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谁是英雄
高三 散文 6906字 166人浏览 幸福的maling

谁是英雄?

电话响了,老宋打来的,很意外,他咋会给我打电话呢?

老宋是兰德酷路泽车友会的,在邻县经营着上万亩的农业生态园„„

“宋哥好!”

“兄弟,麻烦你个事,交警大队你熟不?”

“你说,啥事?”

“兄弟,是这样的,我的车在你们县出了事故,伤了三个人,只有交强险,对方有全险,能否把责任判给对方?反正都是保险公司赔,咱不会让他们白忙活的。”

“咋回事?你开的车?”

“下面员工,他们去买菜。”

“事故大体情况呢?”

“我的车朝左拐,对方直行,撞到我车侧面了。”

“左转让直行,你的车全责。”

“能不能想想办法呢?”

“现场处理完了?”

“嗯。”

“现在交警不会直接划分事故责任,而是让双方协商,建议你去找对方车主谈谈,他受伤了吗?”

“没有,他是货车,三个伤者都是我车上的。”

“没系安全带吧?”

“应该是,两个骨折。”

“宋哥,现在办案都是全程录像,我真帮不了你,你来处理事故时,我给你当司

机,请你吃饭,只能做这么多。”

“能否托托关系?”

“你高估我了,我又不是公务员,又不是官二代,我能认识谁呀?”

“老高让我找你的,他说你能量很强。”

“宋哥,我真的帮不了。”

“好吧!”

按照山东人的习惯,明明帮不了,也不应该把话说死,而是应该这么说:你别急,我给活动活动„„

过上几个小时,给回个电话:这事有点难度!

这样,既不伤害感情,又表了功。

按照我过去的脾气,我会连续质问:为什么不买商业险?为什么把车子借给别人?为什么跟直行的车子抢?为什么不系安全带?

但是,我问了又如何?改变不了事实。

下次,他们就懂了!

平安车险就在茶楼旁边,平时朋友喊着去喝茶,我都会顺便去平安车险逛一圈,经常遇到讨价还价的,就是保哪项砍哪项,最容易被砍掉的是第三者责任险。

我不这么干,相反我觉得第三者是最重要的,我全部保的100万,即便真的撞了人,哪怕撞了俩,也不至于倾家荡产。

这不是吓唬人,当年烟台一个司机冲进了骑行队伍,接着就倾家荡产了。

这是谁给我的建议?

曹纪平,保险行业的传奇人物。

大家貌似都很自信,坚信自己不会出事故,低估了保险的作用。

保险是什么?

对可能发生的、我们无法承担或不愿承担的风险给予化解,这就是保险!

交警大队又不是咱家开的,咱说了能算吗?

我认识的无非是几个小姑娘,要么帮着挂个牌,要么帮着处理个违章,其它的事

咱也不好意思麻烦她们。

当我们是弱者的时候,我们总是渴望法律是平等的。

当我们认为自己是强者时,总是希望凌驾于法律之上,甚至可以动用关系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处理一些纠纷„„

哪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宋哥又打过来了。

“兄弟,认识不认识管驾照的人?司机的驾照脱审了,相当于无证驾驶。”

“这个节骨眼上,谁敢?”

“兄弟,你帮着问问?”

“我真帮不了。”

砰,电话挂了!

我非常理解他的心情,我也出过交通事故,也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而且我自认为自己的朋友还是蛮有能量的,平时也都听从我的调遣,可关键时刻,都顶不上。

为什么?

多数是生意人,跟政府官员毕竟是两个阶层。

通俗一点讲,生意人还是老百姓!

平时吹牛的时候,可能给你一种错觉,他跟某某领导关系多么铁,他一跺脚整个城市都晃悠。实际上呢?根本没人鸟他。

芮成钢的朋友们多牛B ?

克林顿、菅直人都是他的好朋友。

可是,能救他吗?

不会的!

人,站的越高,越要敬畏规则,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说实话,我跟老宋并不熟,只有一面之缘,我很好奇他咋有我手机号码的?

上次,越野E 族组织穿越蒙山,老宋是领队,开着兰德酷路泽,他在前面跑的飞快,我们在后面使劲追也追不上,当时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个领队根本不懂得照

顾队员。

但是,谁也不敢在电台里发表意见。

咱车子不如人家好,哪敢说话?没资格!

那天,我很生气,连爆了两次胎,都是被锋利的石头扎穿的,根本原因就是速度太快。我的皮卡是双备胎,但是车斗下面的备胎从来没用过,我都不知道怎么把轮胎放下来,在使用摇杆放备胎时,转反了方向,把摇杆又弄折了。

气死我了。

我憋了一肚子火,没好意思发。

毕竟,咱是小字辈的,在这个队伍里没有资格发言„„

吃饭时,我坐到了宋哥旁边,没话找话,否则太尴尬了,我要夸夸他呀。

我问:“宋哥这车真帅。”

他问:“喜欢?”

