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 唯美成殇
初二 其它 2332字 145人浏览 caomeidun

似梦非梦的峥嵘,似醉非醉的摇曳,在蔷薇牵衣的墨色里,精剪成一幅永恒的背影,恍若万千遗落的斑驳,再也无法落笔成墨,在散散淡淡中,清瘦成纯美缱绻的诗行,让所有的温情缠绵流淌。唯见你站在我亘古的记忆里,对我定格的微笑是那么凄楚牵强,那么细碎哀婉,又那么让人怜惜。就如我渐渐膨胀的血脉,激情澎湃着永不熄灭的情怀。无论岁月葱茏,还是韶华远逝,徘徊在饱蘸的迷茫里,那跌宕亘古用情弹拨的丝弦,穿过悠远的时空,牵引旧梦依稀、亦真亦幻,恍若余音绕梁、经久不衰。

一曲《认真的雪》让人心生怜悯,薛之谦那略带沧桑的嗓音,就像是过浆后的白纸般纯净,苍白得让人心疼心碎。然而时间的更替却以不可抗拒的力量碾过脑海深处的记忆,在不知不觉里把过往幻化成云烟随风飘逸、不留痕迹。寻觅曾经,挽回记忆,时间滞留在那个夏天的下午,我们同坐在公园的长凳上,默默无言,唯有机械地相互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对方,聆听着不知从何方悠悠传来的音乐。似乎吟唱的是只属于我们的歌。斗转星移、日月如梭,时隔多年,而今,只剩我一个人孤独地寂寞浅唱,回忆咀嚼那种涩涩的叫作爱的味道&&也许我们相遇的太早,还处在那懵懂无知的年龄;也许是那青涩的橄榄还没到成熟的季节,就过早地采撷,两颗年轻的心在不经意间却伴着疯长的青藤相遇相撞,激起了爱的火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似乎你我之间原本就存在着与生俱来的默契,仿佛一对双生花般盛开在曼妙的青春韶华里。站在时光的尽头,回味那些说过的温情曼妙的话语,寻觅那些小溪畔留下的相依相伴的身影,追寻那些石径小路上深深浅浅的足迹&&这一切的一切,都清晰地流淌在缓缓流动的脉络里,于是在我迷蒙的思绪中,你就成了我魂牵梦绕的那朵漂浮的云彩&&如今,我独对苍穹,却再也无法寻觅你的芳踪,唯见相思碎一地、往事成殇。

当宛若沙漏的时光把流年带走,让我唯有带着淡淡的忧伤来怀念,无论我做何努力,都拒绝不了记忆烙下的印痕,但我更深知,这个故事转身了、离去了,便注定了永远的逝去。尽管时常心有不甘,但那片远逝了的温情早已苍白得荒凉如水,却再也无力握住回味。恰似牵挂的昨天,更如同那海风吹散的那片朦胧,以及那夹杂着海浪声的咸涩,却永远只能朝着明天放逐,演绎着海天一线的梦幻。抬头仰望,白云悠悠,那丝丝缕缕,点缀了谁的黯淡?附耳细听,幽幽箫笛,那牵牵念念,寂寞了谁的等待?放眼遥望,那灼灼燃烧的红叶,温暖了谁的思念?翻开记忆,回味以往,在岁月的印痕里,我们共沐朝露共赏月升,可最终还是落红萧萧无处寻觅。那遗留在记忆里的细细碎碎和点点滴滴,却成了记忆深处那丝最灿烂的笑容凝结成今日对你的追思和缅怀。依旧是那个难忘的夏日,依旧是那个哭红了眼睛的你那单薄的背影,在刹那间却已渐行渐远,遥远成了经年最美丽的记忆。轻捧起你我那宛若泉水般单纯明净的日子,捡拾枝丫间隙斑驳的岁月阳光,遐想成夏天湛蓝澄澈的碧空,让丝丝缕缕的思绪摇曳迷醉,于蹁跹飘逸中折翅陨落,落寞成殇。纵然那个转身已经遥远出我的视线,但在我心灵深处,却依然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你依旧是笑颜如花、婀娜娉婷,恍若就在眼前。

在我的记忆深处,你总是一路播洒芬芳,那一缕清香,丰韵着我的朝朝暮暮。我也曾幻想着把你纳入我的潇洒,那是一种心灵的超脱,,一种凤凰涅槃般的重生,更是一种与繁华喧嚣相悖的潇洒。我好想冲破千年轮回的桎梏,穿过时光隧道,再续几千年,把你追念,用我生生世世的执着去唤回所有爱的思念。天上人间,寻觅爱的轨迹;涉水跋山,承载怀古流斛。

即使这种行为被誉为痴狂,仍是我唯一的选择,以此寄托我的情思。俯仰天地间,抒怀素笺里,牵着我日月星辰般的思念,拥着我风花雪月式的浪漫。就让我徜徉在岁月风尘的渡口,轻捻着唐古拉山口的劲风,吹皱明镜般静谧的纳木错,把属于你的那份独语,深蕴心间。唯有将这般景致保留在心灵深处,才不会被日月风霜侵蚀。然而世事总难如人愿,朝花夕拾、落寞惆怅,一湖碧波潋滟,唯留空载两茫茫。

打开尘封的记忆,凝眸深思,你宛若深藏在诗情画意的意境中,没有半点苏乞俗气凡烟,又恍若与你隔世相望,而我却在风尘中守候了几个轮回。那古老原始的不卑不亢,依然幻化着斑斓的色彩,风掀霓裳、独舞翩跹&&在我的生命里如久远的回望,在流逝的年轮里,让我无法言语的美丽与忧伤,都随着时间消退了靓丽,迷失了芬芳,可那记忆却分明已镌刻在云彩里,越发光彩流溢、越发鲜艳夺目。在逝水年华的滋润下,绽放着你迷人的微笑,还有我隐隐的心疼。

是你吗?广舒霓衫,拨一段清音,吟一曲天籁,轻歌曼舞、衣袂飘飘,用华美的舞姿,寂寞地书写着这段刻骨铭心而又恍若过往云烟般的红尘绝恋。你载着祥云飘然而去,独留下孤寂的我,捧着如同高山雪莲般的圣洁执着守望。趟过岁月的长河,几百年间的潮起潮落,早已湮没风波亭的点点残红;几百年的风风雨雨,早已荡涤了零丁洋的声声叹息;几百年的瑟瑟西风,早已吹散牧羊人的丝丝银发。而我却枕着有你的记忆,情深情远情切切,梦里梦外梦悠悠,陶醉永远不再醒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花开彼岸,风过落痕。而我的记忆永远尘封在你转身的背影里。曾经的潸然泪下,早已被记忆风干。在我的世界里,永远也无法复制出另一个你。情这杯酒到底是什么滋味?原本就是恩恩怨怨聚散离合,孰是孰非,谁也无法预断和定夺。唯有在经过岁月的沉积后,秉一颗淡薄的心,持一份淡然的情,静静的看着凌晨黄昏,细数如铅年华,承受这一路的酸甜苦辣。

也许人生的每一条小径都有着难遂人愿的选择,每一个要途经的驿站都有着跋涉者的无奈。历经世事的变迁后终于明白:此岸无法得到的,彼岸也无法得到,此岸的风景或许比彼岸的更加绚烂、更加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