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特殊的毕业照
初二 记叙文 1375字 240人浏览 社会主义好哥哥

一张特殊的毕业照

杨宝国

在亲情如潮的大年初一晚,我怎么也没想到,千河初中85级五班的学生还留着这张老照片。28年了,当年十几岁的懵懂少年,现在都已年过不惑,学生的孩子也比当年的学生大了许多。

班长拐弯抹角地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然后把我拉进了85级五班微信群。一切又仿佛又回到了31年前,我一个人与52个学生对话,似乎又站在85级五班教室黑板前的讲台上。 班长突然发上来这张照片,我一见自己当年的光辉形象竟然如此惨不忍睹,不觉哑然失笑,赶紧催班长撤回照片。学生们在群里起哄:“小西服、牛仔裤、大红底色的斑马马甲,老师帅呆了!”班长说它是85级五班的毕业照!

我不禁心头一颤,是呀,这的确是85级五班的毕业照。 1985年9月,我刚满19岁,被分配到千河初级中学,承担了初一五班的英语课教学,并担任班主任。严格地说,我不能算作人师,最多就是一个大男孩。成天抱着篮球和学生滚作一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孩子王”。在操场上和学生抢篮球,叠罗汉一样叠成一堆。教导主任在我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我爬起来傻笑,主任瞪眼,摇头。

那时候我的心里根本没有老师和学生的界限,我把学生当作了自己的伙伴,做事无所顾忌。我领着几个男生凌晨五

点半在引渭渠岸练长跑,月亮在水渠里粼粼的波纹上跳动,我和学生在坑坑洼洼的渠岸上奔跑,晨风吹动我“齐秦式”的长发,后边跟着一行燕子般的少年。我的心情很舒畅,学生心里很快乐。

85级五班学生很争气,一年下来,英语成绩名列全校第一,我的工作得到学校肯定。1986年9月,我被调任初三年级复习班英语教师。学校重新分班,85级五班52名学生分散到初二年级6个班,85级五班划上句号。

直到1988年7月,85级学生毕业离校的那天中午,班长和三个同学跑进我的办公室,叫我去和85级五班同学照相。我觉得85级五班不是毕业班,没有照相必要,所以随口答道:“算了吧!”

几个孩子默默地走了,但他们失望的表情让我很后悔。 下午一上班,班长生气得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不但没喊报告,而且操着命令的口气喊:“你就和咱初一五班同学照张相吧!赵军俭被你气得哭成泪人了!”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己很随意的一句话,竟然对学生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几许后悔,一抹感动萦绕在那个夏天的午后。

到了照相地点,我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且不可挽回的错误:85级五班只剩下七名男生了,其他同学听说我不愿照相,中午放学都离校了。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这一别也许就是一生。

七个男生都作了精心打扮,其中四个同学还借来四顶军绿色的警察帽戴在头上,那可是当时最时髦的帽子。他们要留下最英俊的记忆。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表达对学生的尊重,我返回宿舍,拿出了自己最时尚的服装——小西服、牛仔裤、大红底色的斑马马甲。七个孩子乐开了花。“咔嚓”,一声脆响,我的青春和七个少年的快乐定格在那个动人的夏天。

我想,他们一定认为自己和世界上最酷的老师合影了。 班长把这张照片叫做毕业照,虽然它并不是一个毕业班的照片,但它却承载着85级五班师生之间最纯真的情愫,一起渡过了韶华如歌的岁月。面对这张特殊的毕业照,点开85级五班微信群,一缕情思从我的指尖滑落:

有一位没齿难忘的亲人叫“老师”,有一个两小无猜的称呼叫“同学”,有一个日思夜想的地方叫“母校”……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收到了吗?