我说:“等有钱了,买辆。”

他说:“买个二手的就行,这车开100万公里不坏。”

我问:“你这车哪年的?”

他说:“2007年的。”

我问:“多少钱买的?”

他说:“47万。”

我问:“现在能值多少钱?”

他说:“40万出头吧。”

我心想,原来有辆兰德酷路泽这么简单呀?!

对于旁人而言,他们不在意你开的是新车还是二手车,只在乎这车是什么品牌,什么排量,新车大约是多少钱。

例如,A6贵不?

现在买辆2002年的A6不过5万块钱。

即便是买辆2004年的,也不过是10万块钱。

开出去,给人一看,哇,这小子发财了呀?开A6了。

老宋在河东拿了1万亩地,全是农田,最初的想法是搞农业旅游,顺便盖别墅搞温泉度假村,项目还没动工,被村民告了,CCTV 来做过专访。

项目被叫停,要求只能做农业项目。

农业项目无非就是:庄稼、苗木。

最终,他选择了樱桃。

但是,樱桃的培育周期太长,大约需要5年才结果,这咋办?

他采取了一个策略,以20亩为单位对外进行转让,类似产权式酒店的运营模式。

兰德酷路泽车友会是一群什么人?

土豪,喜欢大自然的人。

这个项目正合了他们的胃口,大家纷纷认购,还签了归属合同,这些樱桃成熟后,你既可以选择自己销售,也可以选择卖给老宋。

老宋转让了8000亩。

好处是什么?

可以平衡他的成本,等于他自己白拣了2000亩地。

众筹项目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在高端群体里,这是很常见的商业合作模式,之所以最近炒的很热,是因为众筹开始平民化了,出本书可以众筹,搞个咖啡馆也可以众筹„„

参与众筹,还真未必是为了赚钱,有些时候纯粹是娱乐。假如有人想开咖啡馆,每人只需要出1万块钱,我就愿意出,至于分不分红无所谓,方便自己就可以了。

平时,我很少参加车友会的活动,感觉没啥意思。

但是,对于八卦信息,我还是蛮灵通的,毕竟线人很多。

车友会出过两次大事。

一次是资本运作。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北海传销,第一个去北海的是工商局的一个领导,平时德高望重,他带着大家去考察的。

大家一看,这个项目的确不错。

每人投资10万~200万不等。

到了这个层次的人,你觉得他们不知道这是传销吗?

大家都知道!

但是,看好的是什么?

刚刚兴起,而且发起人能量巨大,还是个宗教人士。

大家商量好了,翻番就跑,多久能翻番呢?半年以内„„

佣金提成多少?

30%!

例如,我喊你投资进来100万,我直接提成30万,这30万我是可以先拿走的。在这种诱惑下,还讲什么情谊?大家都在相互游说,前后有18个人投资。

中途出了个什么小插曲呢?

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有点奇葩,资金支持一个很极端的宗教人士,那人常年被流放在国外。

这是立场问题!

因为这个事,整个项目被一锅端了。

车友会里这些投资者怎么办?

都是一个地方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谁发展的下线谁来赔,有人因为这个事而倾家荡产,连车都卖了,自然也退出了车友会,最终都相互埋怨。

另外一个事,是车友会里出了一个股神,他敢公开自己的炒股账户,而且敢签对赌协议,直接给你保本。

大家凑了600多万给他。

结果呢?

行情不好,赔了,跑了。

这个账,现在还悬着„„

当时,我媳妇心动了很久,我是反对媳妇炒股的,媳妇曾经找小黎飞刀帮着操过盘,又找红玉帮着操过盘,他们都是我很好的兄弟,即便是亏了自己的,也不会亏我的。

果然,亏了。

红玉自己掏钱补给了我媳妇。

他们的出发点是想帮我们家脱贫致富,所以不用担心跑路之类的,何况他们也不差这点钱。

若是公开招募?

我是绝对不会参与的。

我一直都信奉冯小刚送给我的那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掉馅饼不会砸我头上的。

此冯小刚非彼冯小刚。

昨天,兰德酷路泽山东分会的副会长找我,他是炒外汇的,一个月能赚40W~100万,他也经常晒图,是我的读者。

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呢?

车友会的朋友愿意众筹一笔资金给他,让他代炒。

问我如何看?

我就把这两个故事讲给他听了。

我的观点是什么?

有没有防火墙?最差的结果是什么?最差的结果你能接受吗?若是能,那就做!

但是,你不要抱着让人感激你的心态去做事。为什么呢?

