能够伸出温暖的手,牵着我们前行,那将是多么幸运;与此同时,当我们看到别人,在看不清前路的时候,如果能够伸出自己的手,帮他们一把,那我们也将成为别人生命中值得回忆与珍惜的温暖。

每天,都会有黑夜,但我再也不会害怕,因为那份温暖,还留在我的心里;而我,要将同样的温暖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