因为,赚了钱你拿到了提成,提成就是你的回报,你不应该接受感激。

但是,赔了钱,你要接受挨骂。别人可以接受理论上的“投资有风险”,但接受不了现实中的亏损。

大家只想赚,不想赔!

如果做不到稳赚不赔,你就有落荒而逃的可能„„

人性有个特点,喜欢把责任归咎于“个人”身上,例如村官贪污了,我们认为是

村官的人品出了问题,只要把他赶下台换个人就行了。

换个人就行吗?

也未必!

秦国跟赵国打仗,赵国的人认为只要刺杀了秦始皇,那么就不会再有战争了,于是张艺谋拍了《英雄》,讲述了四个刺客的故事。

杀了秦始皇,并不代表结束了战争。

我觉得这些武侠片蛮有意思的,以一敌百,我一直都很好奇,一个人能打过多少人?

我看过一个著名搏击人写的进看守所的故事,他一人挑一群,一打二的时候他还能占上风,当一打三的时候,他已经败了,最后一群人把他狂揍了一顿。

我想,即便是关羽进去,大概也是如此吧。

今天我把《英雄》又看了一遍,剧情依然是那么烂,但风景是真美,特别是那胡杨林,2011年我们还专门去过额济纳旗,找到了《英雄》的拍摄地,真的很美。

还有新疆的鬼城,还有横店影视城,还有桂林山水。

这些都是很值得一去的。

出了几次国,我一直都很向往国外的那种公共秩序,但是说起风景来,我觉得中国真的很美,这是以前我没表达过的。

包括我们去看世界七大奇迹的桌山,其实我们家乡就有类似的风景:崮。

中国美的地方太多了„„

我来说说《英雄》,故事其实蛮简单的,李连杰、甄子丹等人是赵国人,相当于今天的山西、河北人,他们对秦国有仇恨,因为秦国总是欺负他们。

在今天的人看来,他们真SB ,赵国跟秦国不都是中国嘛,你们窝里斗个啥呀?!

这就是格局在发生变化,再过2000年看待今天的中日关系,就如同《英雄》里的秦赵。

我们一出生,身上是没有任何标签的,这些标签都是人为添加的。例如柴静的女儿,若是在国内出生,那么就是中国人,若是在美国出生,那么就是美国人,这是她自己不能决定的,是人为给她贴上的。

对于目前的她而言,她是没有任何标签概念的。

但这些标签,总会成为我们潜意识里的“立场”与“参照系”。假如我儿子是北京户口,那么他可能看不起现在的自己,觉得那是乡下人。而现在的他,可能长大了又会羡慕北京户口。

同样的他,因为标签不同,他的立场就不同。若他是北京户口,那么别人骂北京,他会反击,若是山东户口,别人骂山东,他也会反击。

矛盾是怎么产生的?

就是因为立场不同!

为什么有的人跨越国界去做公益?

因为,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无标签”的,

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是17岁的马拉拉·尤萨夫扎伊,看看她的演讲,你能感受到她那种对人类的博爱。其实更值得关注的是她父亲的发言,是什么样子的父母培养了这样的孩子?

父亲就一句话:我们没有剪掉她的翅膀!

传递仇恨是一种恶。

例如抗日剧,其实就是在传递仇恨,这就是恶!

柴静那本《看见》,我感触最深的一句话是:不要用道德的眼光看待经济问题,不要用道德的眼光来看待任何问题。

换位则皆然。

不要动不动去声讨,指责的前提是你做的比他强,你能达到圣人的标准,可是圣人又怎么可能会去指责别人呢?

也许是我太冷漠的缘故,我不恨美国,不恨日本,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恨,秦始皇还把我们齐国给统一了呢,那我是不是也要恨陕西?

历史问题,由历史解决。

当下问题,由当下面对。

仇恨只能使一个人内心扭曲,从而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就如同日本姑娘在南京参观大屠杀纪念馆,因为说日语的缘故,被中国游客强迫着下跪,要求她道歉„„

她做错了什么?

我们跟暴徒又有什么区别?

政治哲学上,有专题探讨“道德相对主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观”,每个人的道德观不应该强加给别人,也不能代替别人来决定哪种道德是好的。

你真的爱国吗?

若是美国提出投资10万元可以换张绿卡,就在美国大使馆办理,我相信队伍能从北京排到三亚„„

每个人都有趋利性,既然是标签,那么就可以贴,可以揭,可以换。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三国”游戏,最初是七个国家,最终大鱼吃小鱼,由一个国家一统天下,游戏是最体现人性的。

游戏是允许变换一次国家的,结果如何?

各小国家的牛人,纷纷转到最牛的大国里了,最终是三足鼎立,至于说旗鼓相当的可能性不大,三足鼎立只要有一个国家被吃了,战争基本就结束了。

柴静那么爱国的人,为什么还去美国生孩子?

这是她的自由,她有权给女儿最好的教育环境和身份标签。

你要是有这个能力,你也会去生!

有人认为,若是不发声,显得太软弱了。

不是有句话嘛,威不足则多怒!

你为什么容易发怒?

因为你不行!

你强壮的跟一头牛似的,你还需要骂街吗?一瞪眼,别人就吓的屁滚尿流了„„

其实,这些我都不应该写,写了挨骂。

前天,有个朋友找到我,他注册了一个面膜品牌,想通过微信进行推广,采取的策略是招代理的模式,他来进行统一培训、统一管理,而且还有零风险承诺,赚不到钱就退款。

问我什么态度?

话外音就是需要我帮着推广。

我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就是不断翻演的,这八年来,我推过的人

不下200人,推一把的确能红一阵子,也能赚一些钱,但是最终都会被淹没在互联网里。”

他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别人是抱着100分的希望去的,从开始接触那一刻起,这个分数就在不断的降低,当降低到0时,失望就开始增长,当失望越来越大时,所谓的粉丝就会倒戈,你就落荒而逃了,很少有例外。”

他问:“是不是产品不过硬的缘故?”

我说:“就如同给奥拓加上了6.0的发动机,蹭的窜出去了,奥拓觉得自己比法拉利跑的还快,结果一颠簸,散架了。”

他说:“我是准备把这个品牌做大。”

我问:“你觉得锤子手机做的好不?”

他说:“做的不错。”

我说:“锤子手机都没经受的起推敲,你代工来的化妆品咋可能经受的起推敲呢?没有研发,没有技术团队,纯粹是拼凑产品。”

他说:“这是相辅相成的,招来了费用,就有能力做研发了。”

我说:“别总是想着腾飞,而是先沉淀,在车架不够硬的前提下,盲目的换发动机是没意义的,只能使自己死的更快。”

他说:“那个XX 搞了个代理模式,现在收了快1000万了。”

我说:“代理费是热芋头,而且越来越热,代理模式的前提有两点:产品真好、项目真好,项目好的标准是能让别人赚到钱,否则代理模式就是一个烟花,看着挺美,一眨眼,没了。”

柴静的《看见》里还有一个片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审片子时,领导觉得片子太深,老百姓可能看不懂,要求改。

旁人问了一句:你能看懂吗?

领导说:我当然能看懂。

旁人接着问:你比老百姓强在哪里?

我们往往高估了自己的智商,觉得只要画个圈,就有人往里扔钱,总觉得代理费是最容易赚的,这些人为什么交钱时如此的顺服?哪怕骂他们两句,他们也笑呵呵的。

因为,他们坚信交上这点钱是为了拿走更多钱。

他们一点都不傻,只是我们这些游戏规则设计者觉得他们傻而已。

当他们的希望在不断的破灭时,他们就成为了强有力的反面力量,为什么?

真金白银呀!

谁的钱不是钱?

所以,我的建议是不要轻易的使用代理模式,除非你真的准备好了。去年我写过一个大品牌,在全国有300多家分店,扩张时,分店一家接着一家的开。

在关店时呢?

也是一家接着一家关。

不赚钱,你能让人家赔本继续替你赚吆喝?

不可能的事!

但是当地已经产生了顾客群体呀,关店咋办?只能总部回收,但是问题又很多,总部也赔不起呀„„

扩张成了肿瘤,只能不断的化疗。

假如,我现在想做一个书店品牌,那么我光靠吆喝就能在全国开500家分店,我只需要做个样本店,然后让大家加盟就可以了。

我承诺的很好,给大家供应名家签名书,而且只做大腕的,例如莫言这个级别的,一次性买断10万,然后分配到500家分店里,线上线下结合卖。

同时,还要签约一些作家给我们做巡讲。

大家一看,这个事稳赚不赔呀„„

可是,当大家把店纷纷开了,名家签名书我没搞定,我能搞定的都是不出名的,那么这个事就黄了。

原本支持我的这500人都是最信任我的。

如今,他们都恨死我了,每人至少损失10万元。

提起懂懂,他们咬牙切齿!

相反,当我把签名书店在北京开的风生水起时,我都不需要吆喝了,无数人排队

等着加盟。

所以,要先慢,后快。

慢,就是要把样本做到极致,确定模式是可行的,是稳定的。

快,就是快速复制到全国。

同样的道理,当你准备加入一个品牌时,你应该问对方一个问题:有成功案例吗?

有还是没有?别跟我谈未来,谈趋势。

我不信!

不过,说是这么说,当现场音乐一放,主持人在台上一喊,多少人立刻找到了雄起的感觉,手不由自主的往裤裆里面掏。

掏呀,掏呀。

掏出了一张信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